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耕、晨更?灵修!(心渔)

心渔

本文原刊于《举目》14期

跌跌撞撞,捕鱼晒网

         信主前,早就知道基督徒应当天天要守“晨更”。信主后,理当履行这项义务。什么是晨更?长辈们说,就是早晨起来读经祷告。我先是使用英文版《每日灵粮》。在升大学的压力下,这不失为一箭双雕的好办法,不但尽了上帝子民的义务,也可增进自己的英文阅读能力。

         刚开始的时候,是两天捕鱼,三天晒网。“晨更”这项义务真不容易尽,常处挫败中。有时一停,就停了个把月。然后再心怀愧疚,重拾晨更。对我来说,晨更该说是“晨耕”,每天早晨起床心力劳动,得到的是枯燥乏味。

         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年初立志要养成稳定的晨更习惯,到了年尾就忏悔,隔年再立志。感觉上,上帝似乎高高在上,远在天边,晨更与我生活似乎不太相干。只是若不晨更,心中有一份隐隐的愧疚感。

         不过,这样子的日子也没撑上很久。两年后,由于一连在教会的圈子受伤害,我离开教会。过去听讲道,就像上医院的急救病房打救命针,再撑到下次听道。现在,索性连教会都不去了,在家自己读经祷告?不过,这也没撑上几天。一两年后,连自己信主也不敢提,信仰在我生活唯一的痕迹,是书架上那本聚著厚厚灰尘的圣经。

         之后几年,尽管表面上行事顺利,但内心空虚感逐渐吞噬我,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于是,我回到主的面前。再回到教会时,有件事顶有趣,就是“晨更”这个名词, 似乎已经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灵修”。还是指的同一件事,不过听起来好像不要求一定要早晨读圣经,似乎放宽了时间限制。

         我重拾圣经, 做了个祷告:“主啊!请让圣经变成活的,不再是历史故事或励志警言。”没几天,读经不再与我的生活不相干。往往当日读的经文,成为我生活的指引。在突发事件时,所读的经文,教导我怎样照上帝的心意行事。有时心领神会所读的经文,与圣经别处的经文或故事串在一起,又让我更深入明白经文的意思--这可能就是基督徒所谓的“亮光”吧!

         我就这样按著章节每天“灵修”,常会遇见读不懂的地方(至今仍有),也有觉得枯燥难耐,譬如:看《申命记》,先知书,读了好多章才有一两句读到心里,产在共鸣。《雅歌》更奇怪,那么热情露骨的书卷,怎么会收录在圣经中似乎与信仰不太搭调。

         不过,我就学马利亚,把不懂之处放在心里,继续往下读。这些疑问,在稍后几天的读经中,或是阅读解经书与圣经背景的书籍时,多数找到答案。

         灵修不再是那么难耐。然而,随着时日前进,圣经读了几遍,对圣经背景也有基本的认识,灵修却不见得总是那么有劲。我跌跌撞撞的,犯不少灵修的错误,或对灵修 有错误的认识,导致失去了灵修的真义,自然失去灵修的动力。我深愿与读者朋友分享我的错误,期盼我的失败能成为大家的借镜:

错误一:专注在圣经的亮光,而失去“聆听”

          开始灵修的前几年,那份灵光一闪、心领神会上帝的话语,是极其喜乐的事。尤其所读的经文,正正解释了稍前对某段经文的疑惑,或是看到前所未见的上帝的属性 时,更是格外兴奋。然而,我有好几年的时间,灵修常处在情绪起伏不定中:若是读经有亮光,就神采奕奕;若是连续几天没有亮光,就陷入怅惘中。

          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我才领悟到自己的问题,出在过分专注于圣经的亮光,却往往忽略了“聆听”,即忽略了让圣灵指引我在生活中经历上帝的话语,以致灵修与生活落入一分为二的景况。我忘了当初最吸引我灵修的,是在生活中经历上帝的话语。

