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編者的話

《舉目》72期——編者的話

本文原刊於《舉目》72期。 文/談妮 如果,我們不能頌讚 “上帝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上帝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就很難在“上帝的意念不同於我們的意念,上帝的道路不同於我們的道路”(參《賽》55:8-9)時,做到順服。 對上帝尚且如此,對人就更難了。怎麼辦呢? 周學信提醒我們,聖經裡的順服明顯不只一種,而且也異於我們來自文化,或本能地解讀;邱清萍則指出,對上帝的愛決定我們是否順服人,這是順服的藝術;周傳初認為,個人與教會的成熟,第一要效法主耶穌的順服;陳正華見證,她如何實踐“順服丈夫”;張在孜從文化出發,談我們如何順服上帝,“離開父母”,並孝敬父母。 順服上帝,也體現在我們如何區分同性戀行為與同性戀者(鐘德民);在貧困中仍不忘作跨文化宣教(郭開智);以上帝國度的眼光來服事(高山);從政,卻不結黨營私(莊祖鯤);以憐憫的心,承擔被騙的風險(薛主流)。 順服上帝,是因為我們知道耶穌基督已經復活,並盼望祂榮耀的再臨(小志),也是因為審判與悔改,不論是現在或未來,各人都免不了要直接面對上帝(劉同蘇)。 《舉目》72期目錄:http://behold.oc.org/?page_id=26335 下載:舉目 第72期 2015.03 繁體版 PDF檔 在線閱讀:舉目 第72期 2015.03 繁體版 在線翻頁閱讀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歲末,放飛心靈

