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篇

靈性的春節

劉同蘇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春節是中國人最大的傳統節日。對於一個具有八千年農耕歷史的民族,春天的起始不僅是萬物生發 的開始,也是內心期盼的起點。“人丁興旺”、“五穀豐登”、“恭喜發財”,是春節各種禮儀式活動的基調——春節不就是向未來一年發出祝願的禮儀嗎?除夕聚 會不就是以闔家團圓的儀式,預演一年的人生平安嗎?以年夜飯啟動的系列大pi餐,豈不是對豐收與飽足的禮儀化祝願嗎?春聯的火紅和炮仗的響動,不正包含著興旺 與發達的祈求嗎?           去國十幾年,春節早就成為我不時從心底深處泛起的懷舊思緒。沒有嗆鍋油煙與餃子蒸汽的襯托,沒有七嘴八舌的評論和劈里啪啦爆竹的伴奏,由衛星天線轉播過來的“春晚”,哪裡還有除夕的味道?           即使到唐人街,領略了炸出幾寸厚紙屑的鞭炮,那硝煙裡面,總還是缺少故鄉的氣息——在北京,那得是火光映紅了夜空的每一個角落,爆響將滿城的睡夢剪得七零八落,才能在初一清晨的料峭春風中,隱約地聞到作為節日氣氛底蘊的淡淡硫磺味道。           美國沒有春節,聖誕節大概是最相近的節日了。它是在冰雪尚封蓋大地時,就預先報告生命的氣息。然而聖誕和春節又是不同的。春節是春天起始的慶典,它以禮儀化 的形式表達了人類對來年的美好祝願和善良祈求。然而,憑靠什麼,美善的願望才能夠成為現實呢?吃了花生,就能生育嗎?食過年糕,就會高升嗎?桌上有魚了, 倉裡也跟著有餘嗎?“福”字倒置的魔力,就足以將福氣誘惑到咱們家裡來嗎?一套套的吉利話兒,未見得招來運氣;紛雜繁瑣的禁忌,也不一定擋得住災難的光 顧。人的有限,就表現為活在當下——又有誰真能把握明天呢?           然而,聖誕節的盼望,卻是建立在一個真實的應許之上。神的兒子降世為人,以十 字架上的死擔當了世人的罪,經由復活,為世人開通了永生之路。他進入時間,在歷史中行過,又返回天國,就將進入永生的通道留在了人間。聖誕節是象徵耶穌基 督道成了肉身的日子,自這一天起,上帝的永生工程在這個世界上啟動,人類才有了永恆生命的期盼。 為誰風露立中宵           他鄉漂泊了十幾年,比“回家過春節”更為嚮往的事情,就是回國慶祝聖誕,因為那才是真正傳遞春天消息的節日。           2007 年聖誕前夕,我回到故土。在北京,聖誕已經是一個不輸於春節的節日。大型商場和豪華旅店的耀眼燈光,映照著掛滿裝飾物的聖誕樹;餐廳和酒吧裡的喧囂,流淌 著聖誕歌曲;滿城川流不息的人,進出著平安夜晚會;聖誕老人的白鬍子和紅衣服,不僅出現在大廳的裝飾或電視屏幕上,也穿在旅店、餐廳裡獻唱聖誕歌曲的服務 員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