         我逐渐领悟,并不是对圣经有更多的认识推动我灵修,而是灵修与生活连结的体验,吸引我到上帝面前。

         经过这段漫长寻求的日子,我才真正明白,灵修不等于读经、祷告,而是培养与神相交的关系。借着灵修,上帝让我经历祂的作为,让我的心灵认识祂,也享受祂的同在。

错误二:用灵修景况来评定灵性好坏

         从信主一开始,我就下意识用灵修景况,来评定自己的灵性好坏。当从圣经得到亮光,或是在生活中体验到灵修经文时,就认为自己走在正道上,是讨上帝喜悦的。

         这种错误的认知,导致我严重地骄傲、自义,且不自知。看到一些服事的弟兄姐妹,甚至教会领袖,居然没有稳定的灵修生活,就心里暗暗地瞧不起他们。而自己没有灵修时,就有很深的自卑和自责。就某个程度上,我当时多少抱着类似DIY(靠自己动手)的心态。

         经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我这个错误的观念才改正。当我对上帝的慈爱多些认识之后才明白,神是用慈绳爱索牵引我(《何西阿书》11:4)。我没灵修,祂不会处罚我,也不会讨厌我,把我打入二等天国公民。只是祂会很想念我,想念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

         在对上帝恩典稍多一点认识之后,我才明白上帝不是计分员,祂并没有紧盯住我,每天给我打灵修的成绩。从圣经得到亮光,或是在生活中经历灵修时的经文,全是上 帝的恩典。若没有亮光与体验,也是上帝的恩典(稍后会谈)。是祂的爱吸引我,使我愿意把“亲近祂”作为自己生活的优先级。这全是恩典。既是恩典,也就没 有任何立足点来评估自己灵修好坏,甚至评定自己灵性好坏。

错误三:忙碌,心不宁静

         忙碌,心不宁静,以致灵修时人在心不 在,是我常有的挣扎。我相信,这一点也是现代基督徒最大的挣扎之一。我有时忙起来,甚至用事奉(如带查经或主日学)要读的经文,代替自己的个人聆听与灵 修。这样的“灵修”后,心中总有份空荡荡的感觉。其实,这样已失去了灵修的真义,与上帝之间根本没有个人的相交。

         近年,我逐渐觉得灵修就是与上帝约会。与任何人约会,我们都会竭力守时,更何况是与万王之王?要约会嘛,就不谈“公事”,所以事奉摆一边。这是赞美上帝,亲近上帝的时间。“在主 里安静”本身是一项操练,不少基督教书籍在这方面多有着墨,不妨一读,并且试试应用那些前人的方法。

错误四:不顺服

         我有几次灵修时落在黑暗中,问题就是出在不顺服,以至于圣灵静默不语(应该说是早说了几遍,不肯听,有啥好多说的)。记得有一次,心里受伤,不肯饶恕对方,更 别提爱对方。虽然明知上帝的行事原则,我就是很想找对方说明白。灵修时间就在演练如何向对方指出问题中过去了。而且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因而,灵修时心灵黑暗,生活更是黑暗。一直到我甘心顺服,愿意照上帝规矩行事(饶恕,爱对方),才又见光明。

         这只是一例。任何未认罪的罪恶,都会阻碍我们与上帝的关系。其中未揭露的思想罪最为诡诈。我们需要诚实面对圣灵所揭露的我们的罪。

错误五:限制灵修的方式

         我灵修的方式完全是土法炼钢。一发现某个方法管用,就执著不放,像拿到神同在保证单似的。乍看之下,这样做似乎也无可厚非。但过分重视某些方法,就在无意中把自己局限在方框框内。我往往等到这个方式弹性疲乏之后,心灵干渴了好一阵子,才放手,愿意改变。

         举个例:我一连许多年,规定自己,每年灵修至少读完一遍圣经。我这样忠实履行了好几年。刚开始的时候,效果很不错,新旧约的内容似乎也愈来愈熟悉。但是,几年后,我渐渐发觉,这样的规定阻碍了我灵修时的领受,常有囫囵吞枣的现象,尤其到了年底得赶进度时。

        于是,我开始学习把进度的主权交给主(要我放掉每年读完一次圣经的成就感,并不容易)。灵修时读到有特别感受的地方,就停下来默想,依靠圣灵的引领。有时一节经文可能会默想好几天,一连几天在生活中多有学习。这一点的突破,使我的灵修生活更加稳定。

