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發言?不發言?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冬青        我參加的主日查經聚會,帶領者每次都會提出一些開放式問題,請弟兄姊妹討論,就是根據剛剛查考過的經文,請大家思考如何將其與生活實際相結合,基本上沒有統一的答案。比如,查過大衛犯罪的經文後,思考“信徒在平時的生活中如何警醒?”        我發現,參與討論的,往往是教會的同工。雖然帶領者常常呼籲大家參與討論,但積極響應的平信徒寥寥無幾。聽說某華人教會,每逢此時便採取“轉筆”的方式,筆尖指向誰,誰就必須發言。        為什麼一般弟兄姊妹不願意參加此類討論呢?我作為信主十多年的“資深”平信徒,談談自己的看法及經歷的掙扎。        我的經歷大致可分為幾個階段:從最初的沉默到開始發言;從開始發言到發言即開炮;從發言即開炮到再次閉口不言;從閉口不言到甘心傾聽,並積極、謹慎發言。 從最初的沉默,到開始發言        我最初不願意參加查經討論,覺得參加聚會是要受牧養。講聖經、參與討論,應該是同工們的事情,平信徒沒有資格東講西講。於是作“謙卑”狀,基本不發言。        隨著學習,我開始明白,信徒都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都要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參《彼前》2:9)。        雖然我自卑,覺得自己的表達能力不夠好,也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肢體中的那個闌尾,說話未必對別人有幫助,但想到聖經話語必須遵行,恐怕聚會中不發言,上帝不喜悅,再加上和教會弟兄姊妹逐漸熟稔……我開始打破沉默,對一些問題發表自己的看法。 從開始發言,到發言即開炮        我所在教會的大部分弟兄姊妹,或多或少都有些神學背景,大家常常各抒己見,沒有統一的看法。        沒有受過系統神學訓練、自認為超宗派的我,認為信仰的核心就是信心和恩典,很反對強調行為和律法。每當我聽到強調做法或行為,卻沒有提到信心和恩典時,都會提出質疑。當其他弟兄姊妹發言時,我也不注意傾聽,只想著自己該如何措辭,如何反駁。        當其他弟兄姊妹聽了我的觀點,提出不同的意見時,我就會再反駁……於是,往往一開始討論,我就像一個炮筒,發射砲彈般地發表看法。 從發言即開炮,到再次閉口不言        其實每次發生爭論後,我都後悔不已:“怎麼我講話如此沒有愛?沒看到自己眼中的樑木嗎?剛才如果閉嘴就好了……”然而同時我又覺得冤枉,“明明我說的是真理!對方是錯誤的嘛!大家怎麼就沒認識到呢?”         在參與討論時,我一方面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講錯話、成為笑柄,另一方面非常希望自己的發言能帶給弟兄姊妹幫助。結果顧慮太多,一發表看法就緊張,有時說話都是帶著顫音。        漸漸,我對討論產生了恐懼。        於是在聚會中,除每人必做的禱告及唱讚美詩之外,我選擇噤聲,還找到一個藉口:“愚昧人若靜默不言,也可算為智慧”(《箴》17:28)。其實,我心裡對不同的見解仍有論斷,只是為了不傷害別人和自己,把想法強壓下去而已。 從閉口不言到甘心傾聽,並積極、謹慎發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