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我們為什麼要來到這裡?

孫麗雯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飄洋過海、換個活法,是許多人的夢想。然而,當你真的到了海的那邊,看見同根同種的同胞在這裡你爭我奪,你會如何驚訝?當你更看到,無論在哪個國家、哪個地區,人都把一切當成商品去占有、擄掠時,你又如何地震撼無語!?         這就是生活!很感嘆以前的以色列人民,即便是上帝親手降下災禍,他們也是那樣極力讚美上帝,認為自己罪有應得!         我們中國人呢?我們有沒有神?也許我們的神太多了,各人信奉個人的,也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地客氣一套,或者無關痛癢地隔離、冷漠。        “日頭不再作你白晝的光,月亮也不再發光照耀你;耶和華卻要作你永遠的光,你神要為你的榮耀。”(《賽》60:19)離鄉別井,你流眼淚,你的家人不會知道;受了委屈,你的祖國蔭庇不了你。那麼,為何你還要阻擋這“永遠的光”進入你的內心?          美國憲法指出,人有追求幸福的權利。而自由和平等,也是人普遍的心願。一浪高似一浪的移民潮,就是這種反應和體現。但是,我們落地卻無法生根,定居卻無法安穩,絢爛的激情瞬間即逝,那麼生命中還有什麼能令我們感動?         中國人遭受幾千年封建王朝的壓迫,已經習慣於逆來順受、夾縫中掙扎。“蟲”一樣的生活,膨脹起來往往會自大為“龍”。這種“自欺”,被魯迅說成是“哀其不 幸,怒其不爭”。馬克思的革命理論如天邊的驚雷,著實讓當時的一幫知識分子興奮不已,自然也衝擊了苦海中的普羅大眾。人們期望抓住那個夢,卻在其後的幾十 年,被人造的“神”所擄,砸鍋賣鐵的忠誠換回的是食不果腹。         “西方的月亮比東方圓”,於是無數人攜家帶小、不遠萬里漂泊海外。然而,海外也並非天堂,到處都是“Stop”,即便你有十八般武藝,也抵不住種族的防範和排斥。那麼,有沒有不排斥我們的地方呢?         我們談談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吧。以加拿大為例,社會上存在著許多非政府組織,幫助社會,比如疾病、貧窮、社區發展、新移民安置和教育等,在一定程度上減 緩了政府壓力,支撐了社會安全網絡。這些組織有很多是義務工作,要求的是無私的奉獻。還在為生計奔波的你,能做得到嗎?         再比如 Club(俱樂部),加國有著各種品味、各種性向的大小俱樂部。只要你願意,你總能在某個俱樂部裡,找到跟你氣味相投的人。這意味著你不孤單了。可是這些 “不孤單”是需要代價的,需要你去入會、加盟,需要你的時間,還有金錢(費用)。“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倘若你只伸手索取而不和盤端出,那麼背後的冷 眼,你是必然要承擔的。         然而,有一個地方,是真正能接納我們的。在那裡,你能跳多高,就有一隻看不見的“膀臂”把你支撐多高;你能飛多 遠,就有一雙追隨你的慧眼看顧你到多遠。 “我要向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祂必不叫你的腳搖動,保護你的必不打盹……保護你的是耶和華,耶和華在你右邊蔭庇你。 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不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祂要保護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詩》 121)         那就是在神裡面,在基督信仰裡面。因為有這信仰,當我們傷痕累累、坐以待斃時,卻發現:“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 […]

No Picture
透視篇

上帝與中國

遠志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隨著基督信仰在中國空前廣泛深入的傳播,隨著幾千萬中國人、其中至少幾十萬知識分子成為基督徒,一個重大問題自然而然呈現了出來:我們所信的這位上帝與中華民族的歷史命運有沒有關係?上帝在中國五千年中有沒有主權作為﹖祂是否從亙古到永遠也是中國人的上帝?           大家知道,自景教傳入唐朝至今,基督教與中國人的關係一直處於某種緊張狀態。中國人悠久的文化自大心理,近代以來的義和團情結,加上某些教皇和西方神學家對 中華文明的一知半解和不屑一顧,造成了文化、政治和神學上,裡裡外外一係列巨大障礙,使任何關於基督信仰與中華文明之間具有一種本質聯繫的論證,無論在中 共意識形態下,還是在某些神學架構內,幾乎都成了禁區。           今天,這種本質聯繫再也不能視而不見、避而不談了。當幾十萬中國知識分子心中流淌著五千年血淚長河,親身体嘗著五千年辛酸苦果,步入了上帝之光,這大光怎能不照亮那五千年﹖悠悠五千年崢嶸歲月,在一顆顆被上帝喚醒的中國人心裡,怎能被遺忘?怎能成空白?            如果說一些生活在海外、在教會內長大或者只熟悉西方神學的人,從來不曾有機會認真思考這個問題,那麼今天,前所未有的神州大使命迫使我們不得不思考了。            一﹑從福音本質看,基督信仰與中國五千年是格格不入還是息息相關?            基督教作為一種宗教,誕生不到兩千年,成長於西方,確實與中國五千年歷史文化不甚相關。那些認為基督教是基督教、中國史是中國史、兩者扯不到一起的人,不管 是無神論民族主義者,還是基督教神學家,也不管他們是有意還是無意,顯然都是從這個角度,將基督教僅僅視為一種具有特定歷史傳統、時空範圍、組織結構和專 門術語的宗教。            然而沒有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會同意,他(她)的信仰只是這樣一種宗教。基督徒相信那自有永有﹑全知全能全善的造物主,祂道成肉身,入世拯救罪人,成就了千古預定的普世救恩。在這個意義上,基督信仰與中國五千年,就有一係列本質關係﹕            按照聖經的上帝觀,上帝從來不僅僅是以色列人的上帝,乃是萬族之本(《徒》17:26),人類之光(《約》1:4),普世之王(《詩》47:2,8)。“難道上帝只作猶太人的上帝嗎﹖不也是作外邦人的上帝嗎?是的,也作外邦人的上帝”(《羅》3﹕29)。           按照聖經的啟示觀,上帝的一般啟示遍及宇宙(《詩》19),詰問文化(《徒》17:23),廣佈人心(《羅》1:19),“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祂離我們各人不遠”(《徒》17:27)。            按照聖經的歷史觀,上帝是全人類歷史的主宰(《徒》14:16﹔《詩》29:10;《耶》10:10);現今人類都是挪亞的後代;創世記前十一章記載的人類共同史,有可能在任何一個足夠古老的文明中找到痕跡。            顯然,上帝自古也是中國人的上帝,在中國也有主權作為﹔中國文化中也有上帝的一般啟示﹔中國人也是挪亞的後代,中國古經中也可能有創世記前十一章的痕跡。           二﹑從宣教策略看,福音要同中國歷史文化分離,還是進入中國歷史文化領域?           有人說:只傳耶穌就夠了。熟悉我的人知道,這正是我的固執;聽過我佈道的人也不會懷疑這一點。那我為什麼還要探討中國五千年呢?聖經說:預備主的道,修直祂 的路……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耶和華的榮耀必然顯現,凡有血氣的必一同看見,因為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太》3:3﹔《賽》 40:4-5)。這話今天彷彿是在說中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