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回內地當教師 ──海歸群像(三)

天靈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背景:作者原任教於國內大學。1993年底,赴香港攻讀博士。在香港就讀期間信主,並在一家基督教機構兼職編輯與書評撰稿人。先後參加過英國聖公會、美國浸信會、北角宣道會與普通話聖經教會禮拜與團契,1999年回內地大學繼續任教。        我原在國內的大學任教。1993年底,我赴香港攻讀博士學位,1999年回內地大學繼續任教。為什麼我的同學博士畢業後,都紛紛轉向北美、澳洲等地發展,我卻回國了呢? 一、回內地工作的原因        選擇回內地工作,和我一直以來的內心追求有關,更和我在香港讀書期間信了主有關。        我一直覺得,自己的國家與民族災難深重。無論現在的中國表面多麼歌舞昇平,我都無法忘記她經歷過的苦難,也擔憂著她的現在和將來。我在香港看到,無數的香港 基督徒和西人基督徒,或者為中國政府禱告,或者到中國內地扶助孤兒院,或者向地震災區運送物質……我都深受震撼。看到他們的所為,我想,我不是更應該為同 胞做點什麼嗎?        而且,我瞭解自己的國家,瞭解學生需要什麼。我知道自己可以憑藉專業訓練,和從神而來的信仰,做些有益的事情。我一直深 信,想要擁有美好生活,社會想要獲得健康發展,離不開基督教。我願意更多的國人認識智慧、慈愛和全能的救主。因此,我確信自己回內地工作的意義,就是幫助 更多的人擁有美好的人生,幫助社會有更好的發展。如果要我像我的同學一樣,畢業後去西方國家,雖然可以得到一份滿足個人生存與興趣的工作,我卻不太確定, 這對社會有多大意義。 二、回內地工作的預備        當初赴香港,與其說是去讀書,不如說是去尋找信仰。我所研究、探討的個人與社會發展問題,在信仰中找到了答案。我發現到,教育不能完成的任務,即讓個人與社會健康發展,基督信仰卻可以達成。        博士學位帶給我的是專業技能,信仰帶給我的是生命再造與人生方向。帶著這樣的確信,我的歸國預備,就放在信仰對自己個人生命的造就上。        我相信,任何社會變革,如果沒有以社會主体生命的再造與更新做前提,都將因社會主体生命的墮落與脆弱而流產或被腐蝕。中國改革開放30年的實踐,已經顯示,各種經濟腐敗與道德失序,都是始自人性的沉淪與無助。         所以,如果想更好地服務大眾,僅有高學歷與專業訓練是遠遠不夠的。我必須有生命的更新。這種更新,包括醫治我以往經歷的種種傷痛,也包括對付我的罪。         追求在主裡新生命的成長,是我在香港幾次轉教會的原因。起初為了瞭解比較原汁原味的基督教信仰,我參加了香港的英國聖公會。後來為了更好地學習聖經,我轉到了有主日學的美國浸信會。         為了熟悉中文聖經和中文禱告,我又轉到了北角宣道會,並參加普通話團契。歸國前,我得知有個成立不久的普通話教會──聖經教會。於是趕到那個教會,參加了幾 次禮拜。在回內地工作後,也一直和這個教會保持聯繫。後來每次赴港,都參加他們的禮拜與團契,獲得他們很多支持、造就。        我在香港還加入一間基督教出版機構,做兼職編輯,通過校對聖經、屬靈書籍,以及為上百本屬靈書籍撰寫介紹,我內心的傷痕獲得醫治,我對神的認識與歸屬也日漸加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