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內觀禪修的本質

星余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2009年7月25日的《澳洲新報》周刊1087期,封面以“体悟自我、擁抱當下”為題,推介內文《從內觀Vipassana學習生活的藝術》。我之所以 注意到這篇文章,首先因為我是傳道人,對大眾媒体中宗教性的訊息應予關注。其次因為近來幾位私交和教會的慕道友,都向我提及,他們或在公司,或通過家人, 接觸過靜觀或瑜伽等帶有宗教色彩的修習方法(雖然宗教性已淡化)。我因而鄭重瀏覽了一批相關網頁,察覺到此類宗教正以相當高的姿態推介自身。         《從內觀Vipassana學習生活的藝術》這篇文章的作者名蘇曉晴,自述是一位來自台灣的雅皮女士,生活頗為逍遙,內心卻不平靜。她一方面為了擺脫失戀的陰影,一方面受“提高情緒控制力和心靈敏感度等”的吸引,參加了十天的免費內觀禪修課程。           作者說,即使在課程結束後,自己對內觀並不完全認同。在禪修過程中,她也對某些理論頗為懷疑。但是,內觀技巧確實對她有不少幫助和影響,比如恢復和保持內心平靜,提高自信和專注等,因此認為值得撰文推薦。            能帶來心靈的平靜與解脫,這對於身心飽受困擾的現代白領,是特別有吸引力的。更何況,課程完全免費(只有“自由奉獻”),也不要求加入任何宗教組織,obligation free(一切自願)。但是,內觀禪修,真的是這樣健康、單純嗎?            我倒是覺得,正是這健康、單純的假象,使人極易忽略內觀禪修的宗教本質,以致陷入邪惡的陷阱而不自知。 這樣也能稱“科學”?           蘇女士文章伊始,列舉內觀能吸引人之處:           1. 沒有任何宗教色彩。 2. 實用性高。 3. 技巧科學。           可是我讀過全文、深入研究後,對其中的第一點、第三點,實在難以認同。            作者認為,內觀禪修沒有任何宗教色彩,在練習期間,沒有任何的膜拜、幻想或頌咒的程序,也不要求入教,因此“適用於全世界不同教派或不同年紀的人”。但是很明顯,作者對“宗教”的定義,只涉及了宗教的某些表象,對宗教的本質並無認識。           而內觀禪修的理論,單憑作者的簡單介紹,已是如假包換的佛教,因之不但以釋迦牟尼為創始人,更將靜觀的整套方法,建立在佛教的基本教義上。甚至在解釋現代人 為何不快樂時,也完全使用佛教用詞(貪、嗔、痴)。因此,內觀禪修雖無現代人所排斥的宗教禮儀和入教壓力,卻絕對要求修行者接受其背後的世界觀,及其對修 行經驗的闡釋,實際是對佛教進行了高明的軟性銷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