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五年記——海歸群像(四)

艾魚 本文原刊於《舉目》38期 一          我是在出國後,才開始接觸宗教信仰的。         到德國的第二天,有一個中國男孩子,好心請我吃飯,並給我傳福音。不過,我卻覺得他有些神神叨叨的,還搞迷信。沒多久,“耶和華見証人”的傳道人找上門來, 送給我一本聖經,並用中文和德文向我傳他們的教義,每週一次。半年後,我又認識了美國摩門教的傳教士。跟他們接觸了半年多,但我還是沒接受他們的信仰。           最後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我來到了基督教會的華人查經班,而且風雨無阻地堅持了下來。           2004 年1月,我去科隆參加了全德華人福音營。那次的主題是:“耶穌究竟是誰?”講員用了三天的時間,講耶穌是“道路、真理和生命”。雖然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我 仍不能接受,因為我就是想不通:一個慈愛、萬能的上帝,怎會允許在2003年的聖誕節,讓印尼數萬人死在了地震裡!我對上帝很氣憤!還跟牧師激烈辯論了一 番。          可是營會結束的最後一刻,大家正散去時,我卻被一種力量深深地抓住了,坐在座位上不願意起來。我終於說出:“我願意接受耶穌作我的救主!”說了這話,我的眼淚就像開閘放出來的洪水,湧流出來。我泣不成聲,連自己都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兒。          2005 年復活節,也就是我信主一年後,在一個德國華人基督徒造就營上,牧師呼召有心志的弟兄姊妹一生跟隨耶穌,作主的門徒。我理所當然地來到台前,跪在那裡,表 示願意一生跟隨耶穌。但那時的我,只知道跟隨耶穌是主的命令,是討他喜悅的,卻不清楚耶穌所說的“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意味著什麼。 二           2005年9月,我面臨延簽問題。像我這樣在德國的中國留學生,要延簽証的話,必須有至少6,000歐(元)的存款証明,才能拿到一年的簽証。由於我是靠打工維持我在德的學習和生活的,所以根本沒有能力拿出那麼多的錢。           許多像我這樣的人,在延簽之前,跟朋友借錢存在賬戶上,拿到簽証後,再馬上把錢還給別人。我以前的延簽,也都是這麼做的,從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2004年9月,就是我信主的那一年,我還是這麼辦的。當我順利拿到一年的簽証後,馬上就把借到的錢還給別人──我還覺得自己挺講信用,辦事不拖拉。但是就在我回 家的路上,心裡突然不平安起來,有個聲音控告我:“你這不是欺騙嗎?這明明不是你的錢,你還拿去延簽?”這聲音一直在我耳邊響了好幾天,直到我在神面前承 認我的罪,保證不再犯了。          於是在2005年的9月,我決心兌現我的承諾,不為延簽而去借錢。自己有多少錢就拿出多少錢。結果就交給神吧, 說不定會有什麼奇蹟發生呢。可是,神沒有顯示神蹟給我看。簽証官照章辦事,看我只有2,000歐的存款,就給了我不到3個月的簽証,並告知我:如果我沒有 在簽証到期前,湊夠一年6,000歐生活費的話,就只能放棄在德國的學業,回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