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稗子

围墙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我六岁半的女儿,最近参加了美国教会的歌剧排练。她每次排练回来都很兴奋,经常唱着一首“Rumor Weed”的歌。

        我不知道什么叫“Rumor Weed”,就好奇地翻开她的歌剧本,读完歌词才知道,是在讲“谣言稗子”。词是根据圣经《马太福音》13:24-26写的。这段经文记载耶稣关于稗子的比喻:

       “天国好像人撒好种在田里,及至人睡觉的时候,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子里,就走了。到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也长出来。”

        过去我对稗子的理解,只知道稗子是和麦子夺养分的杂草。但这本歌剧作者却张开想像的翅膀,为小孩子们精彩地描述了许多各式各样的稗子:

        The lying weed, the cheating weed, the hateful weed, the anger weed, and the terrible, horrible rumor weed.(谎言的稗子,欺骗的稗子,仇恨的稗子,发怒的稗子,和可怕、极其可怕的谣言稗子。)

        歌词继续说到:

        A tiny little story is all Rumor Weed needs to make a big mess. So what is a rumor? It starts as a story; maybe it is true, maybe not. But once you repeat it, it is hard to defeat it. Rumor weeds know how a rumor can grow just like a big weed.(谣言稗子只要一个小小的故事,就可制造大混乱。什么是谣言呢?它开始只是一个传闻,是一个不知真假的传闻。但只要传了出去,它就无往不胜。谣 言稗子知道谣言会像稗子一样长得很大。)

        读完之后我真是感触许久。过去常听被谣言所伤的人,讲他们如何“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可对他们的“谈虎色变”的心境,仍仅仅是理性的了解。

        最近,我也亲自领略了谣言的可怕。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这谣言稗子夺走了天父给我的许多的养分。在我成为基督徒以前,我的处世格言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么多年的基督徒生活,本使我把它压到了心底的最底层。但这次,似乎却被一个谣言稗子翻了出来。

        我发觉我不像麦子了,甚至我也变成了稗子。或许我还没坠落到“谣言稗子”,但我却不能避免地成为一个仇恨的稗子,发怒的稗子。

        怪不得歌剧的作者写,“I'm a rumor weed, he is a rumor weed”。(我是一个谣言稗子,他是一个谣言稗子)。其实我们每人都有可能成为Rumor Weed(谣言稗子)。

         感谢上帝,歌剧作者正面地写到:“Don't start a rumor! Words can hurt, they spread like a tumor.”

        (不要开始谣传!言语会伤害人,会像癌细胞一样扩散。)

        或许,当我被Rumor(谣言)所伤时,按照世俗的标准,我给伤害我的谣言稗子,回敬一两个有事实根据的、不是谣言的谣言,是合情合理的游戏规则。但如果我们每人都如此,谣言的稗子,就会成为谣言的瘤子(癌细胞)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主啊,请你帮助我不成为被拨出来扔在火里的稗子!

作者来自广东,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物理博士,现在美国新泽西州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