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文化

六塊肌的神學——當傳道人和神學院的老師也去練腹肌的時候(王星然)2016.10.10

自從結婚生子、衣帶漸寬後,肌耐力大不如前;加上每天長時間坐電腦桌前,肩頸時常酸痛,肚子也“坐”出來了。
眼看著團契裡的“童鞋們”相約固定健身,弟兄們身強體壯,凹凸有致,在下身為他們的輔導,一副肌肉鬆垮、腰堆肥油的模樣,常令我暗自傷神:這種身材不是好見證,也給人一種“沒有節制”的負面印象…… […]

No Picture
言與思

里約奧運,不能忽視的跨性別運動(王敏俐)2016.08.29

2016奧運,日前在里歐圓滿落幕,奧運中許多新星興起,話題不斷。其中特別引起關注的,是里約奧運中所蘊含的跨性別運動(編註1)。

在開幕式的華麗舞台中,與超模吉賽兒∙邦臣(Gisele Bündchen)一起出場的Lea T.,是巴西籍的跨性別超模,同時也是奧運史上第一位參與開幕的跨性別者。另外5名帶領其他國家代表隊出場的志願者也是跨性別者。 […]

No Picture
成長篇

痛定思痛

吳安迪 一九九四年,我終于獲得了博士學位。畢業典禮後,我們全家回國探親。在美國苦讀了近八年,現在終于可以松口氣,痛痛快快玩一下了。然而事違人愿,這次游玩只痛不快。跑了沒幾個地方,我的右腿就開始隱隱作痛。旅游結束,我已幾乎寸步難行。醫生的診斷:腰椎間盤突出,引起坐骨神經痛。 一.痛使人反思 因病被迫臥床,給了我一個反思的機會。獲得博士學位應該算是人生中的一個高潮,人們通常將它看成一個向上走的標志。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肉体開始往下走了。一個顯而易見但又常常被我們忽視的道理浮現在 我腦中:生命的發展與知識的積累並不總是成正比的。知識可以改變生活,卻不能改變生命。醫生說我得這病是因為坐得太多,動得太少。是的,寒窗八年,頭比原 來重了,腿卻比原來弱了。我聯想到人類的歷史。我常常覺得人的一生是整個人類歷史的一個縮影。幾千年來,我們的知識不斷積累,科學技術不斷進步,在日新月 異的廿世紀末,人類似乎進入了博士後階段:太空船越飛越遠,電腦越來越快,外科手術越做越高明。然而人類的基本狀況卻未見好轉。人的貪婪與日俱增,家庭的破裂隨處可見,犯罪率有增無減。人類的生存環境也在惡化,臭氧層的洞越來越大,空氣越來越髒,水中的魚越來越少。這情形很像我當時的狀況,知識比以前多了,身体卻每況愈下。生命的意義究竟何在呢? 二.痛是必要的 沒有人喜歡痛苦。我常想,神為什麼允許痛苦進入這個世界呢?沒有痛苦我們不是可以活得更好嗎?事實並非如此。設想我們的身体如沒有痛覺會有什麼結果。曾有這樣一則報導:有個女孩生來就沒有痛覺,周圍的人都覺 得她很幸運,直到有一天她用牙咬自己時才發現這不是一種好事。她將自己的指甲咬下,血流滿地,而她自己卻若無其事。為了她的生命安全,醫生不得不把她的牙 拔掉……人生如沒有痛苦也是危險的事。痛苦使我們珍惜神賜我們的一切;痛苦使我們遠離惡事;痛苦鍛練我們的信心;痛苦也使我們學會忍耐,學會同情,學會依靠神。 對我個人來說,痛苦使我儆醒,促成了我靈命的更新。我在1987年信主,到1994年已七年。然而我在靈命上缺乏追求,是個不 冷不熱,不死不活的基督徒。雖然每個星期去做禮拜,但心常不在那兒,甚至覺得是個額外負擔,事奉更談不上了。感謝主通過病痛讓我重新省察自己生命的光景。 我清楚地意識到,不能再混日子了。我的腿有一天將不再能行走,有一天我們也將失去事奉神的機會。就這樣,我來到了神州團契,開始了認真的事奉。 三.以痛治痛 從中國回來後,我盡了一切力量,多管齊下醫治我的腿病。服藥、熱敷、按摩、推拿,床睡最硬的,鞋穿最軟,椅子坐最有腰部支撐的。幾個月下來病情確實有好轉, 但最後那一點痛始終不肯離去。站得稍長一點,走得稍長一點。走得稍遠一點,就支持不住了。我慢慢也接受了這個事實,心想,也許這是神給我的“保羅的那根 刺”吧!要時常提醒我不要驕傲。就這樣過了大概有一年。順服神的管教並沒有讓我的病痛立刻離去,但我心中的各種痛苦完全被除掉了。那一年我在神州團契的事 奉中,收益最大的卻是我自己。 九五年底我當時所在公司的老板突然重視起員工的身体健康來。她請來了一位“教練”,每周三次來帶我鍛練,內容包括各種仰臥起坐之類的墊上運動,各種拉扯韌帶,轉動脊椎的伸展動作,再加上快速步行,登高爬台階等。每次汗流浹背。幾次下來,腹肌痛得起床都有 困難,腿酸得下樓要扶把手。在這些“大痛”中,我原來那點小痛就感覺不到了。我原以為大痛退去後小痛又要露頭,沒想到小痛也減輕了不少。老板的鍛鍊計劃過 了幾個星期就被趕工作期限而衝掉了,但我自己的鍛鍊計劃卻從此開始了。自那以後,不管工作有多忙,我每天必抽出至少半個小時做那些運動。兩年多下來不僅腰 腿不再痛,整体的健康狀況也大有改善。雖然每天因鍛鍊失去了一些工作的時間,但工作效率大大提高,常有事半功倍的感覺。真是“生命在于運動”。 其實屬靈的生命成長也在于運動。當我們信主獲得一個新生命後,這生命也需要不停地鍛鍊,否則就會走下坡路。我們需要食物﹙神的話語﹚,空氣﹙禱告﹚,也需要 事奉﹙運動﹚。事奉中會累,會“痛”,但其他的痛苦卻會因著這痛而消失。事奉需要花時間,花金錢,在世人的角度看可謂“損失慘重”。然而我們發現自己的生 活更充實了,並沒有因為這些付出而在任何方面有所缺乏。反而家庭更和睦,工作更有成效,在各樣事上事半功倍,真正失去的只是些看電視的時間而已。在如今這 個忙碌的世界上,即使不鍛鍊,不去教會,時間還是不夠用。很多人一天看幾小時電視仍嫌時間不夠多。問題實際上不在于時間夠不夠,或是一天做了幾件事,而是 做了“什麼”事。事情永遠做不完,但只要把最重要的事做了就當滿足。什麼是重要的事﹙priority﹚呢?當我們身体不佳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健康比賺錢 更重要;當我們面臨死亡的時候,我們會發現人的永恆价值比他的現世价值更重要。可惜很多人非要失去了健康才意識到健康的寶貴,面對死亡才渴望永生。聰明的 人應該現在就把這優先次序調整過來。 感謝神藉著病痛使我的生命得到更新,神的醫治是身、心、靈全方位的醫治。在這三年多時間里,祂先醫治我的心靈,接著又醫治了我的身体,使我用正常的痛去掉了不正常的痛。我深深地体會到痛是一種必要的祝福。 作者來自南京。洛杉磯加州大學人工智能專業博士,現任西雅圖微軟公司計算語言學研究員。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