         不但如此,我以往还限制灵修时只让上帝用圣经指引我。有十年左右的时间,圣经是我领受上帝指示,更认识上帝的主要工具(可以说是唯一工具)。我坚持除非上帝在经文中有指示,否则我就按兵不动。

         我这样坚持是有原因的,一方面这样子做似乎符合当时教会的教导。一方面我的确多次在灵修时,主赐下经文指示该做的事,甚至指示将要发生的事。所以,我十分执著这一点。

          然而,过份执著也让我吃了不少苦头!有一段时间,我从圣经中很少“听”到什么--虽然仍不时从经文中得到亮光,却较少得到从神来的属于对我个人的话语,心里总觉得少了什么。

          在这段漫长的渴慕追求中,我慢慢开始“听”到一些话语,不是经文,但内容不违反圣经。我必须承认刚开始的时候,心中有点迟疑。后来,碰见一位在这方面有研究 的牧者,我给他看我的灵修笔记,他用《雅各书》4:8“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解开了我的疑虑。不但如此,耶稣也曾说过:“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 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约》10:27)这给了我更多的鼓励。

        当我放弃自己过份的执著之后,聆听变得更有意思。举个例,记得有一天早晨我正准备灵修,对主笑嘻嘻地说:你今天要给我什么亮光啊?祂回答,你要的不是亮光,是我(早知这道理,但当时是适时的提醒)。

         现在灵修时,我还是默想圣经经文,以上帝的话语做为食物。只是聆听时,我不再限制上帝对我说话的方式。

错误六:追求同在感,怕失去上帝的同在。

         灵修时,我并不是天天都有感到上帝的同在。我一失去上帝的同在感,总是马上找原因,看看有否在生活上得罪神,不顺服祂。有许多次,确实是自己得罪上帝所致。但也有不少次,我找不到原因,或是向祂认罪后,仍然处在没有同在感中,灵修似乎变得枯燥无味。

         不过,我渐渐了解,我们的神是自隐的神(《赛》45:15)。有时,祂选择躲起来,是为了要帮助我们学习聆听,学习更认识祂。

          试举一例:曾有一段时间,我灵修失去了上帝的同在感,内心很恐慌,遍地寻祂(若尝过主同在的甜蜜滋味,又失去,是很痛苦的)。一天祷告时,主告诉我,这是我 生命的冬季。我很不高兴,不愿意接受这个答案,仍不断地检查自己在生活中,有哪些地方得罪祂,招致这个后果,几乎到了属灵洁癖的地步。

          我哀哀叫,想尽办法重拾那份同在感,就是没用。就这样叫了大约近十个月的时间,主借着一个阴天的早晨教导我,阴天没有看到太阳,但是太阳照样在,祂的同在也是如此。没有同在感并不代表祂不与我同在。

          我多么希望能告诉你,自此我就不哀哀叫。可惜实情不是如此。又过了几个月,我听到一位传道人分享他有类似的经历且顺服时,我才停止向上帝哀嚎,愿意“安分”过日子,不再刻意期盼同在感。

          有意思的是,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自己的信心成长了,不再倚靠同在感,来指认上帝的同在。从头脑认知上帝的遍在性(immanent),到心灵确知祂无所不在,对祂的恩典的认识稍微增加。

结论

         何特(Bradley P. Holt)说过:“我们没有人能对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保持中立。”灵修是每个基督徒生活必不可缺的一部分,个人领受的细节与适用的方法也各不相同﹐但有一 事是肯定的﹐就是灵修是向主献上爱的时候。我在聆听默想上才刚入门,我的心常如脱缰的野马,需要更多操练安静主前,更需要圣灵常提醒我,灵修是来到上帝面 前,亲近祂,赞美祂,不是为了想得到任何好处。诚如曼宁(Brennan Manning)所说:“为得到体验而追求体验不过是寻找自己,而不是寻找上帝。”

          我永远无法事先知道,自己今日灵修会有怎样的领受,也不知道上帝的同在感会逗留多久,但是我学习专心去爱祂,不管有没有感觉(爱是一项意志的委身,不是感觉),就是要向祂献上我的爱。

作者现居加拿大渥太华。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