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無歌之時的歌聲

曉欖 我怎能當主編?      2002年初,我被邀請參與教會期刊的服事,承擔主編的職責。參與文字事工,我願意,可是作主編,我卻是一百個不願意幹。掙扎了約兩個月,一天,神給了我三段經文:《哥林多前書》1:27-29,《哥林多後書》12:9-10,和《民數記》32:11。           尤其讀到《民數記》的那段經文時,像有錘子敲在我心上:你若不專心跟隨神,就會像倒斃在曠野的以色列人一樣,斷不得進入神的安息。于是,我心不甘、情不願地決定全力參與這服事。          在服事的過程中,神用祂的大能大愛遮蔽我,扶持我,使我經歷了許多恩典,信心也有成長。編輯團隊的同工,也對我非常支持和包容。我經歷過高峰,有過非常感恩、自豪的時候,也不斷遇到挑戰、挫折,有許多軟弱和掙扎。          因缺乏一個主編最基本的能力和素質,我常常不得不面對自己能力的極限。主編是一個領導者,這更是我最怕的。每想到要走到人前,暴露在眾人的目光之中,我內心就產生一種極大的恐懼。          雖然神不斷地用祂的話語鼓勵帶領我,我也清楚知道,這是神的事工,我所要做的只是順服。我還是從心底裡不願意幹,常常抱怨。尤其是當遇到挫折時,更是怨氣連天。          我想不通既然神那麼愛我,為甚麼專要我做我最怕的事。我對神說:”神啊,你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你明知我最怕的是什麼,明知我的個性和素質都不合適,你又不給我作領導的恩賜,卻偏偏讓我作主編。你不是專門和我過不去嗎?”常常是越想越委屈、越沮喪。           有一陣,因在工作、家庭和服事中,不斷遇到不順心的事,我漸漸陷入非常抑鬱的狀態。各種負面的想法不斷湧現,糾纏不休。上班時,必須強迫自己集中精神,才能夠把工作完成。          從理念上我相信神的應許,也盡力堅持每天的讀經、禱告和靈修。但我感覺不到神的同在,所能看到的只有困難,感覺到的只有痛苦。我好像被重重黑霧包裹著,見不到一點亮光。 不如死了算了          一天下班的路上,我想著遇到的困難、委屈,越來越喪氣,覺得自己活得太累,已是筋疲力盡了。我對神說:”神啊,你讓我死了算了!”但得不到回答。          突然我想到:如果我不作基督徒,就可以不做不喜歡做的事,處理人與事也可以隨心所欲,豈不活得輕鬆痛快得多嗎?於是我決定第二天就打電話辭去主編職位,以後不再去教會、團契了。這樣想著,心情竟平靜下來了,就開始計劃怎樣找工作離開新澤西。          正在這時,我突然想到:如果離開教會,離開神,將來呢?豈不是要下地獄嗎?我想了想,下了決心:”下地獄就下吧,這個基督徒我是不當了!”然而,像是黑暗中 的一絲微光,《希伯來書》7:25出現在我腦海裡:”凡靠著祂進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因為祂是長遠活著,替他們祈求。”看來,這個地獄我是下不 了啦!我想,無奈中,也覺得一點輕鬆。          接下來的主日崇拜中,神藉著詩歌和信息安慰鼓勵我。但是詩歌我不敢放聲唱,牧師帶領大家做願意跟隨神的禱告,我一個字也不敢講。在全知、聖潔並掌管我的神面前,許這些我做不到的願,有什麼意義呢?          我非常難過。一方面,發現過去在神面前和人面前所說的一切豪言壯語,那些自以為堅強的信念,如同美麗的肥皂泡,輕風一吹,就破碎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我曾自以為信得很認真、很虔誠,也認為自己很堅強,實際上卻是這樣不堪一擊,就敗得這樣徹底。          我的自信,轉眼之間就崩潰了。同時,我開始意識到自己蒙了多大的恩典:如若不是神的憐憫,我已走在沉淪之路上了。雖然我悖逆失信,神卻信實,要救我到底。這愛給了我希望和走下去的一點勇氣。          神實在是非常憐憫我,不斷地用聖經的話語、信息、見證、詩歌、書籍等,鼓勵支持我。我的心情漸漸好起來,卻開始面對一些問題:我失敗了,神到底怎麼看我?我存在的價值何在?我為什麼活著?活著的意義是什麼?等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