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青春期——回应〈我能不能走得慢点〉(刘同苏)

刘同苏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青春期的忧郁

         这位自称“混混”的弟兄实际很不混混。他用如此之长的文字严肃地剖析自己,从而,用自己展示了海外大陆基督徒目前的普遍生命状态--灵命青春期。

         人在青春期,前瞻进入成年的路漫长无尽,后顾重返童稚的门又已关闭。由此,感到无所适从,有点两面不沾边,被夹在“埃及”与“迦南”之间的意思。于是,苦闷,绝望,消沉,自怜自艾,怨天尤人,这就是青春期的忧郁。目前,在海外大陆基督徒中,持此心态的人不在少数。

         当然,也有人将青春的追求转为狂热的躁动。以狂热的情绪宣泄在幻想中,跃进实际上并没有真正临到的成年,这就是青春期的狂躁。自九十年代末以来,在海外大陆基督徒中热起来的某些极端灵恩现象,明显带有青春期狂躁的症状。

         忧郁和狂躁尚不是“混混”。那些把年少的幼稚当作完全生命的人,才是真正的“混混”。那些长著胡子却硬赖着要吃奶并且自我陶醉地“过家家”,而不肯承担成人责任的人才是真正的“混混”。心安理得地混,并且就希望如此混入天国的,才是真正的可悲,可怕。

出生是为了活着

         “混混”们的神学基础,是割裂“得救”与“成圣”。拒绝长大的人宣称:“得救”和“成圣”是独立互不相干的两个过程,由此,无需成圣,就可以得救,就能够获得永生,就至少在天国里有了一个小板凳。

         按照这种说法,一个人可以出生而不活着,却仍然具有生命。但实际上,出生就是为了活着。出生是起点,活着是过程。没有过程,起点也就不成其为起点。

         同理,得救与成圣就相当于出生与活着。得救是把整个生命主权一次性地交在神的手里,而成圣则是实际地将生命全过程,放在神的主权之下。如果我们不实际地把生命的每一部分,都放在神的主权之下,神对我们的主权就成为虚幻之物。

         正如出生正是在活着里面实现的,得救和成圣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真正被生出来的人不会拒绝活着。不曾活着的人,仅凭一张出生证也别想混入天国。

可怜天下父母心

          青春期的人常常抱怨:家长管教太严。处在灵命青春期的人也有类似抱怨,〈我〉文就是一个例证。未成年人的眼界一定有未成年人的局限。他们看见成年人的自由, 却看不见成年人的责任;他们享有结果,却不管结果从何而来;他们看不见别人为他们所做的事情,却总有对对方不满之处;他们把恩典看成是自然而然的当然,却 把管教视作毫无必要的累赘。

         抱怨自己没人管的孩子从没想过自己吃的东西,住的房间,穿的衣服,用的书本是从哪里来的。是他们的父母以每日的辛勤劳作为代价,才使他们可以自然而然地享有这一切。

          玩耍到深夜两点才回家的孩子,只觉得玩耍痛快,却没有意识到深夜在外的危险,和晚睡对学习和发育的影响;只看到父母对他们的批评和限制,却没有看到白天工作了一天的父母,揪着心等他们到深夜。

         〈我能不能走得慢点〉一文的作者提到《民数记》,可见是实在地体验了旷野的历程。问题是,据他的体会,可以看出他尚未真正体验到该历程的意义(身在旷野,却不 知何为旷野和为何在旷野)。作为牧养海外大陆基督徒的牧者,我过去几年走过的,也正是《民数记》的历程(你在哪里,你的牧者也一定在那里)。

         可是,我看到的画面却与〈我〉文的作者很不相同。在他只看见管教的地方,我还看见了吗哪和泉水的供应,云柱和火柱的引领;在他认为管教太严厉的地方,我看见 了杀父杀兄的罪恶(见《民数记》14:3-4,10),我看到了放弃永生进入死亡的打算;我也通过神晓喻会众远离必死之人的帐幕(见《民数记》 16:23-24),而见到管教的劝诫意义,和管教背后的爱心和怜悯。

