地上的国与神国 --对小小民投书的回应

陈宗清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小小民向海外校园杂志社投书(见以下八个问题),论及布什总统以基督徒的身份,摄理国政,发动反恐战争,其中有不少事情引起广泛的争议,盼能藉《举目》杂志,获得一些澄清与解释。小小民有的困惑也可能是许多基督徒在面对“政教关系”时的迷茫,深入而具体的讨论实属必要。

        然而,小小民的问题有些牵涉到较大的属灵原则,有些则是与经文的诠释有关,若要详细的分析,恐怕在这么有限的篇幅无法办到。因此,笔者提供注脚,让小民及有 心的读者可以进一步去研读、探讨,以致对一些不容易回答的问题可获得较整全的看法。在此的回应只能是提纲挈领,点到为止。

        问一:布什总统一再指责某些国家邪恶,或说“这是好人与坏人的战争”。圣经上不是说:世上没有一个义人吗?而且耶稣也说过:除了上帝以外,没有善的、好的?

       答:2002 年1月29日的国情咨文演说,布什总统提到“邪恶轴心”(axis of evil),指明伊拉克、伊朗和北韩这三个国家,都有生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发展核子武器的野心,对于世界的安全造成威胁,并且曾提供这些可怕的武器给国 际恐怖组织。布什的讲法,当然是从美国的利益或立场讲的,不一定绝对正确。是不是还有一些国家也发展核武,并带来对他国的威胁,且与恐怖组织有关?除非我 们可以获得一切必要的情报,否则很难作公允的判断。

        布什的所谓“好人与坏人”,当然不是属灵的词汇,也不是严格的神学观点。他的好人或坏 人,是以他的角度或美国整体利益说的,这观点受美国文化的影响,比较像西部武打片的好人与坏人。他所指的坏人,是指那些想凭借武力欺负弱小国家的政权、阴 谋从事军事买卖,导致无辜人丧生的组织,及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核武带来全球不安的国家。

        《诗》14:3大卫说,世上的人都偏离正路, 没有一个行善的。这是从神的角度和祂完美的标准说的。没有人够得上神的标准,因此在祂的眼中,人人都需要悔改。保罗在《罗》3:23也说:“世人都犯了 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因此,这里所讲的“罪人”,和布什所说的“坏人”,完全是两码事。

        问二:有基督教的报纸,在社论中一再表示支持布什的反恐战争,支持用武力消灭恐怖份子。圣经中耶稣不是责备那些要求火从天上降下烧灭撒玛利亚人的门徒说: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人子来不是要灭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

       答: 首先,要澄清的是,究竟是哪一个基督教报纸的社论一再表示支持反恐战争?不知小小民指的是中文报纸,还是英文报纸?据我所知,英文的基督教报纸中,一定会 有强力反对布什攻伊战争的言论。而反恐战争也要分为“对阿富汗凯达组织的战争”和“对伊拉克胡森政权的战争”。大概前者的反恐战争,大多数基督徒可以赞 成,因为比较符合正义战争的原则,但后者对伊拉克发动的战争,其实曾引起无数争议,和巨大的反弹(注1)。今(2005)年1月17日,CNN和盖洛普公 布的民调显示,52%的受访民众认为,美军入侵伊拉克是个错误。其中,应包括许多爱主且成熟基督徒的意见。

       《路》第九章,撒玛利亚人把主排拒在外,这件事导致门徒甚为恼怒,要求主降火惩罚他们。可惜门徒不明白,耶稣第一次来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拯救世人,而第二次来时才是为了审判(《启》1:10;《徒》17:31)。然而,这里的内容并不适合作为反对战争的依据。

       问三:当布什一再表示是上帝赋予他的神圣使命,是从上帝来的呼召,必要时可以武力散布自由、民主,从而改变世界。圣经上不是说:只有真理(而不是武力)叫人得以自由吗?

        答: 读者小小民的了解可能需要修正。我想,布什是认为他当美国总统是神给他的使命,是一项从神而来的神圣呼召。但是,他未说,可以随意用武力来改变他国的政治 体制,把美国式的自由和民主带到任何不随从此潮流的国家。要是他真有这样的意图,那么,他就要向全世界不跟随美国政体的国家宣战。这岂不荒唐至极。

        主耶稣在《约》8:23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这里的自由不是指外在的自由或是身体的自由,而是指心灵的自由,因为主耶稣接着讲 到,犯罪的人乃为罪的奴仆。所以,用此节经文说,圣经不看重人外在的自由也是不合宜的。一般所谈的“自由”,比较是指言论、出版、结社、组党及集会的自 由。这种在西方文化所讨论的自由,并非是耶稣所强调的自由。

