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19:否極泰來 ──初代教會的得勝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教會在第三世紀中葉,遭到羅馬皇帝德修(Decius,249-251)與繼任的迦魯(Gallus,251-253)的大肆逼迫。瓦勒良(Valerian,253-259)即位後,一反常態,暫時停止對教會的逼迫。然而下一波更嚴厲的迫害即將開始。 逼迫之火復燃        皇帝瓦勒良在主後257年恢復對基督徒的全面逼迫,原因之一是波斯帝國大舉入侵,攻至敘利亞的安提阿。瓦勒良情急之下,受到部下的唆使,頒佈教會停止聚會的 諭令,更嚴禁基督徒在教會公墓聚會(註)。在258年,又頒佈一道諭令,立法嚴打基督教會:凡信教者,教牧人員判處死刑;政府議員與武士,將被剝奪貴族階 級;王室貴族女士將放逐邊疆,家產充公;皇家雇員將遣送勞改營。          在這兩年大逼迫中,教會財產與墓地遭到沒收,許多主教,長老,執事被處死。其中,北非迦太基的主教居普良(Cyprian)與羅馬主教西克斯都(Sixtus II),都為主殉道。埃及亞歷山大的主教多尼修(Dionysius),因被農民藏匿,倖免於難。 加列納的改弦易轍         主後259年,瓦勒良領軍在帝國東部對波斯大軍的戰役中,戰敗被俘。帝國東部各省吃緊,蠻族哥特人趁機入侵多瑙河,其他蠻族也入侵萊茵河。雖然瓦勒良戰敗, 對羅馬帝國帶來危機,但是對於教會來說,反而逼迫停止了。瓦勒良之子加列納(Gallienus)繼位羅馬皇帝(259-268),立即改變對基督教會的 政策,禁止欺凌基督徒,被沒收的墓地歸還教會。雖然昔日仇視基督教的法律仍未取消,但是皇帝已經表示對基督教友善的態度。因此,逼迫之風停止,教會暫享太 平。         皇帝奧熱良(Aurelian,270-275)曾經計劃將羅馬帝國內的宗教大一統,將所有宗教都融合成獨一神論的拜日教。假如此計劃真的推行,必會導致基督教會與羅馬帝國之間更進一步的衝突。所幸的是,奧熱良計劃未成,身已先死。 政府承認教會          在奧熱良任期中,曾發生一著名事件:在安提阿的教會中發生爭執,上訴皇帝裁決,這是史家所知破天荒的第一次。安提阿的主教原是蘇穆撒塔的保羅(Paul of Samosata),在268年被地區教會會議判為異端革職,但是他拒絕讓位給會議指定的繼承人。當時,安提阿是屬於帕麥拉王國(Kingdom of Palmyra)管轄,其統治者是詹諾比(Zenobia),是保羅的靠山,所以教會無法開除保羅及其同僚。等到羅馬皇帝奧熱良於273年擊敗詹諾比,重 新得回安提阿之後,爭執教會財產的雙方都上訴羅馬皇帝。奧熱良裁決教產應歸於羅馬主教所認可的一方,即正統信仰這一方。此舉表明:羅馬皇帝承認教會具有社 團組織的法律地位,不啻是承認了基督教會的合法性。          總的來說,教會在第三世紀的末後四十年,得享平安,人數增長的比以前更快更多。關於基 督徒人數與人口比例,雖然我們無法獲知確實的統計數字,但是保守的來說,帝國中的基督徒人數已相當驚人,甚至在某些地區成為當地的多數。基督徒大多數屬中 產階級,在皇室貴族當中也有不少基督徒。皇帝戴克里安(Diocletian,284-305)的妻子柏麗絲佳(Prisca)與女兒瓦勒瑞雅 (Valeria)都是基督徒。然而,羅馬帝國中死硬守舊派,仍舊視基督教為帝國不共戴天的敵人。 戴克里安的崛起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17:護教勇士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基督徒面對羅馬帝國的逼迫,真金不怕火煉,堅守真道,廣傳福音,教會不斷增長。有些 基督徒立志以筆來護衛真道,著書立說,闡揚基督信仰的真實可靠,除去謠言誤會。從皇帝黑德良(Hadrian)在任(主後117-138)時起,到第二世 紀結束,這些基督徒知識分子寫了許多護教著作,為基督作見證。他們的著作,有些流傳至今,彌足珍貴。這些“護教士”(apologists)在教會歷史上 留下輝煌的一頁。 第二世紀的“護教士”            根據優西比烏(Eusebius)《教會歷 史》的記載:最早的一位護教士是雅典的主教鄺德瑞特(Quadratus),他曾寫作《護教書》(Apology)上書皇帝黑德良。在書中他見證說:被主 耶穌親自醫治的人,有些還存活到當代(第一世紀末)。另一位在雅典的亞里司泰德(Aristides),也曾寫作護教書信上書黑德良。            後來的護教士中,有來自米所波大米的塔提安(Tatian),曾赴羅馬,他著書說明基督教的優越性,也編著《四福音合參》;在雅典的亞田那歌瑞 (Athenagorus)也寫作《護教書》以及《論死人復活》;安提阿的主教提阿非羅(Theophilus)寫作《致奧圖來克(Autolycus) 書》,駁斥異教哲學家;撒狄的主教米利都(Melito),其20本著作未能存留;黑格西樸(Hegesippus)是改信主基督的猶太人,收集早期教會 的資料,以見證基督教會的真實。在這些“護教士”行列中,以極負盛名的游斯丁(Justin)為代表。他後來殉道,因此被稱為“殉道者游斯丁” (Justin Martyr)。 殉道者游斯丁            游斯丁出生在第二世紀初期(約主後 110年),父母親是希臘人。他生在撒瑪利亞的Flavia Neapolis(靠近雅各井旁)。青年時負笈求學於亞西亞省的以弗所,研讀哲學。他先在當時仍流行的斯多亞(Stoic)學派門下受教,後來轉向亞里司 多德(Aristotle)學派,最後醉心於柏拉圖(Plato)學派,受其“至善世界”的神秘傾向所吸引,因柏拉圖論到“靈魂”企盼“至善者”。           有一天,當游斯丁在海邊默想沉思時,遇見一位長者與其交談,指出柏拉圖“靈魂論”的錯謬,帶領他認識舊約所預言的主基督已經來臨,他就悔改歸主。他並未放棄 以往的哲學背景,乃是得著了柏拉圖所企盼的。他認定了基督教才是“那真正的哲學”。此後,他穿戴哲學教師的制服,傳講主基督的福音。            游斯丁後來從以弗所到了羅馬。在151年寫成《第一護教書》,上書當時的皇帝安東尼‧庇護(Antoninus Pius),為基督教辯護。幾年之後,當羅馬城的行政官正在逼迫教會時,他將前書增補續篇出版,此續篇被稱為《第二護教書》。另一本名著《與崔弗對話》 (Dialogue with Trypho)約於160年出版,這是他與猶太人崔弗在135年間的談道記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