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洪水過後 ──挪亞對迦南的咒詛(蔡金玲)

蔡金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由於上古世界人類的敗壞,神以洪水毀滅世界,刑罰惡人,使一切的生 命可以重新開始。藉著這次的洪水,掌管宇宙的神毀滅了那個世代,只有義人挪亞和他的全家,領受神的恩典,進入新的世代。洪水的審判可以說是神的“反創造” (uncreation),因為除了挪亞一家之外,地上所有的一切, 全部被洗滌除滅。罪影響到生命的每一方面,因此必須要有新的開始(recreation)。          《創世記》9:18-29 記載,挪亞成為農夫,開始在地上耕作;他栽種了一個葡萄園,卻因喝醉酒而赤身躺在帳棚裡。這樣的行為,讓他的兒子有冒犯的機會。許多人會問,洪水之前,挪 亞被神稱讚是個義人,他曾與神同行,怎麼現在卻如此糟糕?聖經的記載,總是真實且毫不隱瞞地展現人的黑暗面,藉此讓人知道,自從墮落之後,人是無可救藥 的,即使是義人,都無法免除罪的試探。           五經的作者摩西在此刻意安排,寫下亞當與挪亞之間的平行對照。兩者都受了神的吩咐,要他們生養眾多,也同時擁有管理的權柄。此外,又有另一類的相似,就是兩人都經歷赤裸的窘境,且都有一個兒子被罪所勝。 挪亞的醉酒與赤身(《創》9:18-21)            故事一開始,介紹了挪亞一家,包括他的兒子,閃,含,雅弗。他們成了全人類的祖先,並且特別提到含是迦南的父親,為整個故事拉開序幕。雖然洪水除滅了世上犯罪的人類,然而人犯罪的傾向,仍舊潛伏在挪亞和他兒子的心裡。在這個經歷新生的家庭中,即將發生一場不愉悅的事件。           希伯來經文在20節裡形容挪亞是“屬地的人”,這可以指在洪水過後,挪亞是這地上存活者的主人,所以他是這地的主人(註1)。他開始栽種一個葡萄園,也許因著葡萄園的收成,他樂得渾然忘我,沒有警覺到酒喝多了之後可能的惡果。          有些人認為,挪亞事前不曉得洪水之後,葡萄園所收成的果子,會產生發酵作用,所以他是在無知的情況下,造成這種窘況。另有些人責備挪亞容讓惡者進入他的帳 棚,以致造成問題。也有人認為,挪亞的醉酒不是出於無知。無論如何,故事的確暗示,雖然經過洪水的審判,地上的邪惡被除去,然而,人內心潛伏的罪性仍然沒 有改變。並且挪亞的醉酒與赤身,將帶給他兒子極負面的影響。            就像亞當夏娃犯罪以後,眼睛被打開了,看見自己赤裸的羞恥,他們知道自己的赤裸是墮落的後果;挪亞的赤裸躺臥,也表明他並未脫離人類墮落的處境。此處經文雖然低調地記載挪亞的弱點和失敗,但表達了人類仍未脫離犯罪的光景。 含的不當之舉(《創》9:22-24)           故事說到含是迦南的父親,“看見他父親赤身,就到外邊告訴他兩個弟兄”(9:22)。到底挪亞最小的兒子含作了什麼事?我們今天無法判定。作者僅用了最小篇 幅的報導與描寫。這是一種委婉法,亦即用含蓄的方式,表達一些令人不舒適的事件。對這段經文,學者提出許多見解,在此作簡要的歸納(註2):           1. 有人建議,“小兒子向他所作的事”(24節),以及含“看見父親赤身”(22節),是指含向他父親作出同性戀的舉動。然而,從希伯來文的字面意思來看,並 沒有含對父親作出同性戀侵擾的意味,因為若是如此,經文應該是“他使父親赤身”(使役動詞,galah)。相反地,21節記載挪亞自己赤著身子 (wayyitgal),這是反身動詞的用法。所以,含並沒有使他父親赤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