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魚、小星、小月和小溪(上)

小羊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預備

       我在新西蘭受洗後不久,就讀到一篇關于在中國宣教的文章,很受感動,巴不得立時就回國去傳福音。但是,當我興沖沖地打電話給一位屬靈前輩時,她卻平靜地對我說:“你現在最需要的,是和神有一個恒切正常的關係。”

         我聽了,不免有些掃興。但是,回顧這些年來的屬靈路程,我不得不承認,這位姊妹的話是對的。因為在信主之初,我的老我還很頑梗,信心軟弱,常常為明天憂慮。 生活中少有見證,對神的話也不熟悉,甚至常常因屬地的知識而懷疑屬天的智慧和應許。如果那時真的為神所用,恐怕我不但不能成為賜福的器皿,反要成為別人的 絆腳頑石。

         可是,那把雅各變成以色列、把西門變成彼得的神,沒有忘記我,也沒有放棄我。當我的熱心漸漸冷淡的時候,神用一種奇妙的方式把 我留在祂的殿中。那時,我所參加的查經小組每月請一位英語牧師--古爾德牧師,帶領華人組員查《約翰福音》。原先擔任口譯的姊妹懷孕了,由我接替了她的服 事,一接就是五、六年,直到我和古爾德牧師先後離開新西蘭到中國。

        因為想進一步提高英語,並在履歷上添一份良好的經驗,不管功課有多忙、打工有多累、靈命有多低落,我都堅持這一項服事。神也保守祝福我的學業,從不因為服事而受影響。我每年的平均成績,都名列全校的前百分之五;學士畢業,獲得兩項獎學金繼續攻讀碩士。

         古爾德牧師的祖父,曾在中國甘、陝一帶宣教,所以他的父親出生在中國。他的父親長大後又去印度傳教,所以古爾德牧師出生在印度。當他長大後,他選擇去法國傳教,他的兒女全都出生在法國……當我認識古牧師的時候,他已經回到家鄉,在奧克蘭市的某個教會服事。

         從這個“至于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的義人的後裔身上,我學到了很多。每一次和古牧師預備查經資料的時候,我都被他對神的忠心、對華人小組的愛心所感動,因而也一次次被神的話再度打動,被神的愛再度感動。

         月復一月,神餵養我的,不僅有聖經知識,還有基督的新生命。于是漸漸的,我在小組中的服事,擴展到了領會和分享,甚至帶領基要真理班。

         我不得不承認,神用的都是我的短處:我沉湎于中國古典文學,所以英語根基薄弱,但神讓我做傳譯;我內向訥言,善寫作,少口才,但神恩膏我的口向眾人說話;我所學的專業是美術設計,重感性,輕邏輯,但神讓我引證古今闡述祂的真理。

         然後,我發現,我對國內同胞的負擔,還在心中湧動-- 那時,神便允許我、也帶領我到祂在中國的工場去。

         到目前為止,我已回了四次國。也在上海的家裡建立了一個小小的查經組。更好的是, 我回國後不久,就傳來古爾德牧師夫婦也到中國宣教的消息。他們沒有選擇富裕便利的沿海城市,而是選擇了靠近古牧師父親出生地的一個偏遠城市。當他途經上海 時,我們請他為我們小組中,決志而沒有機會受洗的組員,主持一個洗禮儀式。受洗的正是四位姐妹:小魚、小星、小月、小溪。

小魚

         我和小魚是初中同學,她很高,我很矮,卻成了好朋友。因為我叫小羊,而魚和羊加在一起是個“鮮”字,所以我倆常說:願咱倆越來越鮮!

         出國後,小魚是我極少數保持通訊的同學之一。當我在信中邀請她同為神的兒女,她卻回信說:我相信冥冥之中有一位神,這位神也一直在幫助我,但我不在乎祂是 誰。我當時也不知如何說服她,但回國見到她時,才知道她在另一位基督徒的幫助下,已經確認了這位“冥冥中之神”,就是我們的上帝。

        小魚和我都喜愛寫作,我在新西蘭時,她經常在電子郵件裡向我介紹可投稿的刊物,也提一些信仰問題。後來,我受一位臺灣姊妹的啟發,每週約時間打電話去和她查《路 加福音》。小魚非常渴慕“那上好的福分”,當她聽說我帶領別人做了決志禱告,就要求我也帶她做一個。下面就是小魚的受洗見證:

燭光前的淚流

         當我十二歲的時候,我的父親因病去世了。當父親在世的時候,我做的並不十分令他滿意。但當父親走了,我卻開始變得勤奮好學、積極上進。我感到雖然現實生活中 缺少了一個可以扶持我、教導我的人,但冥冥之中卻總有一個力量,在幫助我、保佑我。遇到困難時,孤立無援的我會祈求:“神啊,求您幫助我……”于是,困難 便會迎刃而解。

         有一次,我把這事告訴了一位基督徒。她說,你一定要認基督耶穌做你的救主,否則的話,可能保佑你的是一個邪靈,那麼你的靈魂將得不到永生。當時,我沒將這話放在心上。我想,反正有那麼一個保佑我的東西就可以了,管它是邪是正。

        大學三年級時,我選了一門“宗教淺論”。一天,老師帶領我們去參觀教堂、佛寺、清真寺。進入教堂的時候,正是禮拜日的早晨,很多基督徒們在唱聖歌,無數支蠟燭搖曳發光。我不知怎麼的,一下子淚流滿面,止也止不住。我感到那是多麼的神聖,而自己是多麼的渺小、軟弱、罪惡。

