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懷中的Baby

霖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臂中嬰孩         最近幫一位朋友 照顧她4個月大的baby(嬰兒),一週到她家3天,好讓她能去上班。這個baby平時是喝母奶的,我在時只能餵他奶瓶。起初還沒有什麼問題,漸漸 地,baby會想念母奶,就不肯用奶瓶喝了。我必須想盡辦法連哄帶唱,每次都掙扎半個小時以上,直到他真是餓壞了,在精疲力竭的半睡眠狀態下,他才肯喝完 那奶瓶。        有一次,我看著他在哭過一陣之後,乖順地在我懷中喝奶。我用手臂緊緊環抱著他,免除他在初睡之時可能有的突如其來的驚嚇。         這時我腦海中想到,我的神也是如此一直用祂的膀臂環繞著我,“祂必像牧人牧養自己的羊群,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懷中,慢慢引導那乳養小羊的。”(《賽》40:11)        我知道我在祂大能的膀臂中,是安全的,飽足的。祂的眼目一直眷顧著我,不論我在缺乏時,或困難時,祂都了解我的需要。祂總不撇下我們。 山坡小屋         記得1987年夏天,我剛從神學院畢業,準備和一組同學到菲律賓短宣一個多月。那一趟是我人生初次離開舒適熟悉的台灣及家人,搭飛機前往一個完全陌生的地 方。然後我深深記得,當飛機在白雲上端飛行時,我的心享受極大的平靜安寧。正如《詩篇》131:2所說“我的心平穩安靜,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他母親的懷 中。”         當我們一組短宣隊來到馬尼拉,經過兩週甜美的團隊服事之後,我們就被兩個兩個分派至各個“山頂”(鄉下)的教會去實習。不過在距離馬尼拉約八小時車程一個最北邊的教會,只需一位女隊員去。神感動我,我便自告奮勇,願意單獨一人前往那裡實習。         于是由當地一位年長的牧者,帶著我及另外一對夫婦,搭車北上。途中,因路途遙遠,我們就在那對夫婦要實習的教會先停留一夜。那一夜,我一個人單獨住在教堂後 面小山坡上的一間小屋裡。向來過慣了台北市燈火通明、熱鬧通宵的生活,突然那晚只剩下我一個人,在黑漆漆的房間,四周聽到的只有蟬鳴蛙叫。牆壁和天花板還 爬著好幾隻那種軟綿綿的熱帶特產“壁虎”,不時的對我發出“咯咯”的聲音。         靜悄悄的房間裡,我可以聽到的只是自己好響的心跳噗通聲,我全身肌肉汗毛全部都警覺地豎立著。整夜我坐在床沿上,絲毫不敢躺臥下去,深怕天花板上的壁虎,萬一跌落下來,明早就會睡在我的胸口上。         我開始懷念起短宣隊裡那群姐妹們了,更後悔不該“裝沒事”,要一個人來這裡。         時間真是難捱,我想到乾脆就一整夜都讀聖經吧!那本聖經,是我那時唯一的“良伴”。         藉著一盞小燈,我專心地讀著。突然,一行字躍入我的眼簾,深深觸摸到我的心:“你躺下,必不懼怕;你躺臥,睡得香甜。”(《箴》3:24)是主親口對我說 話,祂在保護我,祂與我同在,叫我只管安然入睡。神的平安立時湧入我的心,我趕緊向祂感謝,闔起聖經和疲憊的眼皮,我無憂無驚,睡得像個嬰孩。 涉海越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