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举目》67期目录一览

                (主题:不懈祷告) 主题文章 3不懈祷告/陈宗清 如何才能体会祷告的甘甜,脱离“履行宗教义务”,进而享受上帝的同在? 5祷告基本功/苏文峰,高青林 你认为“祷告”是什么?不是什么?事奉者的祷告应该是什么样的? 8传球给上帝/星余 祷告就是传球给上帝!祷告就是向上帝承认,祂才是主人、 才是专家、才是球星! 11花开时刻——一个80后在祈祷中的突破/陈思 一天晚上,我和室友的关系再次陷入了僵持。在无比沮丧中,我出门祷告…… 12祷告——每天都是感恩节/李修远 在我看来,去教会、和兄弟姐妹一起查经、按时完成慕道班的作业……我已做了该做的!我唯独忘了好好祷告。 13以祷告迎向挑战/露水 每次练习、服事前,我都真诚地祷告。然而服事结束后,我却总是沮丧与难过!   透视篇 ‧流行文化 15古典≠骨灰——中国80后钢琴家“现象”/王星然 郎朗、王羽佳、李云迪等中国80后钢琴家,正代表一种新的社会价值,传递出某种文化信息。他们成为一种世界性的文化“现象”。 ‧时代广场 20爱是唯一的出路——评《冰雪奇缘》/彭加荣 除了压抑和放任,难道就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了吗? ‧生活与信仰 22餐厅里的一幕——一个90后对亲情的感悟/邬桐 我未上学时,父母便分开了。父亲犯下错误,回不了头,另组了家庭。母亲怨恨父亲,与我相依为命,因而我也极少与父亲见面。这些年,才明白了父亲的不易。 23我的前途在何方?——神学生的挣扎和感恩/嫣然 […]

No Picture
成长篇

传球给上帝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67期 星余        你们要恒切祷告,在此儆醒感恩。也要为我们祷告,求上帝给我们开传道的门,能以讲基督的奥祕(我为此被捆锁)。叫我按著所该说的话,将这奥秘发明出来。你们要爱惜光阴,用智慧与外人交往。你们的言语要常常带着和气,好像用盐调和,就可知道该怎样回答各人。                                                  ——《歌罗西书》4:2-6       笔者见过的教会中,似乎除了中国大陆的家庭教会之外,一般祷告会是教会的“鸡肋”。教会中可能所有的活动都人气鼎旺,唯独祷告会门可罗雀。对于各类事奉和培训积极的信徒,却常对祷告会提不起劲来。      然而,历史告诉我们:每次教会的复兴,都伴随着祷告的复兴。祷告是所有事奉产生功效的基础。为什么呢?因为,根据保罗在《歌罗西书》4:2-6的教导,祷告就是基督徒最重要的事奉。 为何重要?       在《歌罗西书》中,保罗首先鼓励歌罗西教会的信徒,去认识耶稣基督无比的荣耀和丰富,摒弃一切异端邪说,在耶稣基督里面生根建造,信心坚固。       从第3章开始,保罗为信徒勾画出基督里的生活蓝图,包括道德生活、教会生活、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       最后(4:2),保罗讲到事奉生活。其中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事奉,就是祷告。       对此,不是每个人都认同。有些人觉得,在讲台上讲道,是最重要的事奉。有些人觉得,传福音、领人信主,才是最重要的……其实,祷告是这一切成功的先决条件。在《使徒行传》中,使徒要以祈祷和传道为念,所以设立执事来分担牧养的工作。可见对使徒而言,祈祷和传道是最重要的使命,祈祷甚至还排在传道之前。       为什么祷告那么重要呢?因为,我们是上帝的仆人,上帝才是主人。主仆关系一旦搞清楚了,我们就知道,既然祂是主、是老板,我们就不能自说自话、自行其事,应该先领受祂的命令、祂的吩咐,才能把事情做对。       我们做事的时候,也应该随时向上帝报告,与祂保持通话——这是聪明员工对老板应有的态度。事情做完以后,我们也应该向祂感恩,把荣耀归给祂,并且承认自己不过是无用的仆人。       上帝并不是那种只会发号施令的老板。祂又真又活,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在任何工作上,祂都是绝对的权威和专家。祂要我们同工,绝对不是因为祂需要我们的帮助,而是要借此来帮助我们。       假如今天你突然受邀,和阿根廷国家足球队队长梅西(Lionel Messi, 1987生。编注)同队踢场球,相信你会觉得是极大的荣幸。你会不会说:“好,表现的机会来了!”拿到球后,就霸在自己脚下,盘来盘去?       当然可以!不过,很可能很快就给对手抢去了!       聪明的球员一拿到球,肯定会尽快传给梅西,对不对?人家是世界足球先生,让他去搞定嘛!越多与他合作,把球传给他,你们队胜利的机会就越高!       今天上帝看我们事奉,大概也跟梅西看我们盘球差不多。上帝大概也一直对我们喊:“传给我吧,传给我吧!”但是我们却很少传给祂。偶尔实在没办法了,才传一下。难怪我们总是踢不赢!       […]

