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小星、小月和小溪(上)(小羊)

小羊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预备

       我在新西兰受洗后不久,就读到一篇关于在中国宣教的文章,很受感动,巴不得立时就回国去传福音。但是,当我兴冲冲地打电话给一位属灵前辈时,她却平静地对我说:“你现在最需要的,是和神有一个恒切正常的关系。”

         我听了,不免有些扫兴。但是,回顾这些年来的属灵路程,我不得不承认,这位姊妹的话是对的。因为在信主之初,我的老我还很顽梗,信心软弱,常常为明天忧虑。 生活中少有见证,对神的话也不熟悉,甚至常常因属地的知识而怀疑属天的智慧和应许。如果那时真的为神所用,恐怕我不但不能成为赐福的器皿,反要成为别人的 绊脚顽石。

         可是,那把雅各变成以色列、把西门变成彼得的神,没有忘记我,也没有放弃我。当我的热心渐渐冷淡的时候,神用一种奇妙的方式把 我留在祂的殿中。那时,我所参加的查经小组每月请一位英语牧师--古尔德牧师,带领华人组员查《约翰福音》。原先担任口译的姊妹怀孕了,由我接替了她的服 事,一接就是五、六年,直到我和古尔德牧师先后离开新西兰到中国。

        因为想进一步提高英语,并在履历上添一份良好的经验,不管功课有多忙、打工有多累、灵命有多低落,我都坚持这一项服事。神也保守祝福我的学业,从不因为服事而受影响。我每年的平均成绩,都名列全校的前百分之五;学士毕业,获得两项奖学金继续攻读硕士。

         古尔德牧师的祖父,曾在中国甘、陕一带宣教,所以他的父亲出生在中国。他的父亲长大后又去印度传教,所以古尔德牧师出生在印度。当他长大后,他选择去法国传教,他的儿女全都出生在法国……当我认识古牧师的时候,他已经回到家乡,在奥克兰市的某个教会服事。

         从这个“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的义人的后裔身上,我学到了很多。每一次和古牧师预备查经资料的时候,我都被他对神的忠心、对华人小组的爱心所感动,因而也一次次被神的话再度打动,被神的爱再度感动。

         月复一月,神喂养我的,不仅有圣经知识,还有基督的新生命。于是渐渐的,我在小组中的服事,扩展到了领会和分享,甚至带领基要真理班。

         我不得不承认,神用的都是我的短处:我沉湎于中国古典文学,所以英语根基薄弱,但神让我做传译;我内向讷言,善写作,少口才,但神恩膏我的口向众人说话;我所学的专业是美术设计,重感性,轻逻辑,但神让我引证古今阐述祂的真理。

         然后,我发现,我对国内同胞的负担,还在心中涌动-- 那时,神便允许我、也带领我到祂在中国的工场去。

         到目前为止,我已回了四次国。也在上海的家里建立了一个小小的查经组。更好的是, 我回国后不久,就传来古尔德牧师夫妇也到中国宣教的消息。他们没有选择富裕便利的沿海城市,而是选择了靠近古牧师父亲出生地的一个偏远城市。当他途经上海 时,我们请他为我们小组中,决志而没有机会受洗的组员,主持一个洗礼仪式。受洗的正是四位姐妹:小鱼、小星、小月、小溪。

小鱼

         我和小鱼是初中同学,她很高,我很矮,却成了好朋友。因为我叫小羊,而鱼和羊加在一起是个“鲜”字,所以我俩常说:愿咱俩越来越鲜!

         出国后,小鱼是我极少数保持通讯的同学之一。当我在信中邀请她同为神的儿女,她却回信说:我相信冥冥之中有一位神,这位神也一直在帮助我,但我不在乎祂是 谁。我当时也不知如何说服她,但回国见到她时,才知道她在另一位基督徒的帮助下,已经确认了这位“冥冥中之神”,就是我们的上帝。

        小鱼和我都喜爱写作,我在新西兰时,她经常在电子邮件里向我介绍可投稿的刊物,也提一些信仰问题。后来,我受一位台湾姊妹的启发,每周约时间打电话去和她查《路 加福音》。小鱼非常渴慕“那上好的福分”,当她听说我带领别人做了决志祷告,就要求我也带她做一个。下面就是小鱼的受洗见证:

烛光前的泪流

         当我十二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因病去世了。当父亲在世的时候,我做的并不十分令他满意。但当父亲走了,我却开始变得勤奋好学、积极上进。我感到虽然现实生活中 缺少了一个可以扶持我、教导我的人,但冥冥之中却总有一个力量,在帮助我、保佑我。遇到困难时,孤立无援的我会祈求:“神啊,求您帮助我……”于是,困难 便会迎刃而解。

         有一次,我把这事告诉了一位基督徒。她说,你一定要认基督耶稣做你的救主,否则的话,可能保佑你的是一个邪灵,那么你的灵魂将得不到永生。当时,我没将这话放在心上。我想,反正有那么一个保佑我的东西就可以了,管它是邪是正。

        大学三年级时,我选了一门“宗教浅论”。一天,老师带领我们去参观教堂、佛寺、清真寺。进入教堂的时候,正是礼拜日的早晨,很多基督徒们在唱圣歌,无数支蜡烛摇曳发光。我不知怎么的,一下子泪流满面,止也止不住。我感到那是多么的神圣,而自己是多么的渺小、软弱、罪恶。

