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我們該如何看待次貸危機?

老漫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次貸危機的原委         現今的全球性經濟風暴,導火索是美國的“次貸”危機。什麼是“次貸”呢?筆者正好在美國一家最大的發放次貸的信用卡公司工作過,對次貸有過一些近距離的接觸。         次貸的英文是Sub-prime,對應於Prime和Super-prime。Prime是高級和精華的意思,也就是,Prime級別的貸款人有比較高的信 用度,他們賴帳不還的比率非常低;而Sub這個前綴詞,在英文中就是次等的意思,那麼,Sub-prime級別的貸款人,信用度就比較低了。向他們發放的貸款,就屬於“次貸”,壞帳可能性非常高。          那麼,我們自然會問一個問題,銀行為什麼要冒險,向很可能不還帳的人發放貸款呢?答案很簡單,公司業績要增長,行業競爭又這麼厲害,就必須開闢新的領域和新的用戶。如果沒有大量的貸款,哪來大量的利息?如果沒有利息,哪來業績?         於是,近十年,銀行大膽進入了“次貸”市場。當然,銀行同時也發展了各種分析工具,訂下了苛刻的條款,確保壞帳的比率不會過高,以致銀行“得不償失”。          一般來講,屬於次貸市場的家庭和個人,多是美國的窮人,收入非常低,例如一些黑人家庭,偏遠地區小城鎮的白人家庭,和沒有信用歷史的新移民家庭,如西班牙裔 等。銀行就找到這樣的家庭,對他們講:“你們不是沒錢,又沒有信用,因而買不起房嗎?沒關係,我們願意貸給你。利息也還不起?沒關係,第一個月免,下三個 月只按3%的利率算。如果這樣,你還怕失業了還不起貸款,還是沒關係,因為,你看,房價一直在漲,若你實在還不起了,就賣了房子,還能賺一筆!”          於是,很多這樣的住房次貸就發放出去了。          既然房貸公司能夠使越來越多家庭買房(當然,這些公司的盈利也越來越多,管理者的獎金也越來越豐厚),會發生什麼事情呢?當然是房價一路上漲。而一路上漲的 房價,又使得買房的和貸款的都不會賠,只會賺(買房的還不起貸款了,把房子一賣就行了;貸款的如果遇到壞帳,把抵押的房子收回來一拍賣就行了)。這樣,住 房的次貸市場就越來越火。          當然,這些地區性的和全國性的商業銀行也看到了風險,所以他們就找到了華爾街的投資銀行大佬。這些大佬把這些風 險很大的次級房屋貸款,包裝成債券的形式,再賣給機構投資人,包括歐盟、日本和韓國政府等。這些債券既然是高風險,那自然是高回報(年息可以達到 12%)。因為美國房市一直很火,所以次級債券市場也就越來越火,華爾街銀行家的分紅也就越來越豐厚。          當然,華爾街的銀行家也看到了潛在的風險,於是就找保險公司為這些債券保險。這些保險公司呢,看到美國房市這麼火,保險金跟白拿的差不多,也就跟著一頭扎進這個次貸之中了。           說到這,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玩過一種撲克遊戲,叫作“說謊話”——就是幾個玩家抓幾副牌,然後,一位玩家扣著出四張牌,說:“這是四個A!”如果你不信,可以 翻開——如果真是四個A,那你就受到懲罰;或者,你也可以跟進,比如說再扣著放上六張牌,說:“這是六個A!”接著,下一家也可以翻開或者追加……真真假 假,很快,大家出的“A”,遠遠超過這幾副牌A的總數,直到有人把牌翻開。         次貸的遊戲就好像“說謊話”一樣,終有人翻牌的!被炒高的房價加上調升的利息,使得越來越多人付不起水漲船高的利息(次貸者多半是用浮動利率來付貸款),這樣,還不起月供而被列入“壞帳”的家庭,日益增多;與此同 時,美國房市開始降溫,這樣一來,次貸的利益鏈條瞬間崩裂了,進入了惡性循環──先是直接貸款的公司,一個接一個地破產(這些公司不僅損失了利息,又因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