No Picture
成长篇

以祷告迎向挑战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67期 小葡萄枝子       2002年秋天,我抵达加拿大。在新的环境中,一切都要重新适应。 随时、随处祷告       容易紧张的我,最怕考试。每到考试前,常常做恶梦,患得患失。到了北美,情势所逼,要考驾照,我拖到不得已,才去考试。笔试与路考的通过,都是全靠祷告,经历上帝怜悯、恩典、平安的同在。        记得路试前一天,驾驶教练说,大多数考官要求高,是严厉杀手型。我一听,心里就害怕,一直祷告主安排一位亲和型的考官。结果我遇到的考官,非常和善。我上车开始操作,一路都很平静,很顺利。       考下驾照后,我开车时也不断祷告。我方向感不好,出去办事、探访、参加聚会,常常为找地方祷告,为不要开错方向、误掉时间祷告。快到停车场了,我就先求主预备停车位。种种的需要,这些年,上帝都是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       身为上帝的儿女,都知道祷告就是与上帝对话,是基督徒属灵生命的呼吸。不呼吸,属灵生命就濒临危险。不祷告的基督徒,无法活出上帝的心意。       我们的情感、意念、愿望、祈求,都可以向永生的上帝陈明。祂能改变我们死气沉沉的生活、失意的婚姻、破碎的梦想、裂损的人际关系。无论何时、何地的祷告,祂都聆听。祂是伟大到创造浩瀚宇宙的上帝,也是细腻到无所不知、随时环绕在我们身旁,看顾我们的主。 比结果更重要       我在教会,常担任司琴或诗班指挥。我对自己要求很高,不能接受弹错音、唱错字,因此带给自己许多的压力。在服事的前一天晚上,常常睡不好觉。       每次练习、服事前,我都真诚地祷告。然而服事结束后,我却总是沮丧与难过。       后来在不断的祷告中,上帝提醒我,人的牵挂如果都是放在自己身上,等于陷在患得患失的巨大捆索中。我们应当享受上帝里的安息,在祂的爱中依靠祂——要学习接纳自己的不足,不再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认清自己是为爱上帝、爱人而事奉。我音乐水平虽有不足,但尽心、尽力就好。在事奉的过程经历上帝、有上帝同在的甘美,比事奉的结果更重要。 却是样样都有       考完驾照后,我一直希望有辆二手车,但又担心保养费及车险费用高。于是我在祷告中,求天父预备。我深信:“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上帝,上帝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 (《腓》4:6-7)       祷告一段时间后,有位姊妹在换新车之际,愿意把旧有的车子赠给我。我以信心接受了这份礼物,也以过约旦河的信心,缴清了一年的车险费。       我祈求上帝,为我预备几位学钢琴的学生,这样就足够付每年的车险。上帝是信实的,很快,我就开始教学生钢琴。直到如今,我已经缴过6次车险费。每一年缴费,我都对上帝发出颂赞与感恩,因为车子能继续使用,车险费也都能如期缴清。       这真如大卫在《诗篇》27:13-14所说:“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见耶和华的恩惠,就早已丧胆了。要等候耶和华!当壮胆、坚固你的心!我再说,要等候耶和华。”我们要有胆量相信,主必听我们的呼求,必看顾祂的儿女。       这件事让我真正体会到上帝的旨意:“要常常喜乐,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帖前》5:16)依靠大牧者,我们必不致缺乏,就如同保罗的经历:“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林后》6:10) 旷野中的等待 […]

