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阿奎那,是異端嗎?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林約光         多瑪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1225-1274。編註:華人教會習簡稱其名為“阿奎那”,但本文作者沿西方學術習慣,簡稱“多瑪斯”。)是中世紀最重要、體系最完備的神學大師。因為歷史因素,其神學洞見與貢獻,常被基督新教忽略,甚至遭刻意的曲解。由於中世紀(500-1500年)教會的腐敗,馬丁路德與加爾文也對整個中世紀神學與哲學持較負面的看法。然而,每一個歷史人物都是面對他那個時代的問題,因此,若不注意歷史的條件與脈絡,容易將不同的歷史條件齊一化。當代基督徒有責任以尊重、瞭解的態度,來評價歷史。         有學者認為,亞米念主義與天主教的“與上帝合作”的救恩觀,是建基于多瑪斯的人觀,強調人的意志可以幫助人得救。多瑪斯真的認為,在上帝的恩典以外,人還可以依靠意志遵行律法,賺取得救的功德?那麼,多瑪斯是異端嗎?         雖然各宗派神學傳統都值得肯定。然而,每個傳統都有其限制,因此真理不應服膺於某一個傳統框架。究其實,這也反映出整個新教宗派意識的問題。         在本文,我要指出,多瑪斯是承傳奧古斯丁恩典與預定學說,在激烈變動的時代中,不困囿於時代的教會傳統,而是兼顧權威和理性,開創了新的神學體系與神學人類學(theological anthropology)的新典範。         早期宗教改革家對中世紀採取敵對態度,是可理解的。但我們距離宗教改革已有近5個世紀,我們理當更平和、客觀地對中世紀予以評價。具體地說,若形容奧古斯丁是為柏拉圖施洗並基督教化,那麼多瑪斯是將亞里斯多德予以基督教化;中世紀應成為我們信仰的遺產之一,而非羅馬天主教會的專屬。         以下我先將簡述多瑪斯的生平,然後從歷史分析他在神學人類學上的轉變,最後,要指出路德對多瑪斯的直接認識有限,以致不能給予正確的評價。 不可估量的貢獻        1225年,多瑪斯生於義大利羅課什卡(Roccasecca)阿奎那城堡的伯爵家庭,有3位長兄,5個姊妹。父親是倫巴第人的騎士,母親是那不勒斯的王公貴族。由于當時修道院在社會上的權勢地位,為前途考量,多瑪斯5歲即送到蒙第.卡西諾(Monte Cassino)的本篤會隱修院去學習。       多瑪斯的學術背景         1239年,14歲的多瑪斯進那不勒斯的拿波里(Neapel)大學就讀。這是為了抗衡受教皇控制的波隆納(Bologna)大學,由腓特烈二世皇帝於1224年設立的年輕大學。在這裡,多瑪斯除學習羅馬傳統7藝(Seven Liberal Arts)外,也開始接觸亞里斯多德的邏輯、工具論與自然哲學。         當時的拿波里大學不同於波隆納大學或法國的巴黎大學,不理會教會的規定,對於經阿拉伯人介紹翻譯而來的亞里斯多德作品,採取完全開放的作法。多瑪斯通過富吸引力的年輕學者彼得(Petrus von Hibernia)的教導,燃起對亞里斯多德的興趣,也造就他一生對哲學的喜愛。(註1)         此刻,以方濟各會和道明會為主的托缽修會運動,正在城市中如火如荼展開。多瑪斯傾心跟隨耶穌基督,嚮往理解信仰並傳揚信仰。1244年,19歲的多瑪斯選擇了較合適自己的道明會。多瑪斯的母親對此極力反對,甚至不惜軟禁他。過了一年,心志堅定的多瑪斯才折服家人,如願成為修士。         1245至1248年,多瑪斯在巴黎所屬修會念書,認識當時在神學哲學方面最出色,企圖將亞里斯多德的邏輯、自然哲學、形上學與倫理學全面引至教會的大亞爾伯(Albertus Magnus)。1248至1252年,多瑪斯跟隨大亞爾伯到德國的科隆,學習偽狄奧尼修(Pseudo-Dionysius th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