鐘德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歲末,絲毫不減一年來的忙碌,反而加上無休無止的血拼 (shopping)。忙,已經成為現代人生活的一種方式,一種時尚,一種習以為常的心境。每一個人,被這越轉越快的世界,拽著不停地向前跑。 進入21世記的中國人更忙了。聽著周杰倫的《牛仔很忙》,看著網帖《杜甫很忙》,說著《夜店》裡“不說了,我忒忙”的口頭禪(簡直一夜風行)……A-Lin的一首《我很忙》確實道出了許多人的心聲—— “就讓我忙得瘋掉、忙得累倒,連哭的時間都沒有最好……” 忙,代表重要,代表有價值。但我們可曾想過,這也暗示著我們內在的混亂和無序,我們作為主體的失控? 每個人在工業化的社會裡忙碌著,不知不覺中已被工具化。忙碌,把生活化整為零,把我們撕開,使我們失去重心,充滿著我們的卻是焦慮。 失 歌德說,“誰沒有用腦子去思考,到頭來,他除了感覺之外,將一無所有。” 思緒,帶回那已遠遠逝去的日子。初冬的晚上,清冷的幽靜,與昏暗的街燈,交織成一片。空氣是那麼的清新。與友人漫步,心是那麼的敞開。所能感受到的,是那麼的悠遠,彷彿能捕捉到生命的閃亮…… 而今,眼前是忙碌與慾望交織的圖畫。人潮匆匆,就像狂風鼓動下的浪花,沖向岸的這一邊或是那一邊。泡沫之後,卻什麼也沒有留下。若有所失之際,聽聽叔本華怎麼說——“慾望不能滿足便痛苦,滿足便無聊。人生就像鐘擺一樣,在痛苦與無聊間不停擺動著。” 乍然驚醒,我問自己:“我失去了什麼?” 失去的,是對生命的求索和自我的認知! 多年前的暑假,我在中餐館打工。有一天,平時愛開玩笑、作弄人的廚師,突然告訴我,他近來被一個問題困擾——“我是誰?”我覺得奇怪,這麼簡單的問題有什麼不明白的?我不就是我嘛! 歲月的積累,才讓我意識到,原來人的想法和行事為人,都不是自己能掌控的,都受經過的事、遇到的人深深影響。如果我沒有讀過某本書,沒有認識某個人,沒有生長在某種環境,或是沒有受過某項教育,我會是一個很不同的我。 我從何而來,又將去往哪裡?未來不可預見的事和機會,又將如何改變我?人為什麼常常憂愁、害怕、嫉妒、憤怒?…… 心理學家杜尼耶說,對於每一個人來說,不管自己是否意識到,“我是誰”都是揮之不去的問題。 李安也想要通過《少年派》裡,那隻相伴許久卻不能馴服的老虎,告訴我們些什麼!那不停與人較量的“老虎”,究竟在人的裡面,還是人的外面?如果在人裡面的話,為什麼最後卻頭也不回地走了? 嵇康《家誡》的“人無志,非人也”,已經回蕩了近2千年。但是,人若連自己都不認識,又何談有志呢?或許,這正是屈原“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的原因。 然而,到哪裡去求索? 心 早在屈原7百年前,那被稱為世上最有智慧的以色列王所羅門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4:23) 維克多.弗蘭科爾,在他的名著《人類對意義的探索》中,講到他在猶太集中營裡,在生與死之間,遇見一位年輕女子。她知道自己幾天後就要死了。讓人驚異的是,她在談話中卻充滿了喜悅。“我感謝命運對我那麼的殘酷,”她說,“我的前半生被嬌慣,根本不看重心靈的事。”她指著小鐵窗外:“這棵樹是我在寂寞中唯一的朋友。”從鐵窗看到的只是一截樹枝,樹枝上有兩朵花正綻放。這位女子說,她在安靜和心靈中,找到了生命和永恆。 被摧殘至死,這女子是非常弱小的,但她裡面卻是非常強大的。一個人真正的力量,不在肢體,而在心靈。一個人真正的自由,也不在身體,而在心靈。 缺乏對心靈的探索,也許正是我們現今浮躁不安的原因。 我們專注於得失,失去了內心的寧靜。外面林立的高樓,竟漸漸地占去了我們心靈的空間。別人的一句話,一個眼神,竟會對我們產生那麼大傷害。我們內心的真實需要,完全被外部的需要淹沒了。 人內心深處真正的需要是“被愛”。在愛的裡面,我們感受到安全、溫暖、有價值。我們許多的努力,正是為贏得別人的認同、讚賞和尊敬,這表明我們被愛的需要。 家 耳邊響起了那首老歌《愛的代價》: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像朵永遠不凋零的花。陪我經過那風吹雨打,看世事無常,看滄桑變化……走吧走吧,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 有人說,在人類的辭彙中最富有詩意、最令人嚮往的,就是“家”。家給你自由、舒適和安全。家是心的所在。 我們窮極一生苦苦尋覓、不斷追求的,或許就是家?這家又在哪裡? 以色列人的民族英雄摩西,在3,500多年前作詩,“我們一生的年日是70歲,若是強壯可到80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詩》90:10)“你使人歸於塵土,說:你們世人要歸回。” (《詩》90:3)葉落歸根啊!人最終要歸回的,是否就是家? 上帝是認真而幽默的。聖經的第一卷書《創世記》,講的是萬物的開始。原文(希伯來文)聖經開篇的第一個字母,代表的意思就是“家”!聖經的最後一卷書是《啟示錄》,講的是宇宙終了之事。書中最後描述的,正是一個令人嚮往的永恆的家鄉。這不是巧合,這是上帝在整個歷史中,不停呼喚人類回家!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舉目》70期—編者的話

談 妮 原文刊於《舉目》70期 為主作見證的方式有很多,其中有一個重要的基本原則,就是只要我們彼此相愛,必能顯出屬基督的品格和氣質(參《約》13:35)。 彼此相愛,說易行難。華欣點出,這其實是違背人墮落的本性的;陸加幫助我們從接納性格的差異,來實踐捨己;劉志遠分析,面對教會的多元化,要改變態度達成對話;史畢德‧理亞斯提出,衝突可按照類型來分別解決;一勤則以清新的故事,說明彼此相愛也可以很簡單。 如果我們無法彼此相愛呢?臨風整理了一個血淚斑斑的案例:虛榮心、權力慾、濫用權威,使得神學正統,又能與當代文化接軌的馬可‧德斯寇,喪失了基督門徒當有的愛與恩典。愛理、嫣然、大貓,則反映出大齡單身信徒所需要的愛與接納。 臨近聖誕,鐘德民提醒我們,這是焦點在上帝之愛的季節;小橘燈說,吸引人跟隨基督的不是物質;小剛則提出許多見證:最能說服家人接受福音的,還是我們的彼此相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