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友誼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在我每個朋友身上都有某些東西,是只有其他朋友可以將它激發出來的。我沒有辦法光憑自己就徹底發揮,我需要自己以外的其他光芒,來引發出自己所有的層面。 現在威廉斯(Charles Williams)死了,我將再也見不到托爾金(J. R. R. Tolkien)對他所說的笑話的反應了,更別提托爾金不再能被他激發更多的光芒(編註)。對我來說,當威廉斯走了以後,我得到的只是更少的托爾金…… 由此觀之,友誼展現出一種“相似又相近”於天堂的榮耀——在天堂有廣大蒙福的群眾,其多不可勝數,彼此增加這對上帝的擁有,因為每個靈魂都由各自的角度見到上帝,並且毫無疑慮地向其他人分享他所看見的。正如一位年老的作家所說的,這就是以賽亞的異象中,天使撒拉弗要彼此呼喊:“聖哉,聖哉,聖哉”的原因(《賽》6:3)。 當我們彼此越分享天上的靈糧,我們所擁有的就越增多。 ——C. S. Lewis, The Four Loves(Harcout, 1960), p.61-62. 編註: 從1933 年到50 年代末,魯益師、托爾金(J.R.R.Tolkien)、查理斯.威廉斯(Charles Williams)和雨果 · 戴森(Hugo Dyson)等,每週在17 世紀開始營業、附屬於牛津大學的小酒館The Eagle and Child 集會,閱讀並討論各種材料,包括彼此未完成的作品。參考閱讀:臨風,《藉著陽光,我看見了一切 ——回顧護教大師魯益師》,《舉目》66期。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林萃語——記憶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不要告訴我,說記憶是種“幻象”, 我們現在所目睹的事物,憑什麼就務必要比我們隔著十年的距離所回顧的事物真實?相信當你走近地平線上藍藍的山脈時,山脈紋路依舊幽藍如故,這的確是一種幻 想。但是,五哩以外看山,山是藍的事實,與入山時, 山是綠的這事實,同樣都是美好的事實。——C. S. 路易斯,《致馬爾肯書》,第22章。         那是麥肯在最美的夢中才能想像的地方……景象如畫,香氣醉人,而他的腳彷彿有自主意識般,又帶他回到走道並走上前廊。百花四處綻放,花香與香草植物的強烈味道所混合的氣味,喚起他早已忘懷的記憶。……        如今他面臨另一個兩難的問題。當你來到上帝可能在的屋子門前時,你該怎麼辦?上帝應該知道麥肯到了吧?或許他應該就直接走進去自我介紹,但那似乎也同樣荒謬。而他又該如何稱呼祂?他應該叫祂天父、全能的神,還是上帝先生?他是不是最好俯身敬拜? ——保羅‧楊,《小屋》,108-109。         當我將自己的掙扎和錯失交給神,也呈上我的痛苦,神就能夠給我一個可述說的故事——一個神能夠使用、榮耀祂的故事。……同樣,當我單純地選擇順服,神往往向我顯明,我緊握的東西帶給我的傷害,比我放手時感受到的痛楚要深。 ——羅亞絲莉,“恩典也有傷人時”,《靈深一席談》第3期,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