No Picture
事奉篇

重建 ——当领袖跌倒时

本文原刊于《举目》67期 《举目》杂志编辑室       编者按:近日发生许多名牧因金钱或男女关系跌倒的事件。(注)大部分的评论都着墨于发生之因,或防堵之法,但很少关心对跌倒领袖的重建。本刊特从《当领袖跌倒时》([海外校园机构] “建造教会领袖”材料,《今日基督教》出版)之“规划一个重建的方案”一章中,摘选部分,供大家参考,也盼望唤起华人教会对跌倒牧师重建的关注。       多数时候,教会能容忍“牧者是罪人”的认知。但是,教会也责无旁贷,要按情况免除牧者的职务,并重建他们回到事奉的岗位。然而,该如何做呢?怎么做决定呢?      《领导期刊》(Leadership Journal)请了四位处理过这类复杂的重建过程者,来探索这些问题。他们分别是:     ×吉姆‧迪福莱斯( Jim DeVries),医疗设备公司DLP的董事长,曾任“平信徒重建委员会”主席。。     ×里察‧艾利(Richard Exley),俄克拉荷马州突沙市(Tulsa, Oklahoma)一间神召会教会的牧师。     ×威廉‧福雷(William Frey),圣公会主教,亦为神学院院长。     ×路易斯‧马克班尼(Louis McBurney),心理学家,在科罗拉多州玛珀市的玛珀退修中心(Marble Retreat in Marble, Colorado)工作。 牧者犯了什么罪需要作重建?     […]

No Picture
事奉篇

高维理——隐藏的事,必被揭露

本文原刊于《举目》67期 临风 编者注:      据《今日基督教》2014年2月28日的报导,遍及全美各州及20余国,拥有超过250万名学员之“真善美讲座” (Basic Seminar)的 [培基教育机构] (Institute in Basic Life Principles,简称IBLP)创办人高维理 (Bill Gothard,1934- ), 因被控对34名妇女性骚扰,而被暂停总裁(president)与董事(board member)的职位。(后于2014年3月6日宣布辞职)。       一生未婚的高维理, 1961年自惠顿学院(Wheaton College)获基督教教育硕士( M.A. in Christian Education)毕业后,即开始从事青年工作。服事的对象涵盖了芝加哥市内的帮派份子、在学青年男女,和教会的青年团契。约在1965年,他开始在惠顿学院教授“青少年期基本冲突”。这门使用圣经原则为内容的教材非常实用、成功,逐渐发展成一门专门讲座。      在1974-1976年间,每场参加讲座的人数,竟多过27,000学员。因此,于1987年,这个“青少年期基本冲突讲座” (Basic Youth Conflict Seminar)正式更名,改为 […]

事奉篇

浅谈基督教神学和教会信经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67期 楼健       现今基督教有一个危险的趋势,就是对神学不感兴趣。       很多人引经据典、说古论今,证明基督教2千年来,之所以有那么多的争论和分裂,根源就在于神学及教义的分歧。某些极端的人甚至认为,基督教神学最大的“价值”,就是在教会内部产生无谓的争辩和纷争,所以教会应当抛弃神学。       很多传道人不重视传讲教义。他们觉得,教会最需要关注的是信徒的生活,是传福音,是社会关怀等事工,而不是宣扬教义。       有些教会的牧者,经常“告诫”信徒:“读圣经就可以了;那些属灵书籍都是人写的,充斥着人的思想,不是来自上帝的启示。”       这些人或许因为个人的经历,所以对神学持否定的态度,认为只要好好祷告、好好感觉和领受上帝的带领、祝福就可以了。他们最有力的圣经依据就是,“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参《林前》8:1)。神学只是人“头脑里的知识”而已。这就是以所谓的属灵经验,代替神学教义。       也有一些信徒,觉得神学很神秘,是高不可攀的专业学问。神学讨论通常跟信徒生活并无直接关系,比如“一个针尖上可以有几个天使跳舞”。所以,他们对神学的学习和研究,感到恐惧、厌烦。       这导致了许多基督徒在信仰上像无知的小孩,在真道上缺乏根基,很容易“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弗》4:14)。   神学定义       从广义看,无论是有神论者还是无神论者,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其对宇宙创造者的认识或看法,都属于神学范畴。每个人内心都有“神学思想”,只不过绝大多数人没有主动有意识地对这种思想,作系统的研讨。       基督教神学,从字面上看,是由“Theos”和“Logos”两个希腊文字,合并而成的。Theos意为“神”、“上帝”,而Logos是“道”、“话语”。所以,“神学”就是上帝的道、上帝的话语。神学研究,就是对上帝的启示的研究。       基督教相信,人类之所以能认识上帝,是因为上帝给人启示,人类不可能凭自己有限的智慧,认识无限的上帝。       通过神学研究,我们可以对上帝启示的真理,有比较系统的认识,能比较完整地理解和体验上帝对人类的心意。       神学上的无知,让很多人不清楚自己到底信什么,所以很容易被外来的思想或异端动摇、改变。       我们常常觉得奇怪,为什么一些明显的异端,如“东方闪电”等,居然有那么多人接受?道理很简单:每个人的神学思想,都受到以前的文化背景和生活经历影响。他们对上帝的认识,被各自的需要扭曲。基督徒进入教会后,若不接受正统的教导,修正信仰上的偏差,很容易被错误的神学思想牵着鼻子走。   产生原因       也有人觉得,既然神学是研究上帝的启示,那又何必舍近求远?与其花大量时间研究神学,还不如直接阅读圣经。       […]

