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夢

綠蒂雅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期

12741657911411       我來到黃醫師的家,心中帶著一個疑問:聽說他每年有七八個星期到亞洲短期宣教,時常大筆金錢奉獻,又同時負擔兩個兒子唸醫學院,他是如何做到的?

        筆者與黃醫師夫婦同是洛杉磯教會的會友,相識已十多年。採訪時黃醫師就從他香港漁村的童年說起……

從港到美

        “從小我對海就有一份深情,因為目光所及就是漁船、無盡的海和蔚藍的天。五零年代香港漁村都很貧窮,記得小時候還和乞丐的孩子玩過彈珠。上帝卻讓我在這樣的環 境中一直專心學業,並在1969年到台灣讀醫學院。不久,我就接受耶穌作個人救主,又在學校裡認識了護理系的欣惠。”

        “還記得第一次遇見欣惠,就被她明麗的大眼睛,響亮的聲音及活潑的個性吸引。當時她只覺得我白白瘦瘦,一口廣東國語很逗趣幽默。靠著共同的基督信仰,我們在團契和教會生活中一齊成長。畢業後結婚、生子、留學,一步步走來,沿途到處可見上帝恩典的軌跡。“奇異恩典”一直是我們夫婦深刻的体驗,我們也用此來為兩個兒子命名:恩奇、恩宏。”

        “醫學院畢業後,我在台灣的醫院服務了一段時期,1984年,我來美國加州大學醫院作研究,那時恩奇和恩宏分別是七歲和五歲。當時我為了學習醫院電腦化管理,已離開臨床醫學好幾年了,我的上司卻給我機會,讓我得到從住院醫師一直到放射科專科醫師的訓練,這都是上帝的祝福。欣惠也很快考上美國的護士執照,一直工作到現在。”

       “來美國以後,教會活動仍然是我們生活的重心。有五六年時間,我們組成一個小詩班,經常到各教會舉辦音樂佈道會,由我擔任講員,傳福音的負擔就此逐漸在心中扎根。週末時,小詩班在我們家練唱,欣惠會煮廣東粥、牛肉麵,及各樣好菜招待大家。弟兄姊妹同心服事,其樂融融。”

夢中猶驚

       “這期間我參加過幾次醫療宣教,但1992年到亞洲的短期宣教,成了我事奉的轉捩點。當時我信主二十二年,來美國八年,長期享受美好的團契和教會生活。可是當我來到亞洲短宣,我看見在那裡還有許多人從來沒有聽過福音。他們就像一群長久關在密閉不見陽光的X光室中的人,一旦接觸到信仰的光輝,就充滿了飢渴與愛慕。那一顆顆渴慕的臉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上。

        “回美國後,我常在夜裡驚醒,耳中好像聽見他們的呼喊。我覺得上帝把我提到了藍天之上,看見世界上還有千千萬萬的人,仍然在黑暗中摸索尋求。誰願意去傳揚那愛的福音,分享生命之光給他們?我知道自己正面對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我想到上帝雕塑栽培 我成為一個醫生,難道只是為一己一家的溫飽?生命是不是還有更高的意義?於是我用感恩的心回應上帝的呼召。”

       “既有目標,就要開始行動。 從1992到1995年,我晚上到Talbot神學院修習聖經課程。這段時期最大的收穫,就是深刻体會到了信仰帶來的福份。原來藉著默想、思考聖經的話, 人可以經歷上帝的同在。我常在清早,一邊散步,一邊面對著太平洋,為海那邊骨肉至親的靈魂能得救禱告。

財務管理

       “1995年當我從神學院畢業後,我每年有七八個星期的短期宣教。這需要做一些生活上的,包括時間及金錢上的調整。首先,我必須了解家中收支情形。我把支出分成十大 類,有稅金、奉獻、供養父母、兒子學費、家庭開銷、房子、車子、保險、退休儲蓄、投資等。平常記錄每筆支出,年底分析,做出統計和百分比,看哪些項目可以 縮減,哪些需要增加,再做出次年預算。每年都做一些調整,奉獻的金額遂逐年增加。”