        布什的意图乃是要借着阿富汗和伊拉克政体的改变,向回教世界的老百姓宣扬西方 的自由与民主,他无权强迫任何其他的国家一定要接受他的主张。另外,当阿富汗和伊拉克实施某种程度的民主政体后,从长期来看,是否对他们的百姓是最好的选 择,目前很难下定论。倘若政权不稳定,或者执政者不够有魄力和才干,可能带来更大的混乱和民生的萧条。而美国的民主政治是建立在一些客观基础上,例如:选 民的教育水平、民主的素养、守法精神等,更重要的是对上帝的敬畏。假使没有这些条件,实行民主有时会造成更大的悲剧。

        问四:圣经中看到上 帝会藉某个政权、国家、甚至个人,做为审判的工具,如亚述、巴比伦。但作为基督徒,圣经上不是说: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于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 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答:旧约 时代,神确实用亚述、巴比伦帝国来刑罚以色列人,让他们可以明白自己的罪孽,回转归向神。当神这样做时,并不意味亚述或巴比伦比以色列国更加公义。其实, 世上列国没有一个是正直公义的,所以神透过阿摩司先知警告当时的迦萨、推罗、以东、亚扪和摩押。在尼布甲尼撒王的梦中,那个令人震惊的大像向人类昭示,没 有一个帝国可以长存,都要灭亡,走进历史,成为后人批判的对象。

        今天,神是否用美国或任何的国家在地上施行审判,我们不晓得,但从圣经和人类的历史看来,这的确有可能。毕竟,唯有神是历史的主宰,诚如但以理的颂赞:“祂改变时候、日期,废王、立王,将智慧赐与智慧人。”(《但》2:21)

        《林后》10:4-5这两节经文,主要不是讲地上军事的战争,而是讲属灵的争战。对保罗而言,他三十几岁蒙召,立即为福音的缘故,东奔西跑,主要的目标是为赢 得人进入神的国度。但他深刻体会,黑暗的权势犹如“坚固的营垒”。我们无法用以上的经文来争辩说,神今天已经不再用任何国家来作为惩罚邪恶的工具。军事的 战争和属灵的争战虽有关连,但两者的本质却不一样。

      问五:伊拉克战争有很多争议之处,在已确定情报错误之下,布什从未用谦卑态度承担责任(因而被他国视为“自大”、“说谎”)。基督徒也一再帮忙掩饰、漠视。在这种情况下强调道德,似乎前后矛盾。圣经上不是说,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        答: 布什是否从未用谦卑的态度来承认错误,可能有待查证。在公开的场合,特别是对大众演讲时,他可能从未认错。但在他寻求连任的演说上,他似乎有意表明自己的 不完全,包括会犯错,只是他似乎未具体的为“情报错误”说句抱歉的话。在电视访谈的节目中,Larry King曾把这问题提出,问第一夫人萝拉。萝拉马上澄清说,总统的确有犯错的时候,只是在大选期间,不方便公开承认,怕被竞争对手咬住不放,且以非常狠的 手段来大肆攻击。

        布什是否有自大的表现?我想是有的。至少根据我的观察,人在得意时很容易自高自大,更何况是握有全世界最大权力的人。至 于他是否说谎?在政治圈,按人性的软弱及所面对的压力,政治人物很可能有意无意就说谎。在攻打伊拉克这件事情上,他是否向美国的老百姓说谎?假使当初他所 得的情报是,伊国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且胡森政权与凯达恐怖组织有关,故他据此向国会说明,作为攻打伊国的理由,他并未说谎。但倘若中央情报局并未获 得确凿的证据,布什便信口开河的向国会说有,那么他便是说谎。

        当总统犯错时,基督徒不需要、也不应该帮布什掩饰。而在他属灵或道德的软弱上,信徒也不能一意姑息,或漠视他道德上的污点。

       圣经中的道德诫命是由于神是一位道德的神,道德诫命反映出神道德的属性。“不可杀人”(《出》20:13)、“不可作假见证”(《出》20:16)、“拒绝 同性之间亲密的行为”(《罗》1:26-27)都是圣经中清楚的命令,而我们遵守这些诫命最根本的动机是为了荣耀神、讨祂的喜悦。

       问六: 主耶稣用牺牲的爱,挽回人的心。请问基督徒是应该活出不同的价值观、人生观,以明光照耀的生活见証来影响、感化世人,还是应该用政治影响道德,用法律约束 行为呢?圣经上不是说“律法使人犯罪”吗?人心不改,要律法有何用?岂不见回教中的偏激分子更加偏激?圣经上不是告诉我们,审判教外的人与我何干,教内的 人岂不是你们审判的么,至于外人有神审判他们?