         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大学毕业了,我开始找工作,遇到了重重曲折。我真正向往的那个职业--出版社编辑,始终离我一步之遥,让我看得到却得不到。由于思虑过多,我得了严重的心理疾病。

         几名基督徒朋友一直在为我的身体祷告,也为我的工作祷告,求上帝给我一份适合我的工作。慢慢地我的病有了起色,身体开始逐渐好转。后来,很偶然的,我得到了 一份不错的工作--教师职位。尽管我那时觉得这份职业离我的理想还有一定距离,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份工作才是最适合我的。

        在基督徒朋友们的帮助下,我开始接触圣经,开始学会了祷告,开始拥有了一颗感恩的心、爱主的心。接受洗礼的那天,我将自己完完全全地交到了主手上,我相信祂会带领我走上一条平安、喜乐的路。
──小鱼

小星

         小星是我的表姐,住在苏州。我第一次回国时,在她家住过一个星期。我妈妈对我说过,小星的母亲也就是我的舅妈,似乎愿意接受福音。但我的日程排得满满的,整天和小星逛街、访友、烫发、购物、拍照,一直没有机会向舅妈一家传讲耶稣。

         在一位同学的家宴上,我终于提到了基督的名字,小星便问:“你说耶稣是真的,佛教说菩萨是真的,我怎么知道到底哪个是真的?”那时候,我没有辩论的勇气,也不知如何证明我的神才是真神。所以后来小星表姐常常怪我,没有尽心尽力尽早地向她阐明真理。

         就要离开苏州时,我想到还没有向一个亲人传过福音,心里十分愧悔。这时,小星忽然提起了去世不久的奶奶,即我的外婆:“我一想到死,就很害怕,尤其是这次奶奶走了,我一梦到她,就怕得要命……”

         冲口而出:“如果你怕死,就该信耶稣,信了耶稣就永远不死。”小星被这句话吸引住了。

         听完我鼓起勇气,说了为什么信耶稣就永远不死,小星若有所动。但我们白天实在走了好多地方,累昏了,没有力气再站着想事情,于是就面对面躺倒在床上。

         小星侧卧著闭目养神。因为挨得近,我清楚地看到她细长的睫毛和秀巧的鼻子。我心中掠过一阵伤感:我们在地上虽是好姐妹,但是这份亲情,是否能存到永久呢?

        “我希望将来和我一起在天堂里,逛街、访友、烫发、购物、拍照的还是你。”我真切地望着小星美丽的脸庞,“我马上要离开苏州了,你愿不愿意跟我做决志祷告?那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小星睁眼看了看我,又闭目想了一想,终于答应了。

         第二天,因为我病了,她提早下班来看我,对我说:“昨晚和你做完祷告后,我心里一直很平安。我以前为了求平安去拜菩萨,可是就是烧到了头香,也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平安。”

         此后,我每次回中国,都会在小星家住上几天,共享表姐妹血亲之情和主内姐妹团契之谊。小星在国内当基督徒比我在新西兰当基督徒不容易得多。

         比如,她坚持在众人面前谢饭,宣称自己的信仰,便遭来家人、朋友和同事的种种讥讽、阻扰和议论。有人当面问她:“你是不是碰到过什么倒楣的事,才会去相信这种东西?”她平静地说:“我没事,也没病,我只是找到了一直在寻觅的答案。”下面就是小星的见证:

真实的体检单

         记得二千年十二月初,我的表妹小羊从新西兰回来,把福音带给了我。当时的我,正被生与死的问题困扰著,却得知神能让我得到永生,好像一下子就从万劫不复的深渊中被解救出来,顿时见到了光明,解决了所有的困惑。

         但决志后的第二天小羊就生病了。接着,我才十个月大的儿子,也生病住院,腹泻不止,住了七天都未见好转。不知所措时,我想到小羊说过,刚信主的人可能会遭遇 撒但的很多攻击,但只要凡事祷告就会好。带着试试的心情,我作了祷告。因是我第一次祷告,感觉非常陌生、结巴。我把我的困惑和需要告诉了主,结果第二天宝 宝就真的全好了。

         那时急着想受洗,觉得只有受洗后才真正成为基督徒,才能真的得到永生。二千零一年的三月,我参加了一个教会的慕道班。没 想到,当天下午我就因为体检结果不良住进了医院。我当时非常懊恼,因为,无法上慕道班,也就意味着我不能受洗归入主的名下,这是多么大的损失啊!住了一个 月的医院,看了一个月的圣经,现在回想,这都是主在预备我啊,让我有更多的时间了解而不是盲从。

        在小羊的查经小组里,有信主几十年的姊妹和弟兄,这是我们初信主的人非常需要的。其中一位兄弟经常说凡事祷告,把一切交给主,这是基督徒所能作的最简单、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

        这在今年我调换工作的时候,我就切实体会到了。我在体检中,有一项较不合标准,虽然对他人没有影响,但多数企业还是不会接受。我想过请人代我进行体检,但最终没有做;想过修改体检单,但最终也没有做,因为我相信主,我要全然倚靠主!

        我祷告,组里的兄弟姊妹也为我祷告。我相信主知道我的需要。最终,我以真实的材料,得到了我想要的这份工作。我感谢主,更觉得我在信仰的道路上前进了一步。这比我得到工作更重要。
──小星

作者现住新西兰。小月和小溪的故事将在下期刊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