        “我在做支出百分比分析時,發現汽車費用太高,就停止租用Lexus汽車,另買一部實用的車代步。又如我在山上的房子,是1990年我當住院醫師的最後一年買的,後來我任專科醫師薪水增加,我們決定仍住原處 不換大房子。而後更因利率調降,減少了房子貸款的支出。再加上我們的生活一直就不是很奢侈,生活費用十年來都維持在當住院醫師時的水平。如此一來,就省出 了很多錢來奉獻。”

        “財務規劃的最大好處,就是在支出時有了輕重緩急之別。因為每年的奉獻都要達到固定數目,各類支出也有預算,就不會臨 時起意、隨便花錢。每次想到奉獻的醫療用品可以救助貧窮地區,幫助一些病人接受必要的手術治療,我們就覺得自上帝而來的愛催逼著心,讓我們願意繼續與他人 分享自己的所有。”

從未或缺

       “當我和妻子每年憑信心增加奉獻時,上帝就藉著孩子的獎學金,我的加薪、加班、紅利等方 式,幫助我們支付兩個兒子醫學院學費。老大恩奇進入有名的私立波士頓大學醫學院,每年單單學費就要四萬美元。他的pre-SAT 成績好,所以前三年pre-med(醫學院預科)只要付一半學費,加上他有兩年在宿舍當舍監,吃住全都免費。”

       “我每年有六個星期假期, 常再拿一兩個星期不支薪的假去宣教。有時宣教剛回來,醫院正好需要加班,付兩、三倍的薪水,很快就補足我所奉獻的。更奇妙的是,當恩奇的學費最重的那三 年,正好我服務的醫院急需醫生加班。我就加長工作時間,或週末到醫院值班,賺加班費。到了2000年9月,恩奇醫學院最後一年的學費付清以後,醫院就宣佈不再需要醫生加班。”

       “老二恩宏成績也非常好,他自己選擇了公立的加州大學。他前四年學費也是全免,現在醫學院的學費一年只要八千美元。而且兩個兒子所在的學校,醫學院預科都只要唸三年,又各省了一年學費。上帝真是非常眷顧我們。”

令出惟行

        當黃醫師快樂地數算上帝的恩典時,我發現,他們夫婦到美國十六年來勤奮工作,並不是想賺更多錢買新車、換大房子,或投資公寓、股票,累積個人財富,而是把多 賺的錢拿去幫助需要的人。他們每年捐獻的錢,比房子貸款支出還多,也超過兩個兒子醫學院的學費和生活費。因為他們相信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帝的祝福,所 以甘心樂意與人分享。

        我問黃醫師的太太欣惠,她是如何配合先生的。這位帶領敬拜時歌聲嘹亮、英姿颯颯的姊妹,爽朗一笑回答說:“這很簡 單,上帝是我們一家之主。我先生聽到什麼命令,我和小孩照著去做就是。幫助別人是很喜樂的,上帝也常在生活的點點滴滴中照顧我們。例如;祂保守我們全家身 体健康、出入平安,兩個孩子也都很懂事。孩子小的時候,我們全家常出去露營。這幾年先生每年都去宣教,我們已有六七年沒有一齊出去旅遊,直到去年才全家去 度假。孩子們都很体諒父親宣教的心。恩奇已有三個暑假,參加短期宣教,去中國教英文。恩宏也以父親為榜樣,決心投入醫療宣教。”

        全家過簡樸生活,同心投資永恆,跨越自我局限,盡力去幫助別人,這不就是幸福的人生嗎?

註:應受訪者要求,除“恩奇”、“恩宏”外,使用的均為化名。

作者畢業於台灣大學商學系,在美國取得會計系碩士學位並專業會計師執照,現居洛杉磯。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