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不需擔心

小灶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按同名小說改編、最近上映的《達芬奇密碼》很是熱賣了一下。電影和小說表達的基本意思一樣:基督教兩千年來竭力掩蓋的驚天秘密終於曝光:原來耶穌未死於十字架的酷刑,反而和抹大拉的馬利亞結婚生子;血統被一秘密會社保存至今。        好像為教會騙人的指控繼續作証似的,最近又公諸於世的《猶大福音》,亦轟動一時。根據此卷,原來猶大背上賣耶穌的罪名,是被冤枉了。真相被掩蓋了兩千年,當 然又是教會做的好事!一時之間,風雨飄搖;驚呼“基督教完了!”之聲不絕於耳。甚至很多信徒也頗感困惑:裡面的聲音告訴他們,事情不是這樣的;但外面的問 題又該如何解釋呢?         解釋其實不難,只要你有時間,隨便上網查查,或到圖書館找資料看看,專家學者們的意見不難發現。《達芬奇密碼》與歷史 事實的關係,大約只有《天龍八部》可比;而要根據《猶大福音》來重建基督教歷史,大約就像根據《西遊記》來研究唐三藏取經。但若我沒時間怎麼辦呢?而且類 似的東西日後可能還會出現,我的信仰豈不也要惶惶不可終日──直到我搬到一專家學者附近作鄰居?        所以本文不打算從細節和技術的層面來處理這兩件事(或者其他類似的問題),而是從一個更基本的層面來說明,基督徒應該如何看待它們:為什麼我們不需要擔心?        這要從聖經的“高等批判”(Higher Criticism)說起。自啟蒙運動以來,一些人相信人的理性至上,否定啟示的可能。因此只把聖經當作一本人的作品,並常常用比歷史學家們對待其他歷史 文獻嚴苛得多的標準(有時甚至到了荒謬的程度)來研究它。它不是証明了沒有神;相反地,它以沒有神(或者即使有神,祂也不可能在歷史中向我們啟示)為基本前提。        高等批判在學術史上經歷了幾個階段:歷史批判(historical criticism)、形式批判(form criticism)、編撰批判(redaction criticism),以及現在學術界方興未艾的文學批判(literary criticism)等等。它們“不証自明”的前提包括:聖經的記載都做了“宗教美化”,所以要“去宗教化”;聖經都是西牆東補拼湊出來的,所以要找出原 始的材料……等等。最後的訴求都是“還歷史的本來面目”,言外之意則是,我們都被早期基督教(有意或無意地)欺騙了。         由於其根本前提所限,高等批判大多只關心聖經在歷史中如何出現、成典和傳承等問題,對聖經本身所要表達的內容和信息,則根本否定或忽略。伴隨聖經的高等批判而來的,就是自由派神學。這也就是很多人讀那段時期的神學著作,發現與聖經經文和內容關係不大的原因。         不過,雖然那個時代的人們對人的理性充滿信心,人的理性卻讓他們失望。在一次次無功而返之後,隨著自由派神學的衰落,高等批判也開始轉移注意力,越來越關心聖經本身的信息了──此即文學批判,即單從聖經文本的角度來研究聖經。        所以從事早期高等批判的學者,即使在他們自己的陣營裡,市場也越來越小。有人懷疑這就是當初有人把這場本來在學術界的爭論,拿到大眾來炒作的原因。這大約就是發現《猶大福音》的全部意義。        那《達芬奇密碼》呢?切,人家不是告訴你這是“文學作品”嗎?可作者本人不是聲稱“有嚴格的歷史考証”嗎?廢什麼話!當然有“歷史考証”:其最有分量的部 分,充其量就是現在被學者們丟在垃圾桶裡的那些東西。“嚴格”與否,就看對什麼人來說啦!對有心吸引眼球或要進行“宣傳教育”的人來說,這當然是嚴格的; 對真心尋求真理的人來說,就不值一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