          当然,我们并不是捧著《民数记》说古,我们是借着《民数记》这面镜子,看我们今天的生命处境。可知,你在《民数记》中未见的,你在你的生命境遇中也一定尚未见到;你在《民数记》中看错的事情,你在你的生命境遇中也一定同样看错。

          以色列民吃的苦头是其罪的结果。可是,凭什么摩西要被人辱骂,被人抱怨,被人谋害,被人背弃,被人造反,被人夺权,却仍然包容,继续教导,继续引领,继续为反对者在神面前代求呢?

          这也不是说古,今天牧养海外大陆基督徒的牧者,谁没有类似摩西的经历呢?牧养就是为被牧养者背十字架(担罪),没有神的恩典,谁会有这样的爱心呢?几乎可以 肯定,今日在海外大陆同胞中垦荒的牧者和同工,也会像摩西那样,经历耕耘的旷野,却见不到收获的迦南。可就是有这么多人,义无反顾地把全部生命投了进来。

         同时,却又有那么多大陆基督徒不事奉,不奉献,领受了恩典却仍在抱怨,那源源而来的爱是谁在付出?神的恩典和爱已经实实在在地通过基督的身体赐给了你,只是你领受了还不以为然。实际上,神说话了,你闭耳不听;神爱你了,你却嫌烦。

进入成年之路

         “如何长大”已经成为海外大陆事工的普遍问题。许多人在探寻生长的诀窍。实际上,成长从来没有秘诀。小时候,一些朋友为了增快长大的速度,吊过门框,骑过28 型的男车,吃过“增高药”,背着大人偷偷抽烟,跟着大孩子干几件违规的冒险事。然而,这些幼稚的把戏并没有使他们“立地成人”。

         长大就是经历,而经历必须假以时日。若非经历了成长过程中必要经历的事情(包括苦闷),一个人就不可能长大成人。人只能在一天一天活着中长大。无论是一觉醒来便成大人,还是圣灵充满一日成圣,都只存在于不成熟的梦中。“每日活着”,这就是“不是诀窍”的成长诀窍。

         什么是“每日活着”呢?回想一下我们是如何长大的,无非是每日上学读书,回家吃饭睡觉,课余作业玩耍。再仔细分析,在表面的日常现象之下,似乎有三个要素构成成长之必须:

         1. 环境的影响。由于未成年人的非独立性和学习者的地位,环境对他们的影响远大于他们对环境的影响。他们主要通过对环境的模仿来建立自己。家庭,学校,朋友, 邻里的综合,在很大程度上就决定了一个孩子的未来。没有爱的家庭,学风糟糕的学校,帮派的朋友,毒品泛滥的邻里,在这样一幅画面里,不难想像一个孩子会长 成什么样的人。

         要长成具有基督生命的成人,就必须在满有基督生命的环境里成长。基督的生命只活在基督的身体之中。与教会的关系构成了成长 与否的关键之一。你日常交往并可坦诚交心的朋友中,有多少是真正的基督徒?你是否与一位牧者或成熟的基督徒有定期的、涉及生命层面的个别交流,并以之为自 己的生命榜样?你是否参加团契、教会的主日崇拜或其它聚会?

         若能如此进入教会,生命就会有明显的长进。

         更深一步,你能不 能与教会建立生死与共的关系?如不能,就不要期待用那么浅薄的渠道,就可以把基督生命的大水引入自己的生命。教会的事情关你的痛痒吗?你有没有发现教会的 奉献不足以支付教会的支出?你会不会为此夜里睡不着觉?你会不会真得把牧师视作老师或家长?这位老师或家长真会影响你在寻找工作时的决定吗?

         如果神为你安排的生命环境都不关你的痛痒,你的生命又怎么可能因之而改变呢?

