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中国教会60年(一):神的带领在哪里?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谢文郁        抗战胜利后,共产党和国民党逐鹿中原。到了1949年,虽然中国这片土地上仍有战火硝烟,但对于每一个头脑清醒的中国人来说,鹿死谁手已无悬念。         改朝换代已是定数,共产党成为执政者。对此,中国基督徒有人欢迎,有人悲观,有人疑虑。 基督徒应该如何面对新的当政者?教会何去何从?神是掌管历史的主,历史上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有神的带领。那么,神的带领在哪里? 新政府的态度         这一年,中国大陆有基督徒约100余万(不包括300余万天主教徒)。其中,84万隶属于西方宣教士建立起来的教会,其余的则隶属于地方教会(包括聚会所、耶稣家庭等)。          对于新政府来说,如何处理这100余万人是一件棘手的事。相对当时的4亿多人口来说,这100余万是一个小小的数目。但是,从一开始,中国的基督教就背上洋 教的称号,“和海外的西方列强有着不可分割的政治关系”。如何处理这100余万人,直接涉及新政府对西方列强的战略关系。         新政府成立后不久,开始驱逐西方宣教士。1951年1月,教育部接管了所有接受外国津贴的大学、教会学校和医院。1951年6月15日,上海《解放日报》公开宣称,“教会学校”这个名词已送进了历史博物馆。1952年之后,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就看不见公开的西方宣教士了。         政府还要切割中国基督徒和海外的联系。因为中国基督徒并没有整体性地对抗政府,他们不少人对新政府充满期望,并投身于新中国的建设中,所以新政府无意打击他们。但是,有一点是很明确的,那就是,他们必须服从新政府的领导。         1950 年5月,总理周恩来先后3次接见基督徒代表,明确指出,基督教的最大问题,是和帝国主义的关系问题。他的原话是:“近百年来基督教传入中国和它对中国文化 的影响,是同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联系著的。基督教是靠着帝国主义枪炮的威力,强迫中国清朝政府所签订的不平等条约,而获得传教和其他特权的。因此,中国 人民对基督教曾产生一个很坏的印象,把基督教叫作‘洋教’,认为基督教是同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分不开的,因而也就反对基督教。”         而且,周恩来强调:“今天美帝国主义仍企图利用中国自己的宗教团体来进行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活动。”周恩来的这种说法,就是新政府对基督教的基本评价,也是政府处理基督教问题的基本原则。 吴耀宗横空出世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新政府直接对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这搅动了1900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的历史记忆,巨大的民族主义热情开始涌现。如何处理好100余万基督徒,使之与海外隔绝,并融入中国新社会,对于新政府来说,就有了直接迫切性。         10 月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入朝参战。中国基督徒如果不响应政府的宣传,公开反对美帝国主义,那就等于他们确实是西方列强侵略中国的工具。但是,中 国基督徒真能够摆脱“洋教”的指责吗?在和西方宣教士的长久交往后,要他们完全放弃积淀的西方情结,是符合神的心意吗?        切割中国基督徒和西方列强的联系,在政府看来,主要在这几个方面:一是断绝经济上的来往,二是组织上的独立,三是思想上的改造。         这个切割是政府要求的,但是,要完成这个任务需要教会的配合。于是,人们看到了一场由政府主导的基督教“三自运动”。 […]

No Picture
事奉篇

感谢教会,饶恕教会——与如音姐妹谈心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范学德 如音姐妹:        我读了您在《举目》50期上的《对教会的八个困惑》。        我曾问过同样的问题,我也失望过,我还在寻找的过程中,但上帝恩待了我。         大概都一样吧,我们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深深的渴望,渴望那完美无缺的天堂。正因为我们有这样的渴望,所以,我们才追求;也所以,我们才失望,甚至绝望,因为,我们在人间看不到天堂。 我绝不再流浪         我是1991年秋,第一次接触教会。那时我到美国不久。         在教会中有那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唱赞美诗,第一次听讲道,第一次查经,第一次被称为慕道友,第一次听牧师说:“让我们低头祷告!”我低头了,但没有祷 告。还有,在聚会结束后,第一次有那么多的人来向我问好……我真的以为找到家了,疲惫的心从此可以安息,怀疑为信仰所代替,爱的洪流冲走仇恨和一切污垢。         但是,没有多久,我就失望了。我在教会中看到了黑暗,并且,不止只一处,不是一时。         那时,我甚至为我在教会中发现的黑暗而自豪,认为自己目光锐利,正直,不虚伪,认为你们基督徒信了主也和我没什么大差别,半斤对八两,五十步笑一百步,彼此,彼此。         过了很久以后,我信了主之后,我才问自己,我到教会来要找什么?看什么?得到什么?上帝把我带进教会的目的何在?         不错,教会是有毛病,哪一间教会都有毛病。这些年间我去过许多华人教会,迄今为止,完美无缺的教会,我还没有发现一个,一个也没有。但我问自己,我到教会来,就是为了找毛病的吗?如果我的眼睛只看得到垃圾,看不到别的,那么,是我自己出毛病了,我把自己变成了垃圾筐。         天父要我看到什么,圣子耶稣基督要我看到什么?当圣灵感动我时,我在教会中看到的是什么?我问自己。         慢慢我看到了,教会是“神的家”,是上帝赐我的家。生活在这块大地上,神只给了我这一个属灵的家园。         我本来也属于无家可归的族群,衣衫褴褛,心灵破碎,罪孽深重。然而上帝没有嫌弃我,他祂把我从那群人中呼召出来。他祂说,孩子,回家吧!         如因姐妹,你知道吗?当我在祷告中用儿语轻声呼唤“爸”时,我泪流满面。“爸,我找这个家找得好苦!”         从此立志,无论教会如何不完美,我绝不再流浪。         是主耶稣为我们在地上设立了教会。为了我们不再流浪,祂从天上流浪到人间;为了我们与上帝联合在一起,祂在十字架上甘愿自己与天父分离;为了我们的生,祂去死;为了我们纯洁无瑕,祂自己承担了我们的全部罪孽和污垢。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电话(天婴)

中午接了一个电话,一位阿姨和我唠家事。阿姨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愤怒,越说越有暴力倾向,越说越失态……虽然是在电话上,我仍能强烈地感到,她的心像沉睡了百年的火山被心中的恨激活,井喷般失控了。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献心不是献金(刘孝勇)

    “有些人耀武扬威地把奉献丢在奉献盘上,仿佛在说:‘瞧,上帝总算觉得舒服了吧!’……  上帝根本不需要你的任何东西,连你的一角钱也不要。你如果这么做,是损害自己属灵的福气。你有权保有一切属于自己的财物,但是这些财物不仅会腐朽败坏,也终将毁掉你。”
——陶恕(A. W. Tozer,注1)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奉献,这事甚难!(丘燕惠)

神早已知道“奉献”对我们是何等的困难,所以祂怜恤我们,允许我们以十一奉献来试试祂。祂应许打开天上窗户,倾福于遵行天父旨意的人,以此激励同时也警诫基督徒。祂要求我们作忠心的管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