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我是“白老鼠”

歐以南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2000年暑假,我全家回台省親,順便嘗了嘗短宣的滋味。自此和“台灣鄉村福音佈道團”(以下簡稱“鄉福”)的總幹事陳文逸牧師,結下了不解之緣。           第二年文逸牧師赴美傳遞“鄉福”異象,我便主動為他安排,在底特律區拜訪各教會。送他去聚會,我一路跟著聽,看到了文逸牧師對建立鄉村教會的執著,非常感動。           他對“鄉福”的委身和熱情,也感染了眾多海外信徒,激起他們對“鄉福”的認同、對家鄉的愛,激起他們想還福音債的心願。在整個過程中,我沒聽到他募款,但各教會的短宣隊、奉獻卻自然而來!          我開始對”鄉福”產生了敬意,願意成為”鄉福”在密西根州的代表,用每月的簡訊,為各個工作區禱告。           文逸牧師與我們著保持聯繫。我和丈夫只要有機會返台,也一定和他碰個面聊聊。聊著、聊著,聊到鼓勵退休基督徒來鄉村服事。文逸牧師急切地盼望我們成為這個新事工的“白老鼠”(實驗品),拋磚引玉,吸引更多的基督徒提早退休,福音移民到鄉村!           我天生有見義勇為的傾向,喜歡救火,哪兒有需要,就想去哪兒。但我的丈夫林博,對回台灣定居沒興趣。我就對神說:“我己經嫁人了,若林博不肯,感動我一個人回台灣,是沒用的。”           神改變了林博的心意,從沒興趣回台灣,到願意破斧沉舟、賣房子搬回台灣!            2004年,林博決定,兩年後要賣房回台灣。我卻卻步了,害怕離開生活了30年熟悉的環境,去面對未知數:萬一這個“白老鼠”實驗失敗,怎麼辦?轟轟動動地回了台灣,發現事實與期盼的落差很大,怎麼辨?到時候我們去哪兒?           因此我向上帝禱告,希望再一次確定,回台灣參加”鄉福”,不是我羅曼蒂克的宣教夢,或見義勇為的下鄉行動,乃是出於上帝。經驗告訴我,上帝會藉著各種方法,顯明祂的心意。           不久,在美國參加服事街民的短宣時,我竟去問一個流浪漢:若台灣宣教失敗怎麼辨?           他說:“買來回票呀!不成功就回來嘛!只要輪子在走動,一定會有路的。別擔心,只有去了才會知道。”           我又問上帝:民間信仰、拜祖先、拜偶像的思想,是那麼深入台灣人的心。要改變他們,談何容易?而且我對這些絲毫不懂,我也不會講方言,不會趕鬼,回去有用嗎? 上帝說:那是我的事,我會奪回。           我說,既是如此,還要我回去做什麼?           神說:就把我在你身上的愛,顯給後來的世代看!           原來,神並沒有召我做天國的軍人,祂召我乃是做福音移民,任務是把祂的愛顯明給人看。           我又問:必須現在就搬回台灣嗎?再等幾年,等我的心完全預備好,不行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