         2. 全面的体验。生命是一个综合的整体,从而,生命的获得只能通过全面的体验。什么决定了从童年到成人的成长呢?知识的教化?道德的规劝?心理的培育?体格的 锻炼?营养的滋补?不是单独的任何一项,而是所有一切的综合。若是一个孩子在成长的过程短缺了某一项,那么,在他的生命中,不仅有那一项的漏洞,更有整体 生命素质的下降。

          同样,读经,祷告,奉献,聚会,传福音,你不能单凭其中任何一项达到生命的成长。因为孤立地运用其中一项,仅仅会触及生命的某个要素,而不是生命的整体。且诸要素的机械拼合并不是生命,只有在整体生命的综合作用下,每个单项才具有生命的意义。持续地全面地过基督徒的生活,就必会长大。

         3.责任的递增。在法律上,“未成年人”意味着不能对自己的行为完全负责的人。更进一步解释,就是不能以一个成年人的责任感,对外界做出适当反应。

         责任感是成年的标志,“成年”基督徒意味着承担灵命的正常责任。灵命的小孩子总是问:“教会能为我做什么?”灵命的成年人会问:“我能为教会做什么?”

         灵命的长大,就是学习承担一个基督徒必要承担的责任。人不是学会活着,然后才活着,而是在活着里面学会活着。同样,责任感也只有在承担责任中建立。你若拒绝了责任,你也就是在拒绝长大。

是障碍还是台阶

         〈我〉文似乎把一切挫折,困难,灾害等等,都归入神的管教,这在概念上有不清楚之处。例如,大多数自然和社会灾害既落在歹人头上,也落在好人头上,不能简单地归 在神管教的名下。坚持基督的生命必然与属世的价值观相冲突,于是,必得背负十字架。十字架在外人看来是神的击打(见《以赛亚书》53:4),在基督徒看来 却是神的祝福。

         未成年人有时过于乐观,因为对环境和自我的判断中有过多幻想的成分。有时,又过于悲观,在想像中夸大困难,对自己的生命没 有信心。海外大陆基督徒对十字架的态度,从开始激昂的推崇,到目前普遍的畏惧,其间有着微妙却正常的心理发展。在幼儿园里高唱学习董存瑞容易,到了中学毕 业真叫你当兵上前线就难了。前面的激昂推崇是尚不知愁滋味,目前的普遍畏惧,则是已经开始意识到十字架的实在分量。

         真正经历过十字架的灵命成年人,反而不觉得十字架的困难,因为他已经以与神同在的生命经历,认识了十字架的全景。十字架不仅是破碎,更是建造。神不只召你背十字架,神也同时赋 予你背十字架的力量。经历十字架的过来人,不仅体验了与神同负一轭而具有的背负十字架的力量,也领略了经由十字架而升华的充实和喜悦。

          神不会让人被十字架压倒,许多人是自己被十字架吓倒的。背不了十字架的畏惧不是没有自信,而是对在自己生命里面做工的神没有信心。十字架在实质上是一种生命 状态。唯有经历,才能领会其真谛;唯有领会其真谛,才对之具有信心。怎样才能成为“过来人”呢?只有过来。背负十字架的力量和信心,是在实际背负中建立起 来的。

长得还不够大

         有一件事情,虽与〈我〉文没有直接关联,涉及到的人,却出自同一生命阶段。自九十年代末期以来,我们大陆基督徒在教会中引发的冲突逐渐增多。不服权柄,妄加评议是很普遍的现象。冲上讲台造反,集体出走,也时有所闻。

         这大概是因为九十年代末以前,大家都躺在摇篮里,什么也不懂,只好听别人的管教。到了青春期,一切都似懂非懂,于是,凭著懂的那一点,就要行使成人的权利,却又由于并不真懂而常常做错。

         不听教导,独立行事,表明我们大陆基督徒长大了一点(所以,这并不是绝对的坏事)。然而,同时恰恰又证明长得还不够大。建议大家多在责任上下功夫,而不要在权利(或权力)上下功夫。如果你连责任感都没有,神怎么会把权利给你呢?

作者来自中国,现为纽约新生命华人宣道会牧师及NYACK神学院特约研究员。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