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只管跟隨羊群的腳蹤去——屬靈閱讀:改變時代風氣

慕香柏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這是個怎樣的世代?        有句話說:你的思想怎樣,你的為人就怎樣。它表明了一個事實,就是我們的行為,會受到我們內在精神與價值觀(即我們的世界觀)的支配。那麼,支配當代人內在 精神與價值的思想,有哪些呢?舉其大者,有唯物主義、個人主義、相對主義、物質主義、享樂主義、科學至上主義、達爾文主義、後現代主義、新紀元主義,等 等。這些都是當代人心中的偶像,是福音廣傳最大的攔阻,是撒但國度最頑強的武器。           相對於撒但國度的擴張,教會似乎正在丟盔棄甲,在各個領域節節敗退,無力拓展屬天國度。對此,許多教會不自知,許多信徒也不自察,甚至在有意無意之間,會認同世人的價值觀和思維方式……          從外在看,撒但用各種計謀,讓人陷入忙碌、浮躁和淺薄中。競爭壓力、影視快餐、流行文化,以及各種誘人的感官消費等,都讓信徒在時間、精力、智慧、才能的運用上,成為“不義的管家”(《路》16章)。          從內在看,美國哲學家馬爾庫塞,在他的著作《單面人》中描述了一種“單向度”的人,這種人喪失了批判社會現實的能力,他們對幸福的意識,完全建立在對商品的 占有和對自身感官的滿足上。他們的生活特徵,就是按照廣告來放鬆、娛樂、行動和消費。許多信徒實際上就陷在這種任魔鬼擺佈的可憐境地。          面對撒但這種內外夾攻,當代教會陷入了非常的困境:歐美諸多昔日輝煌的大教堂,正在日益淪為“空城”,甚至被改為清真寺;傳福音變得日益困難;有的教會淪落到按立“同性戀牧師”;信徒的離婚率和非信徒幾乎相同;信徒在各方面失去分別為聖的見證,等等。真是讓人慨嘆!           面對這樣的情形,我們不能只傳膚淺的福音,簡單地讓人受洗、做禮拜,卻不帶人認識整全的福音真理,改變我們的世界觀。因為,如果生命的根基膚淺,信徒根本無 法“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林後》 10:4-5)。 中國教會真的復興嗎?           根據一些非正式的統計,中國教會似乎正在經歷 一場屬靈的大復興,國內的信徒大量增加,號稱達5到8千萬、甚至更多。可惜的是,根基大多相當薄弱,因此也缺乏更新社會的能力。與教會歷史中歷次大復興對 比,就可知道現今的慘淡與可憐——那些大復興,往往給社會帶來從屬靈層面到社會公義、道德、教育,乃至經濟與民生的全面救拔與提升。無論是宗教改革運動, 還是英美大復興,都是如此。          我並不是主張,中國教會要大張旗鼓地參與社會關懷事工,以祝福社會──那應該是教會生命成長後,相對次要、水到渠成的產品。中國教會目前也沒這個條件。基督信仰強調的,是對個體靈魂的救贖。藉著每個生命的歸正與改變,止住罪惡,施行公義,廣播誠實與慈愛。          然而,整體上中國教會的生命見證還很微弱,社會上諸多罪惡、敗壞,很少因我們而改觀。其原因很多。從教會的內部建造上看,許多基本的解經書與屬靈經典書籍, 因中國的特殊國情,連漢語譯本都沒有。很多教會,甚至根本不知道,主藉歷代聖徒賜給我們的,是何等豐厚的屬靈產業!根基薄弱、混亂,且盲目樂觀,應該說是 中國教會普遍存在的危機。          同時,上帝卻把韓國放在我們身邊,叫我們這“天朝帝國”謙卑一點。韓國信徒占總人口近四分之一(我們中國至多 5%)。韓國信徒質量也較高,派出的宣道士,總人數僅次於美國。就人口比率而言,則居世界之冠。而韓國社會在政治公義、經濟、技術、人均收入、教育、環保 […]

No Picture
事奉篇

讀書與文化使命

陳宗清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20世紀中葉以來,歐美社會世俗化加劇,傳統價值分崩離析,針對這樣的現象,基督教圈內頻頻出現“文化使命”的呼聲,而“基督徒應主動關注社會和文化”的話題,也在華人教會中引起巨大的迴響。            顯然,若要履行文化使命,首先必須瞭解文化潮流與資訊,而“讀書”就成了知識分子基督徒不可推諉的責任。 錯誤的屬靈觀           自由神學一度盛行於19-20世紀,高舉理性,貶抑聖經的權威,當時東西方的教會莫不受到這種思潮的衝擊。為了反擊理性掛帥的神學,有一種錯誤的屬靈觀在教 會中逐漸成形,即追求知識會讓基督徒在信仰中迷失,或認為“神學知識”會妨礙基督徒的靈性。結果,“反神學”或“反智主義”在保守的教會形成一股洶湧的逆 流,使基督徒對“知識”產生偏差的態度,甚至走入“神學無用論”的極端。           這種偏差的屬靈觀把“教會”與“世界”對立,把“靈”與“魂”視 為絕對抗衡的兩個領域。如此一來,知識的積累被理解為“魂的追求”,學術的鑽研探索被劃為“世界的活動”,與教會的建造無關。時間一久,社會走其“陽關 道”,而教會自走“獨木橋”,二者儼然無關。但從社會整體而言,教會無異成了邊緣團體,對主流文化起不了任何作用。 聖經的教訓與榜樣          關於“知識”,究竟聖經怎麼說?          在 《哥林多前書》,保羅論及“祭偶像之物”時,寫道:“我們曉得我們都有知識;但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愛心能造就人。”(《林前》8:1)這句話是否意 味保羅反對知識?若詳細分析,顯然保羅在此絕非反對知識本身,而是提醒那些有知識的人,若不當地運用知識,會叫軟弱的弟兄跌倒。           毋庸置疑,保羅是第一世紀最蒙神重用的使徒。他寫了13封書信,帶給教會無比的祝福。為何保羅可以如此被主使用?原因很多,但其中不可忽視的一點,即是他淵博的 學問。他曾經在雅典的亞略巴古,與希臘的哲學家們辯論,這是當時極少基督徒能作到的。在面對生命最後一段旅程時,他仍然不忘吩咐提摩太,要把他放在特羅亞 的書卷帶給他(《提後》4:13)。可見得,他一輩子都注重讀書研究。           再看舊約的例證。“五經”的作者摩西,由於在埃及王宮中成長,所以 學了埃及人一切的學問(《徒》7:22),至終成為傑出的領袖,並且為神的子民寫下不朽的律法書。以賽亞先知描繪說,耶和華的靈必住在彌賽亞身上,使他有 “知識和敬畏耶和華的靈”(《賽》11:2)。《何西阿書》強調:“我的民因無知識而滅亡”(《何》4:6),可見得,正確的屬靈知識是討神喜悅不可缺少 的素質。 時代思想對歷史的重大影響           2009年是達爾文200歲的冥誕,也是《物種起源》發表150週年的紀念。“進化論”對過去100多年以來人類思想所產生的影響,是有目共睹的。至今媒體中仍不斷炒作“進化論”的議題,因為它不僅是生物科學的核心課題,更是對人生信仰詮釋極具關鍵性的指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