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透視篇

從“中國文化基督化”的口號談起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文化基督化”可行嗎?         在北美、在歐洲發達國家,基督教在整個文化中正在走向邊緣化或者已經走到了文化的邊緣,這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而在中國,基督教從來就沒有處於文化的中心,並且至今還處在文化的邊緣,這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有鑒於此,有人提出了“文化基督化”或者“中國文化基督化”的口號。無論這個口號實際上產生了什麼影響,它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都是不容低估的,因為它極其鮮明地提出了基督與中華(或者中國)文化的關係問題。        “中國文化基督化”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在這方面,筆者所看到的一個比較清晰的定義,就是北美陳宗清牧師提出來的,他說,所謂文化基督化,“就是指所有文化領域 的呈現,包括文學、戲劇、藝術等的主調與信息,都與聖經的真理吻合”(註1)。他又指出,如果在廣義的意義上使用文化一詞,那麼,像法律、政治、宗教、教 育、經濟、科學等,也都屬於文化的範圍。        筆者以為,“文化基督化”口號中的“文化”一詞,一般是廣義上的。那麼,就此而論,“文化基督化”的口號是否有可行性呢?        提出一個口號,就是要用簡明的語言,向世人表明自己的行動目標和綱領。一個行動綱領是否可行,歷史是一面鏡子。就文化基督化而論,這個歷史之鏡就變成了﹕自 基督後將近兩千年的人類歷史中,是否有一種文化,它的主旋律和基本信息都符合聖經的真理呢?或者更尖銳地說,西方文化是否是基督教文化?        答案只有兩個字:沒有。        到目前為止,在人類創造的那些大的文化中,只有西方文化被某些人說成是基督教文化。在十九世紀時,這種論斷尤其突出,無論論者用的是過去時還是現在時。        但是,上一個世紀,許多學者都指出,無論從起源上、歷史內、還是現實中,西方文化都不是基督教文化,儘管基督教在西方文化中有著深刻、廣泛而又持久的影響, 甚至在某些歷史時期,基督教文化構成了整個西方文化的中心、重心,但基督教從來沒有使整體的西方文化,包括它的各個領域所傳達的基本信息,都符合聖經真 理。        進一步說,在整個人類歷史上,從來就沒有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文化被基督化了,無論基督信仰對這些民族、這些文化的影響有多麼深刻。       文化是人的創造活動的結晶,同時,人又生活於文化中,並且為文化所化育。神學家奧古斯丁和加爾文都認為,人的墮落亦存在於人所創造的文化之中,且與基督對 立。保羅說,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套用他的話,我們也可以說:不論古今中外,任何民族所創立的任何文化,都打上了罪的烙印,虧缺了上帝的榮 耀。因此,若指望一種大的文化能基督化,那無異於指望人不再作為罪人創造文化。        文化基督化是絕對不可能的,這是由人之為罪人決定的。        將一個絕對不可能實現的目標作為自己的目標,哪怕它能激發起天大的熱情,也不能說它是明智的。對於不明智的口號,筆者以為還是放棄使用為好。 絕不放棄文化使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