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啸

李光陵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世纪大灾难
2004年,在圣诞的欢乐和迎接新年的气氛中,突然传来南亚的大地震及其引发的 海啸。这个巨大的灾难,夺走了超过二十万条的生命,成为所谓的“世纪大灾难”。其中以印尼、斯里兰卡、印度、泰国的死伤最为严重,惨状用横尸遍野、惨不忍 睹来形容也不为过。从一些电视画面来看,海啸的可怕远比“铁达尼号”的船难事件,还让人触目惊心百倍。你可以看到一些急于逃难的人,在几秒钟内就消失在茫 茫的汪洋大水之中。当然有更多的人,根本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丧命了。

        每次有类似大灾难的时候,就会引起我们对生命和对神的许多问题与联 想。我们会想到生命的短暂,想到为什么人这么脆弱?想到世界为什么会有这些灾难?想到神这样慈爱,为什么却容许这样的灾难临到?这样大的灾难是否是因为人 罪恶滔天所遭致的天谴?这样的灾难会不会是基督徒没有好好为这世界祷告的结果?或者,这样的大灾难,是不是神给基督徒一个机会来见证神的大恩与大能?…… 无疑,还有更多的问题,等待着解释与回答。

        每次想到这些问题时,我总是觉得自己多么的渺小,无法参透生命与苦难的最终答案。这些问题过于复杂,超过我所能彻悟与了解。任何的答案都有可能,但任何的答案也可能因为过于肤浅,而产生错误的判断。

        我想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相互的鼓励,借此回想神让我们存活在这世上的目的。如果我们能够过神喜悦的生活,借着我们的生命来荣耀神,生命就不在乎长短,而在于它是否有神的同在,有神的同行,有神的祝福。

       基督徒在世上所经历的,也许与世人没有太大的差别,别人要走的路我们也要走。但我们的路,有主同行,因而是一条永生的路。

        因此,我们的路,也必须是一条事奉主的路。但人生在世的光阴,就是这几十年,扣除吃、喝、睡、工作,还有多少时间,真的可以用在事奉与灵命学习上呢?我们有 没有想过神在我个人身上,有什么期待,及要完成的计划与旨意?我如何在神的国度与教会中,来与神同工呢?我真的相信神会使用我成为祂的器皿吗?我应当怎样 预备自己来为神所用呢?

        南亚的灾情引起了全球的关注,救灾无国界的思想,把全球人的爱心与力量结合了起来。大家都想要在这样重大的事情 中,发挥最大的爱心与关怀。但对基督徒来说,这还不够,我们还有更大的“灾难救助”要去做,就是要“抢救失丧灵魂”。这失丧的灵魂的数字远比南亚的灾民大 得多,这些人若没有主耶稣基督的救恩,他们所失去的不只是身体的灭亡,更是永世的沉沦。

当头一棒喝

        只有在神里面才有永恒的意义,只有在神的真理里,我们才能找到方向。但是今天,许多人不再相信有绝对性的真理,结果是“各人偏行己路”,道德价值观沦丧。但感谢神,美国去年底总统选举,反应出了大多数美国人的心理,即道德仍是社会的重要基础。

        这次的美国总统大选,的的确确带给那些主张同性婚姻者一次重大的挫败,也带给政治家、国会议员一次反思──在现今的美国,道德价值观仍可以是选举胜败的关键。
旧金山市长Gavin Newsom,在他上任后一星期,就签署了一项法案,让同性恋者可以合法成婚。结果有四千名同性恋者,正式登记成婚。Newsom市长一时成为明星人物。

        但在总统大选过后,传统道德价值观抬头,有十一州投票反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连加州议会也议决,Newsom市长所签署的同性恋婚姻,违反加州法令而无效。这无疑地是给Newsom市长的当头棒喝。

        更有人说,身为民主党党员的Newsom,因为签署同性恋婚姻合法,而成为共和党的超级助选员。如果不是他这个惊人之举,许多保守传统的选民,还会是“沉默 的大众”。但因为他这个大胆的举动,这些人都出来投票,导致共和党的胜选。也因此,他受到许多民主党人士的批评,认为他的主张伤害到民主党。