         這件事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後來大學畢業了,我開始找工作,遇到了重重曲折。我真正嚮往的那個職業--出版社編輯,始終離我一步之遙,讓我看得到卻得不到。由于思慮過多,我得了嚴重的心理疾病。

         幾名基督徒朋友一直在為我的身体禱告,也為我的工作禱告,求上帝給我一份適合我的工作。慢慢地我的病有了起色,身体開始逐漸好轉。後來,很偶然的,我得到了 一份不錯的工作--教師職位。儘管我那時覺得這份職業離我的理想還有一定距離,但是,現在回過頭來看,這份工作才是最適合我的。

        在基督徒朋友們的幫助下,我開始接觸聖經,開始學會了禱告,開始擁有了一顆感恩的心、愛主的心。接受洗禮的那天,我將自己完完全全地交到了主手上,我相信祂會帶領我走上一條平安、喜樂的路。
──小魚

小星

         小星是我的表姐,住在蘇州。我第一次回國時,在她家住過一個星期。我媽媽對我說過,小星的母親也就是我的舅媽,似乎願意接受福音。但我的日程排得滿滿的,整天和小星逛街、訪友、燙髮、購物、拍照,一直沒有機會向舅媽一家傳講耶穌。

         在一位同學的家宴上,我終于提到了基督的名字,小星便問:“你說耶穌是真的,佛教說菩薩是真的,我怎麼知道到底哪個是真的?”那時候,我沒有辯論的勇氣,也不知如何證明我的神才是真神。所以後來小星表姐常常怪我,沒有盡心盡力儘早地向她闡明真理。

         就要離開蘇州時,我想到還沒有向一個親人傳過福音,心裡十分愧悔。這時,小星忽然提起了去世不久的奶奶,即我的外婆:“我一想到死,就很害怕,尤其是這次奶奶走了,我一夢到她,就怕得要命……”

         衝口而出:“如果你怕死,就該信耶穌,信了耶穌就永遠不死。”小星被這句話吸引住了。

         聽完我鼓起勇氣,說了為什麼信耶穌就永遠不死,小星若有所動。但我們白天實在走了好多地方,累昏了,沒有力氣再站著想事情,于是就面對面躺倒在床上。

         小星側臥著閉目養神。因為挨得近,我清楚地看到她細長的睫毛和秀巧的鼻子。我心中掠過一陣傷感:我們在地上雖是好姐妹,但是這份親情,是否能存到永久呢?

        “我希望將來和我一起在天堂裡,逛街、訪友、燙髮、購物、拍照的還是你。”我真切地望著小星美麗的臉龐,“我馬上要離開蘇州了,你願不願意跟我做決志禱告?那樣,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小星睜眼看了看我,又閉目想了一想,終于答應了。

         第二天,因為我病了,她提早下班來看我,對我說:“昨晚和你做完禱告後,我心裡一直很平安。我以前為了求平安去拜菩薩,可是就是燒到了頭香,也沒有得到過這樣的平安。”

         此後,我每次回中國,都會在小星家住上幾天,共享表姐妹血親之情和主內姐妹團契之誼。小星在國內當基督徒比我在新西蘭當基督徒不容易得多。

         比如,她堅持在眾人面前謝飯,宣稱自己的信仰,便遭來家人、朋友和同事的種種譏諷、阻擾和議論。有人當面問她:“你是不是碰到過什麼倒楣的事,才會去相信這種東西?”她平靜地說:“我沒事,也沒病,我只是找到了一直在尋覓的答案。”下面就是小星的見證:

真實的体檢單

         記得二千年十二月初,我的表妹小羊從新西蘭回來,把福音帶給了我。當時的我,正被生與死的問題困擾著,卻得知神能讓我得到永生,好像一下子就從萬劫不復的深淵中被解救出來,頓時見到了光明,解決了所有的困惑。

         但決志後的第二天小羊就生病了。接著,我才十個月大的兒子,也生病住院,腹瀉不止,住了七天都未見好轉。不知所措時,我想到小羊說過,剛信主的人可能會遭遇 撒但的很多攻擊,但只要凡事禱告就會好。帶著試試的心情,我作了禱告。因是我第一次禱告,感覺非常陌生、結巴。我把我的困惑和需要告訴了主,結果第二天寶 寶就真的全好了。

         那時急著想受洗,覺得只有受洗後才真正成為基督徒,才能真的得到永生。二千零一年的三月,我參加了一個教會的慕道班。沒 想到,當天下午我就因為体檢結果不良住進了醫院。我當時非常懊惱,因為,無法上慕道班,也就意味著我不能受洗歸入主的名下,這是多麼大的損失啊!住了一個 月的醫院,看了一個月的聖經,現在回想,這都是主在預備我啊,讓我有更多的時間瞭解而不是盲從。

        在小羊的查經小組裡,有信主幾十年的姊妹和弟兄,這是我們初信主的人非常需要的。其中一位兄弟經常說凡事禱告,把一切交給主,這是基督徒所能作的最簡單、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

        這在今年我調換工作的時候,我就切實体會到了。我在体檢中,有一項較不合標準,雖然對他人沒有影響,但多數企業還是不會接受。我想過請人代我進行体檢,但最終沒有做;想過修改体檢單,但最終也沒有做,因為我相信主,我要全然倚靠主!

        我禱告,組裡的兄弟姊妹也為我禱告。我相信主知道我的需要。最終,我以真實的材料,得到了我想要的這份工作。我感謝主,更覺得我在信仰的道路上前進了一步。這比我得到工作更重要。
──小星

作者現住新西蘭。小月和小溪的故事將在下期刊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