No Picture
事奉篇

卫斯理的神学取向 ——卫斯理对当代中国教会的启迪(一)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67期 吕居       在今日再思卫斯理兄弟(约翰‧卫斯理,1703-1791;查理‧卫斯理, 1707-1788)及其神学,是恰当而必要的,因其对当代中国教会有多重的鉴戒与启迪。       卫斯理兄弟生活在18世纪的英国。当时的英国,与今天的中国类似,都是社会飞速变革的时代。工业化和城镇化,一方面产生了拥有大量财富的新兴资本家族群,另一方面,也把大量矿工与农民,抛在贫困线上挣扎。社会两极分化,道德破产,酗酒、赌博泛滥,弃婴随处可见。底层民众感到绝望无助,怨戾之气浓郁,社会矛盾一触即发。        然而,英国最终避免了法国大革命暴力、流血的大破坏模式,和平实现了制度变革,平顺进入现代化。这种良性的制度变更,卫斯理兄弟功不可没。       法国历史哲学家埃利‧阿莱维(Elie Halevy, 1870-1937。编注),比较英、法两国从专制过渡到民主的过程,他评论道:“如果我们相信经济状况决定人类的历史命运,那么几乎可以肯定,19世纪的英国,比起所有其他国家,更应该爆发政治和宗教革命。”(注1)       当时,无论是英国宪法,还是作为国教的圣公会,都已无力挽回英国社会的暴力趋向。然而,当时一种“不从国教”的信仰力量(Religious Nonconformity),挽救了英国,没有像法国一样,产生类似雅各宾主义的极端暴力专政。阿莱维所谓的非国教信仰力量,就是卫斯理兄弟领导的19世纪英国大复兴!       按照圣经“从果子辨认树之本质”的实效认识论,循道会领导的英国大复兴,既已产生如此宏大而正面的社会效果,必定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并借鉴。本文尝试先探讨卫斯理神学对当代中国教会的意义。   卫斯理与预定论      毋庸置疑,卫斯理遵循的是阿米念神学(Arminianism)。阿米念主义在神学系统的完整性方面,显然比不上加尔文主义(Calvinism)。卫斯理也从不认为自己以系统神学见长。他侧重的是信仰的实践与经验。且在牧会、布道、宣教等事工中,对加尔文主义的逻辑体系提出了质疑。(参:方镇明,《在夹缝中,追求合一》,《举目》59期。http://behold.oc.org/?p=7391。编注)       综观神学历史,基督信仰的核心是他力救赎理论。大公信仰大都侧重上帝在救赎过程中的全能与主动。人是处于堕落与被动境地的救赎对象。奥古斯丁、阿奎那、路德、加尔文等神学家们的观点,莫不如是。       只是,加尔文的预定论,把救恩论中的神性因素绝对化。作为被救赎的人,在救恩实施过程中,没有任何自由与贡献,没有任何能动性与创造力。人,在加尔文神学中,被物化为完全被动的救恩受体。卫斯理认为,这显然与人作为意识主体的存在特点,并不相符。       卫斯理试图修正加尔文主义的极端色彩,还原圣经阐明的、人作为救恩受体的责任与使命。他在 《白白的救恩》的讲章中指出,预定论是危险的教义,损害了基督信仰的完整性(integrity)和可信度(credibility),从根本上否认了救赎、宣道、圣洁、行为、德行、安慰、盼望等诸多信仰要义。他认为:       “(加尔文的双重预定论)所表达的,无非是这样一个信息:基于永恒、不变、不可抗拒的神圣旨意,特定的一部分人类总会得救,而特定的另一部分人类总会沉沦。前一部分人类不可能失落救恩,后一部分人类不可能得到救赎。”       “……对于那些预定得救的人,无论是否有人对他们讲道,他们总会得救的……对于那些预定被弃的灵魂,也同样是毫无意义的…… […]

