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快樂的蒲公英

李伏陽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一       來美國之前,我和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到後海划船,去爬香山。那些快樂的日子,我的一雙兒女,羊羊和羔羔,記得非常清楚,至今仍是跳著腳、揮著手,向我描述。        北京,這座承載著深厚文化的古城,是我的故鄉。        外婆家的四合院,坐落在現在北京的南城,在那裡我度過了美好、快樂的童年。         我忘不了院子裡的那棵棗樹,屋檐下的那個喜鵲窩。          我忘不了北屋後面那三棵花椒樹,還有一條輕輕流淌的小河。忘不了挺拔在河邊的楊樹和柳樹。夏天,油綠油綠的楊樹葉子上面,一顆顆小水珠閃爍著晶瑩。          我忘不了那滿眼麥田的翠綠,忘不了雨後的彩虹,和夜間的蛙聲。忘不了藍天上一簇簇白雲,和傍晚在天上燃燒得像火一樣的晚霞。          每到“五一”、“十一”,父母就帶我們去北海、頤和園、中山公園玩。公園裡有上百年的紅牆綠瓦,上千年的參天古樹。北京就像一位大家閨秀,即使在貧窮的年代,也散發著優雅與大氣。         我一直以生在北京、長在北京,而感到有一種優越感。但這20年來,北京的變化太大了。許多人覺得北京變得現代了、時尚了,但在我的心裡,她已不是原來的她 了。她失去了昔日的韻味,我失去了許多的靈感,甚至有時都有點麻木。我迷失了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迷失在用鋼筋水泥鑄成的森林裡。         我像一顆小小的蒲公英的種子,帶著小小的生命,不知應該飄往何處! 二         帶著這樣的空落,帶著這樣的疑問,同時也帶著一種尋找,我帶著羊羊和羔羔,坐了13個小時的飛機,來到了美國。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審視著這個城市。        這裡的街道基本上沒有什麼人,街面乾淨、整潔。除了機動車道,路面全部被綠綠的草坪覆蓋著,還有黃色的、粉色的、紫紅色的花兒,點綴在其中。        這裡的車沒有北京的多,這裡的空氣很新鮮。在這裡買東西必須上超市,在這裡開車要更有規矩。在這裡每天你都能見到不同膚色的人,這裡是孩子們的最愛——他們每天都像輕盈的小鳥,沒有很重的學習負擔,按著自己的情趣、性格,自由地成長……         然而,這裡也沒有我過往的蹤跡,也沒有我的回憶。 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