        答:当然,基督徒应该活出圣经所揭示的“生命的蓝图”(《弗》4:17-32),因为他 有圣灵的内住,有从神而来属天的生命。这样的生命可以表彰基督的荣美,藉以吸引人来归向主。但基督徒活在世界,依旧是地上的子民,对国家社会有责任,故应 该主动参与身为公民应投入的活动,为了要让社会更美好,让法律更公义、正直,可以适度反映出圣经的道德价值。

        假使基督徒不参与政治活动, 很自然,政府的法律会逐渐由非基督徒所制定,他们的观点与圣经相悖,结果必然导致社会愈加颓废和堕落。试想,若同性恋合法化,法律便要制定“同性的婚姻 法”,这样一来,传统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便要完全被推翻(注2)。在公立学校,教师要教导学生,家庭可以有多样化。“男性”不仅可以扮演父亲的角色,也可 以扮演母亲的角色。试问,这样的家庭观念,后果岂堪设想?

        问七:这是最重要的,布什总统多次表示:基督教与回教信奉同一上帝。请问这是真正的基督徒吗?如果认为道德不能妥协,信仰倒能妥协吗?

        答: 布什是否为真实的基督徒,这端赖他是否“重生”。按照圣经,他若悔改,并接受耶稣作他个人的救主,他就是基督徒(《约》1:12;《罗》10:9-10; 《约壹》1:9)。然而,重生的基督徒对真理的认识还是会有错误。根据我对布什的了解,他应是真实的基督徒,但这并不能保証他的神学都是正确的。我不清 楚,布什是否曾表示,基督教与回教的神是同一位。若是,他很显然铸下大错。《可兰经》所刻画的神与圣经所阐述的三位一体的真神,有太多的出入,因此绝不能 混为一谈(注3)。

        若要认真跟随耶稣,无论道德或信仰的课题都不能妥协,而且二者是息息相关的。基督徒的道德立场是由于我们的信仰产生的,因此无法分割。

        问八:世俗国家政府的立场、角度、利益,与神国的立场、角度是否有分别?要求基督徒普遍积极参与政治活动,是世俗宗教观念还是圣经真理?我知道有人引用《罗马书》“顺服在上掌权者……”来解释,要求基督徒普遍参与政治活动。只是,这句话可以如此解释吗?

        答:世俗政府的立场和神国的立场当然绝对不同,不能相提并论。世俗政府需要保障宗教自由,容许不同信仰的人有宗教活动的权利,但在神国里,基督是唯一的道路,除祂以外,无人能真正认识神。

        圣经是否鼓励人参与政治活动?这个问题应该是从“文化使命”来看的。任何一本福音派的神学书,若要完整的处理神造人之目的这个课题,都必须论及基督徒的文化 使命或“文化责任”。神学家通常以《创世记》第一、二章的内容来分析,提出“家庭”、“工作”、“休息”这三方面的事(注4)。以后,随着历史的进展,人 的数目增加,有了社会和国家,而基督徒就必须在人群中有好的见证。主耶稣说:“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 上的父。”(《太》5:16)因此,基督徒在每一方面的表现,包括工作、社会的参与等,都要能使天父的名得荣耀(注5)。

        “顺服在上掌权 者”(《罗》13:1)是保罗对当时罗马教会的劝勉,主要是提醒基督徒在地上善尽公民的责任。保罗在罗马帝国的时代,特别用缴税和纳粮作例子,在今天民主 的时代,这个原则就可以引伸在政治活动的参与。保罗的教训当然有一个前提,即政府的命令不能与神的真理抵触。虽然,我们十分明白,基督徒永久的家乡不是在 地上,并且政治、社会的革新,无法取代人需要基督的救赎;然而,我们若以为今世一切的责任只有“抢救灵魂”,而可以把文化使命置之不理,这便是对“基督整 全的福音”有了严重的误解。

注:
1. 编辑室,〈反战?义战?〉,《恩福》2003年4月,15-17页。另外,请参考周功和所写〈伦理的沦落与重寻──堕落后的救赎〉,《校园》2003年7/8,42-44页。
2. 刘志远,〈救救孩子──对同性恋运动的回应〉,《恩福》2004年10月,1-3页。
3. 刘良淑,〈亚伯拉罕的神是阿拉?──比较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神论〉,《恩福》2002年4月,18-20页。
4. 吕沛渊,〈文化使命与福音使命〉,《恩福》2003年1月,4-6页。
5. 陈宗清,〈不流放的过客──信仰与文化的再思〉,《恩福》2001年10月,1-3页。此外,再参考〈这是天父世界──文化基督化观念的澄清〉,《恩福》2002年1月,1-2页。
作者为恩福基金会会长。
编按:读者亦可参考临风所写〈美国对伊战争师出有名吗?〉(《海外校园》59期16页)、〈一国两化──美国大选感言〉(《海外校园》68期33页),及〈试谈美国的文化鸿沟〉(《举目》17期26页)。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