No Picture
成长篇

正文错意 ——对《马太福音》18章“饶恕”的误解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67期 文/曾思瀚,译/袁村蔚       华人教会中有人受伤害的时候,常有基督徒引用《马太福音》18章,劝受害的一方原谅伤害者。当公众人物公开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仍有基督徒引用同样的经文,试图私下或内部解决问题……       总之,每当发生人际关系冲突,基督徒会习惯性地在《马太福音》18:15-17 寻求答案。然而,我们有必要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权势与场所,而非通常解读的“教会纪律”或“教会内的冲突”,来考察这段经文真正的主题。   主题围绕着“小子”       首先,我们来查考一下这段经文的背景。通常,圣经中每段叙事的情景,都蕴含了一个主要的问题,以及后面相关的次要问题。       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门徒问耶稣“天国里谁是最大的?”(参《太》18:1)对此,耶稣用了一个小孩子的比喻,阐明在天国里,“谦卑的就是最大的”(参《太》18:4)。       这个小孩子的比喻,也与后面迷途羔羊的比喻类似:小孩子(如同那只迷羊),虽然无权无势,却仍十分珍贵。       接下来,叙事仍旧围绕着“天国里谁是最大的?”展开。尽管后面的经文切断了耶稣对这个问题的论述,然而同样的叙事情景,在“得罪你的弟兄”(参《太》18:15)上继续。谁是得罪你的弟兄呢?答案要从上下文里寻找——就是那个“小子”。       如果我们把迷羊的比喻看作是一篇讲道,那么《马太福音》18:15-20,就是这篇讲道的主干。而此主干呈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关于场所的描述。       在《马太福音》18:17,出现了四福音书中罕见的词——“教会”,尽管当时真正的教会尚未形成。希腊文中的“教会”,除了宗教意义上的基督教会外,还是什么意思呢?实际上,指的是“集会”(assembly)。也就是说,解决“得罪弟兄”的事情,最终要在一个具有裁决权威的人所主持的集会(例如犹太会堂)中进行(虽然,这样的集会是公众场所,但并非现代意义上的“公开化”)。       接下来在《马太福音》18:21,耶稣回答了彼得关于要饶恕弟兄多少次的问题:一旦犯了错的弟兄(如“小子”)听从指正,教会就要给予饶恕。然而,这并非廉价的饶恕(现在很多人胡乱解经,将这种饶恕强加在受害者身上)。所有的饶恕,都要求施害者真诚地承认自己犯了错,得罪了受害者(参《太》6:12)。       《马太福音》18章承接上文,关注的仍然是“小子”。准确来说,是真诚悔改的“小子”。耶稣在这段叙事结束时强调,谁不饶恕已经悔改的“小子”,上帝就要因他缺乏饶恕的心,进行神圣的审判。        我们可以把这段经文看作是对之前《马太福音》6:14-15(饶恕的教导)之扩展,但在这里,主题仍然是围绕“小子”(犯错的弟兄)来进行。   几个原则要牢记       当我们应用这样一段经文时,有几个原则必须牢记:       第一,冲突中的加害者,是“小子”。“小子”,是无权无势的一方。然而上帝的恩典,专门临到了这样无权无势的人。对于有权有势的人,耶稣在别处的经文中,毫不留情地谴责他们。保罗也是如此。       因此,“加害者无权无势”是理解这段经文的关键。天国的奥妙就在于,卑微的“小子”被视为宝贵——重点是权势,而非教会纪律。 […]

