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第三代?(陈耀斌)

陈耀斌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8期

       西方基督徒有一个说法:“上帝只有儿女,没有孙儿。”意思是信仰很难传到第三代。《使命》上亦有过一篇文章指出,中西方的基督教家庭都有一个普遍现象,就是事奉神的热心,一代不如一代;到了第四代,便索性把伪装的基督徒外表也丢掉了。

       这种现象,有可能改善、改变吗?

让下一代体会

        我就是家中第四代信徒。祖辈世代原居住中国广东潮州,曾祖父是村中第一位信耶稣的。当时,同村的人都不信耶稣,因此特别苦待曾祖父。更认为他既然成为基督徒,便不属于他们,于是把他赶出本村。

        曾祖父只好独自到城市谋生。后来他透过教会的帮助,在城中建立了家庭和事业,成为该市的富户之一。他的子孙两三代都有机会接受良好教育。

        数年前,我回中国,到先祖所住的乡村探望,发觉那里生活落后,我体会到神实在恩待了先祖,让他有机会到城市发展,赐他及他的后代各样福份。

        以我为例,可以看出若我们能将从神而来的福份,让下一代也能体会到,相信可以帮助他们建立对神的信心。

认识两代的差别

        居住在此地的第一代华人,跟下一代谈及日常生活或信仰事奉问题,不能摆出一个“教导”的姿态,只能与他们“分享”。主要原因是,第一代移民基督徒对属灵生活的看法,跟在此地西方文化社会长大的下一代,有相当的差别。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中国人的小组查经,带领者习惯上,虽然鼓励每一位参加者发表意见,但他本人通常扮演教导者的角色,认为查经的效果,取决于参加者对他细心准备的资料的领受程度。

        而西化了的青年人查经方法却不一样,主要是要让每一位参与者自由发表意见,带查经的人,其职责只在保持适当的查经程序;不是教导,更不会让自己的意见,成为查经的结论。

        我是比较保守的人,仍常用中国人的那一套查经方法。其实,查经真正的教导者是圣灵,我们应有信心,明白圣灵能够用祂的方法,按照每一位查经者的需要,帮助他们。所以,我们不能认为,我们习惯用的方法才是对的。

        同样,崇拜的方式和对信仰的表达方式,也应互相尊重。这些都不涉及属灵问题,只是信仰的生活习惯和处世为人原则不同而已。

        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思想方式,都不是生长在西方的年轻人能够轻易了解和掌握的。在这样多的困难中,怎样才可以帮助下一代建立信仰根基,这确实是个挑战。

成为生活的一部份

        现在的孩子都很独立,开始质疑父母的年龄越来越小。因此传统的“训导”的方法已不适用,而用“领导”的方法,帮助孩子养成事奉神、敬拜神的生活习惯,使之自然地生根发芽,成为下一代生活的一部份。

        比如,若我们坚持没有任何事情可以代替主日崇拜,坚持属灵活动比其他活动重要,相信这样做,会给我们下一代建立一个坚稳的信仰根基。当然,这一切要趁著下一代仍年幼时就开始做,否则便会有困难。

        可惜很多时候,我们都认为孩子的其它需要更为重要,例如学业、游泳、跳舞、中文班、同学的生日会等。当我的儿子在基督教中学读书时,有一次学校邀请家长跟学 校的老师见面,以了解学生在学校中的需要。因为家长多老师少,每一家长只可选见两个科目的老师。我选择了宗教科的老师,因为我认为宗教科是最重要的科目。 当晚,跟该老师见面时,他告诉我,他很惊奇我会选见他,因为从未有家长选过他。

        不注重下一代的宗教教育,是一个现今普遍的事实。有一年电视新闻报导,最近二十年,参加复活节崇拜的人数,已从百分之四十,降低至百分之二十,相信这跟做基督徒的父母亲的榜样有很大关系。

学习合适的方法

        帮助下一代建立信仰生活时,要分清所面对的问题是属于“文化背景”还是“基本信仰”上的问题。若“基本信仰”有问题,应及早补救;而“文化背景”差异亦不可 忽视,以免受试探使其失去信心。《徒》15章中,耶路撒冷大会不要求信主的外邦人受割礼,就是很好的例子。老练成熟的信徒,不可难为年轻的信徒。

        记得我年轻的时候,比我年长的信徒批评我以“头脑相信”,意思指我这人太理性化、太喜欢用头脑。按照他们的看法,“信”要用“心”,才成“信心”,并不需要 理智解释。当时正是“现代主义”时代,一切问题都要通过理智的唯理论去考虑。所以对他们的批评,我很难接受。倒是现在累积了几十年的人生经验后,我才比较 理解那从内心感情而发的“信”。

        如今,又到了“后现代主义”的世代,唯理论也失去了过去的地位。在这时代长大的下一代,又有不同的表达方式。我们要有耐性,让他们自己逐步经验信心。

        我们在传统文化的影响下,时常有“属灵前辈”的自尊心,忘记我们在神的眼中,一样是蒙恩的人。主耶稣也警告我们:在前的要变成在后的。所以我们要提醒自己,我们这上一代的人,不一定是比较属灵的。

        至于表达方式,我们老一代的人也应当学习一下。例如我们觉得应该提醒年轻人崇拜时严肃一点,我们可以向他们解释为何我们有这样的想法,不可让他们以为这是责备。应向他们指出,在崇拜中,敬畏的态度,比仪式和外表更重要。

        另外,有关物质的观念,有时也会引起争论。在物质丰富的年代中成长的年轻人,很难理解中国传统思想对物质的看法。若能向他们解释为什么我们不喜欢浪费,可以减少青年人对我们的误解和不信任。

        上述不过是几个教养子女、帮助下一代坚立信仰的例子。其实我们能做到的很有限。我们要依靠主耶稣,让祂自己教导引领我们的下一代,使他们不陷落在恶者的引诱之中。

        神赐给人自由意志和自由选择的能力,当一个出自信主家庭、家族的人,做信仰选择时,他们所见的上一代的信心和行为,他本人对圣经真理的理解,都是他做出最后决定的主要因素。

作者任教澳大利亚新州纽修威大学多年,现在大学从事研究。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