       面对这些强大的反对与批评,Newsom市长在一次谈话中说:“你可以爱我,也可以恨我……不管你是因为我对同性恋的婚姻的主张,或是其它的法案而 恨我,至少我可以这样说,我夜晚睡得安稳,因为我做我认为对的事情。”(San Francisco Chronicle, January 2, 2005)

        Newsom的话正反应了后现代人的思想,我做“我认为对”的事情。但什么是对?标准在哪里?谁来告诉我们所认为是对的就是对?圣经不是告诉我们,“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14:12)?这是不是说,人自己认为对、认为正的,有可能是条毁灭之途?

       笔者认为,正是如此。如果人弃绝了神的话作为绝对真理的判定,那么人必将活在自我膨胀与自我毁灭的命运之中。

        笔者绝对不敢说每次灾难的受难者,都是因为他们自己犯了罪的缘故,但是人类整体性道德上的败坏,会带来神的审判,却是圣经里讲得很清楚的。旧约中,挪亚时代 的人被洪水所灭,不就是因为“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吗?(《创》6:5)所多玛与蛾摩拉被火毁灭,不也是因为罪恶深重、多行 不义吗?(《创》18:20-21)

这样问自己

        对基督徒来说,一次又一次的灾难,是在警戒我们人的罪恶,提醒我们主再来的日子已近了。主耶稣说:“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地震、饥荒。这都是灾难的起头。”(《可》13:8)这些灾难是会有的,这个世界是有结局的。

        但“在那些日子,那灾难以后,日头要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那时,他们(地上的万族)要看见人子有大能力、大荣耀,驾云降临。他要差遣天使,把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地极直到天边,都招聚了来。”(《可》13:24-27)

        对我们基督徒来说,面对灾难我们不必惊慌,但却不能不谨慎、儆醒与祈祷,因为虽不知道主再来的确切日子,但我们相信这个日子一定会来到(《可》13:32-33)。
印尼亚齐省的十二万人口,在这次灾难中死了四万多人,占该省人口的三分之一。这样可怕的灾难,也让我想起圣经《启示录》中的预言与警告──当第七印被揭开,天使开始吹号的时候,情形是多么的可怕(《启》8-9)。

        值得注意的是,圣经提到第六位天使吹号的时候:“我就听见有声音从神面前金坛的四角出来,吩咐那吹号的第六位天使,说:‘把那捆绑在伯拉大河的四个使者释放 了。’那四个使者就被释放;他们原是预备好了,到某年某月某日某时,要杀人的三分之一。马军有二万万;他们的数目我听见了。

        “我在异象中看见那些马和骑马的,骑马的胸前有甲如火,与紫玛瑙并硫磺。马的头好像狮子头,有火、有烟、有硫磺从马的口中出来。口中所出来的火与烟并硫磺,这三样灾杀了人的三分之一。”(《启》9:13-18)

        亚齐省三分之一人口的死亡,是局部性的灾难,但《启示录》的三分之一恐怕是全球性的灾难。圣经记载这些事都是要叫我们儆醒,当靠着主敬虔度日。不要因为今日 的安定而忘记了神的审判,当记住主耶稣所说的话:“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当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不知不 觉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人子降临也要这样。”(《太》24:37-39)

        南亚灾难的惨状,至今还在许多人的脑海中盘旋不去。笔者恰在海啸发生前三个星期,到缅甸短宣,聚会点就在缅甸靠近印度洋的海边。海啸的发生让我不禁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海啸早三个星期发生,如果我也被海啸吞没 了,我的人生突然划下句点,我对我所过的一生满意吗?那位为我舍身赎罪的主,对我这一生会给什么样的评语?我可以坦然无惧地面对我的恩主吗?

        愿我们都时时这样问自己。

作者曾获伊州三一神学院教牧学博士,现任加州圣荷西中华归主教会主任牧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