No Picture
成长篇

重逢——当旧情已远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67期 馨芳       “外边的世界很精彩”,哪个年轻人不想到外面见识、见识呢?可是我初中毕业时,正是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连年的自然灾害,加上弟弟、妹妹都在上学,我为了减轻父亲的重担,只好忍痛放弃大学梦,来到与一江之隔的松花江南岸,在一所专科学校里就读。 一       每天晚上,都有两节晚自习课。一次,在晚自习课里,我完成了所有作业,收拾好书桌,忽然感觉我的头好像被什么牵住了。用手一摸,哇,我的辫子和座椅牢牢捆在一起啦!       “又是你这家伙搞的鬼,快解开!”我低声斥责坐在我身后的男同学林原。我心里清楚,他又要我帮助他做习题了。        林原学习很吃力,但很努力。刚入学时,他几乎听不懂所有老师讲的课。他是从朝鲜族自治州招来的学生,汉语很差。       在一次次帮助他作题和复习中,我和他越来越彼此依恋,开始了约会。甚至,他在教室里,我的心就像只小兔子似的不安份;他若不在教室里,就索然无味……       林原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身材修长,常著一身黑色列宁式学生装,衬著眉宇俊秀的笑脸,显得格外帅。他除了爱踢足球外,还是校排球队的主攻手。赛场上的他,一次次地起跳,飞身重扣!矫健的身姿,利落的动作,总引起场上阵阵掌声……       我是班里的文艺委员,及校合唱团的指挥。我们合唱团经常参加市里的文艺汇演。每逢重大节日,学校组织文艺讲演时,我们的“大合唱”,不是“开场白”,就是“压轴戏”!       林原也喜欢音乐,我更喜欢运动。共同的爱好,让我们有说不完的话……   二        到了周末晚上,学校大门早早地锁牢啦!林原教我踩着高高的铁栅栏,翻出去。而他,脚蹬一处,“唰”地跃了出去!我们倚在田埂旁的大树下,海阔天空地聊著。总之就是喜欢在一起……       一个星期天的清晨,我和林原相约在我回家的渡口附近。我们徜徉在小树林中,雾,如轻纱似地环绕着我们,沁肺爽心!我们聊啊,聊啊,当聊兴正浓时,毛毛雨却悄无声息地飘了下来。可是我们仍然不肯分手。他的脸打湿,头发上挂了一层细小的雨珠,闪闪发亮。他像画中人似地冲我微笑。细雨,伴着情缠缠绵绵……   三        转眼间两年过去了。        1966年6月,那场翻天覆地的文革风暴,也刮进了我们学校。        第一场“戏”,就是省工业大学的一名大学生,在操场上组织批判大会,带头批判我们的老校长——他的父亲!“打倒推行资本主义教育路线的当权派!”“打倒反动学术权威!”在他的演讲煽动下,同学们群情激昂,口号震天响! […]

No Picture
诗歌选粹

封三 以利亚·何烈山

  张子翊 从哪叼来饼和肉?基立溪旁的乌鸦 是因你“恳切祷告”,或你说的“不祷告” 过了些日子,溪水就干了;然则   坛内的面不减少 瓶里的油不短缺 身无气息的孩子复活,啊撒勒法的寡妇家   迦密山上众民惊呼:“耶和华是神!” 基顺河边手刃450巴力先知; 迦密山顶 七次屈身在地,脸伏两膝之中,果然   有一小片云从海上来 霎时间,天因风云黑暗,降下大雨 束上腰,你奔在套车的亚哈前头,直到   耶斯列的城门。三年零六个月干旱解除了 如何?耶和华的灵曾降在身上又如何? 只因耶洗别撂下狠话,你就起来    逃命别是巴旷野,罗腾树下求死 却是向耶和华;如约拿在蓖麻树下 如摩西不愿见自己苦情   但你睡着了,直到天使拍醒 见头旁有一瓶水,和炭火烧的饼 吃了喝了睡了,又被拍醒又吃了喝了    仗着这饮食的力,走了40昼夜 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 进了一个洞,就住在洞中   “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