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言與思

波城爆炸案的兇嫌要葬在何方?(王星然)2013.05.13

波城爆炸案的兇嫌要葬在何方? 波士頓爆炸案的兇嫌之一,已經死亡的Tamerlan Tsarnaev終於下葬了。這裡面有一個美麗的小故事。 不久前,情緒沸騰的波士頓民眾在存放Tsarnaev大體的殯儀館前示威抗議,他們一致認為這個殘忍變態的兇嫌不可以葬在波士頓,Cambridge市府(哈佛大學所在地)也隨即發表聲明,不准Tsarnaev葬在其轄區內。到底要葬在哪裡?這成為一個很複雜的政治事件。 那天早上,Martha Mullen,一個住在維吉尼亞州Richmond的女人聽到了這則新聞,她放下了手中正在啜飲的咖啡,反覆思量:“耶穌說要愛你的仇敵,但現在這個穆斯林卻因為他的特殊身份而被眾人厭棄……..”受過神學院訓練的她,從事諮商輔導多年,她感覺到應該為這個素未謀面的人做點什麼。 Mullen聯絡了波士頓警方、Richmond當地的穆斯林殯葬社、以及Tsarnaev的家人,在她的努力奔走下,終於在Richmond北郊找到一處願意收留Tsarnaev的穆斯林墓園,把他的遺體下葬。 自此Mullen成為當地媒體攻擊的對象,面對民眾的質疑和不諒解,她說:“我不能裝作沒事……但任何時候,當你願意跨越種族、甚至宗教的藩籬,伸出援手,和一群與你大不相同的人站在一起,我認為那是上帝的呼召,才能讓我如此行。” 早上,我坐在家裡喝咖啡,聽著NPR(美國國家廣播網)News的報導和Mullen的訪問,我的心也深深地被震動。“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太》5:44-45)

No Picture
成長篇

為“歹人”禱告

劉航        1996年6月,我來到了美國洛杉磯。因為是自費留學,要籌措學費和生活費,就趁着還沒開學,先在茶樓打了3個月的工,每天從早上10點一直到夜裡1點鐘。9月份一開學,我就邊讀書邊繼續打工。很快,我發現,沒有車,我很難兼顧這兩件事。於是我買了一輛舊車,又去考駕照,居然一次就考過了--這在周圍人當中,是絕無僅有的,我滿心歡喜。可是,就在一個星期以後,當我駕車到家,要把車停進我所住的公寓的公共停車場時,卻一不小心撞了另一位相識的中國人的八成新的車。        我的車還沒買保險,所以我得自己掏腰包賠。我陪那位鄰居去了三四家修車廠,估價結果都是七八百美元左右。“我賠你800塊錢,行嗎?”我問那位鄰居,一邊“肉痛”。他看了看我說:“我再考慮一下。”        忐忑不安地過了幾天,他來敲我的門,把一張新的估價單遞給了我。我的天,1500美元!他居然要到城中最貴的修理廠修理!“我剛剛交了學費、買了車,確實沒有這麼多錢……”我好聲好氣地說。        他冷冷地打斷了我的話:“你的情況我都知道,不過,有沒有錢是你自己的事。這個周末我去修車,你付錢,否則我會和你打官司。”         若真的打起官司來,我一定敗訴。無奈之下,我四處挪借,才還了他那1500美元。“碰上他算你倒霉。”朋友們對我說,“那個傢伙對別的中國人也是這麼狠。”        他的車修復一新後,又停在停車場上。過了兩三個星期後,我發現他的車從早到晚都停在原處。偶爾幾次見他早上西裝畢挺地出去,不到中午就回來了。後來才知道,他被lay off(裁員)了。         那時,心中一陣快感,覺得上帝替我報復了他。        這件事是我決志信主後不久發生的。身為初信者,生命尚幼,對他這種“歹人”確有報復或幸災樂禍之心。但有一點,自從我信主後,我就決心遵照主耶穌的教訓,徹底順服遵行祂的話。         一個月以後,在一次禱告會中,牧師要我們學習為“最不喜歡的人”代禱。我立即想到了那位鄰居。我之所以能不假思索地想起他,是因為午夜夢回,或每次見到他的車子時,他的嘴臉已不知在我腦海里出現過多少次了。         那次禱告會,可以說是我信主後最困難的一次禱告。我本來就很少為人代禱,更何況為這種人!一想到他在我經濟最窘困的時候,明知我的境況,不僅不同情,而且落井下石,我的心中就很憤怒。然而,我的憤怒被另一種東西壓倒了,主耶穌的話浮現在我的腦海里:“……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什麼賞賜嗎?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嗎?……”(《太》5:44-46)         我雖心中極不情願,但我深知主的吩咐必須單純順服,否則怎能算作基督的門徒?主耶穌饒恕仇敵、為釘祂十字架的人禱告,我當效法。我終於平靜下來為那位鄰居禱告,因不太知道怎樣講,禱告的內容很簡單,只是說:“主啊,求你讓他找到工作!”       幾天後,那個人真的找到工作了。他的車,也不再整天趴在那兒,而是天天早出晚歸。        我不知他找到工作是否因為我誠心的禱告,但這件事卻使我自己的生命有了極大的轉變。我開始領會饒恕和代禱的喜樂,也經歷了生命成長的愉悅。對上帝、對自己的認識都有了突破,心中的恨也被超越了,猶如重擔卸下,頓時輕鬆開朗起來。我並且體會到:信而順服,生命才會成長;立志遵守耶穌的命令,聖經的話才不僅僅是道理,而是生命的糧。□ 作者來自北京,現在美國洛杉磯讀書。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