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德國華人學生宣教工場初探──中短期宣教隊與當地宣教士的配合事奉

朱樂華 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接力式宣教         在中國留學生的眼中,東德原不是一個令人嚮往的地區。1989年中國發生六四事件後,大批學生湧出國門,不斷為出國留學尋找新的出路。同年,柏林圍牆倒塌,德國走向統一,原來的東德開始重建,中國學生開始注意東德(現稱德東)的學校。         美國“九一一”事件之後,進入美國的中國學生減少。許多學生轉往歐洲。德東的中國學生激增。美國華人教會對德國的華人學生宣教事工開始重視,許多教會及團体 認領德國不同的地區,作為重點服事、援助的對象。有的每年差派短宣隊,在特定的地區向學生傳福音。也有的差派為期一兩年的傳道人去建立教會。近來,更有接 力性的中期宣教(或稱季宣)小隊,去關懷這些地區的學子。歐洲華人學生宣教的事工,似乎欣欣向榮,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        事實上,廿多年前,德國的華人學生福音工作,已由英倫華僑佈道會,及海外基督使團開始(註1)。多年來,雖頻有短宣隊從美國及遠東來到,真正長期投身進入德國的華裔宣教士,卻仍屈指可數。從華裔人數與傳道人(宣教士)的比例來看,在德國宣教的工人實在太少了。         筆者服事的教會,在過去十多年中,每年都差派同工前往華人學生較少的芬蘭,與當地的華人基督徒同工,並協助建立了赫爾辛基華人福音教會。最近這次,我們有近 三個月在歐洲,在德東有七週,稍稍瞭解了這些宣教工場的需要。因而將心中的一些想法寫下,與同受聖靈感動,對這塊禾場有負擔的弟兄姊妹和教會分享。         如眾所知,短宣能達到的效果有限。許多短宣隊在熱心傳福音中,作了美好的見證,帶領人信了耶穌。但短宣隊走後,初信者卻因缺少跟進,失落的比例很高。         有鑒于此,許多熱心的信徒,或剛退休的信徒,開始出來作一至三個月的宣教工作。如果不同的幾個團隊,前後相接,固定關懷某個地區,此即所謂中宣(季宣)接力。那麼對于宣教工場來說,就等于有了長期的宣教士。這種方式,是短宣的延伸,可以說是一種新的宣教形式。         以往交通不便,費用昂貴,要從事宣教工作,莫不作長期宣教的安排。近年來,交通、電訊發展迅速,世界已形成地球村的型態,短期宣教應運而生。 協調與配搭         按說,長期及短期宣教,應該相輔相成,使宣教工作更趨完善。然而如果配合不當,往往造成反效果。         當大家看到工場的需要,會有許多人力、財力的投入。為了避免某些地區有大批團隊湧入,而某些地區卻缺少人去關懷。由一個機構來對短宣的人力、物力作協調分配,實為必要。         在神的國度中,作為僕人的宣教者,實在是沒有資格自選工場。我們這些願意參與宣道的弟兄姊妹,固然應該尋求神的心意,而整個華人教會,也應彼此配搭,共同協力。         在考慮工場時,不能只以經濟效率、工作成果,作為決定工場的因素,更不能以此作為日後評估成效的標準。否則,以往去偏遠地區的宣教士們,就全不符合今天的宣 教“評估指標”了,因為他們費時、費錢、費力,似甚“愚拙”。而耶穌講的那個一百隻羊失去一隻的故事,也太不符合今天的“經濟原則”了。         另一方面,如果沒有協調配搭,先到某個地區的宣教隊,往往會把該區視為自己的勢力範圍,別人無法再參與工作。雖然對于華裔人數較少的地區,實在沒有多隊進入的必要。事實上,由于短宣的工作產生不了太大作用,如有別隊相互接力,更為實際。 況且現今交通方便,資訊聯絡容易,我們這些參與短宣的人,不能再有“地盤主義”的想法,重蹈以往某些差會在中國宣教的覆轍。同樣,在工場上的宣教士,也不能以為自己是工場地區的老大或先驅,就擺出一副主教臉孔,要所有短宣者(註2)向之報備。         宣教士雖然長駐工場,要照顧好多的聚會點,難免疲于奔命。而且,也不可能兼顧大片工場,倒不如多為地區作協調的工作。短宣者來到,正是宣教士的助力,應該是求之不得的。想想看,以往的宣教士,哪有這樣的幫手?因此,在這個新的宣教形式中,協調配搭何其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