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後現代思潮影響下的基督教神學

莊祖鯤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其實在基督教圈子裡,受後現代思潮影響最深、最早的,乃是神學方面。因為任何的思潮都是先由學術圈子裡開始醞釀的,然後才會逐漸影響到社會大眾。所以“後現代”現象固然是這二、三十年才受到注意,其實早在一百多年前,後現代思想已經開始影響了基督教的神學發展。 啟蒙運動與自由神學          當啟蒙運動及理性主義在歐美獨領風騷時,基督教的神學思想也自然深受其影響。首先,產生了所謂的“自然宗教”的自然神學(Deism),英國哲學家洛克 (John Locke, 1632-1704)應該算是始作俑者。他們一方面強調神的存在及道德律是可以用理性來論證的,但是又否定以聖經及教會信條為骨幹的“啟示宗教”。對他們 而言,神蹟及預言的應驗既然不合乎理性,因此,都是迷信或無稽之談。在美國開國元勳中,如傑佛遜、富蘭克林等人,大多是自然神論者。          但是,也有些人不滿于自然神論者,將宗教變成淡而無味的哲學了,于是想另闢蹊徑。被稱為“現代神學之父”的士來馬赫(Friedrich Schleiermacher, 1768-1834),就是最典型的代表人物。他雖然強調宗教体驗,但卻鄙視他認為不合時宜的教條和教義。基本上,他否定一切所謂超自然的事物,如神蹟及 耶穌的道成肉身等,也否定代禱的功效。後來的自由派神學家,都採用他的觀點及思路。他們共同的特色是:          1.對現代思想的觀點完全認同,並想照著現代知識來重建基督教信仰。          2.強調每個人都有批判和重建傳統信仰的自由,很多人因此背離了傳統信仰的教義。          3.自由神學的重點在于基督信仰的實際和倫理層面,因此,後來發展出所謂的“社會福音”。          4.他們藉著聖經批判學的研究,否定聖經是超自然的啟示。           換句話說,自由神學將神的“超越性”(Transcendence)完全一筆抹殺了,而只一味強調信仰的“臨在性”(Imminence)。李察‧尼布爾 (Richard Niebuhr)也曾一針見血地批評自由神學的基督教,乃是“一位沒有義憤的神,在一位沒有十字架的基督的協助下,將沒有罪的人帶入了一個沒有審判的國 度。” 後現代思潮與“新正統神學”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敲響了現代思潮的喪鐘。因此,啟蒙運動所帶來的樂觀主義、古典自由神學及社會福音,也都一併被掃除殆盡。隨之而起的後現代思潮,則孕育了二十世紀風雲一時的“新正統神學”(Neo-orthodox)。          其實新正統神學,是受到一位沒沒無名的”憂鬱的丹麥人”祈克果(Sor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