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信”的斷想

遠牧師

從聖經里得耶穌

       我們閱讀聖經,查考聖經,解釋聖經,若不歸結到主耶穌身上,這經我們就枉然讀了,甚至就迷惑了。因為我們說“連大衛都難免犯罪,而上帝仍重用他”,卻不說耶穌戰勝試探不犯罪。我們說“耶穌是神,我們是和大衛一樣的人”,這就見證了我們從聖經里看見的是人,不是上帝;是人的罪,不是上帝的義;是魔鬼的狡詐,不是徹底認罪悔改。

古時神人的寓言

        古時有一位神人,相貌異常英俊,名揚天下。他與一個女子結婚,生下兩個兒子,也很英俊。第三代五個孩子,相貌依然很好。

        這樣一代一代地傳下去,到了第20代的時候,幾千個後代的相貌有了許多的不同。天下人依舊傳說他們的先祖是異常英俊的,便問他們到底長相如何?他們便各自爭說自己一家更像先祖。

       他們的子孫們也跟着相互爭論起來。

        一天,一位衣衫襤褸的老太婆來了,對他們說:“你們與其爭論不休,何不直接看看你們先祖的形像呢?聽說他留下了幾張畫像呢!況且,他既是神人,如今自然應當活着,你們竟不認得他嗎?”

        他們面面相視,無言以對。

什麼叫“信耶穌”

        什麼叫“信耶穌”,什麼叫“信”,什麼叫“心裡相信”?

        我們說“信耶穌”,我們信耶穌的什麼?信耶穌是上帝的兒子?連魔鬼也信。我們信耶穌所傳的“道”嗎?

        我們信耶穌所說“若不把好事作在弟兄中最小的一個身上,將來就不認你”這話是真的嗎?那我們為什麼不這樣行呢?我們信耶穌所說“凡不捨棄一切跟隨祂的,就不配為祂的門徒”這話是真的嗎?我們誰這樣行了呢?我們信耶穌所說“愛你的仇敵,原諒弟兄70個7次”這話是可行的嗎?那我們為什麼卻彼此嫉恨、不能同心呢?我們信耶穌所說“你弟兄眼中有刺,你眼中卻有大梁”這話是真的嗎?那我們為什麼彼此論斷、流言蜚語呢?我們信耶穌所說“一個人不能服侍兩個主”這話是認真的嗎?那我們為什麼在地上積財呢?

耶穌所是、所傳、所行、所求

        聖經里記載了耶穌所是、所傳、所行、所求。這是完整的道成肉身。只信了一個“所是”,沒有後面三者,就是只信了一個精神的偶像,就把耶穌的名份架空了,我們不必聽祂的話,不必效法祂去行,也不必獻身於祂的國祂的義。

什麼叫信

       信是有時空內涵的。

       有空間內涵:信是有內容的動作(信耶穌所是、傳、行、求)。

       有時間內涵:信是連續性的動作(信守不渝;什麼時候犯罪,那時就是不信)。

悔改得救是終生的生命形態

       悔改得救,不是一種一次性的動作、行為,乃是一種終生的生命形態、思想 習慣,即在一切事上、尤其是涉及罪時就仰望上帝的一種習慣。

        一生得上帝恩典並不難,只要一生都心向著上帝,想着上帝,仰望上帝,不忘了上帝,尤其是在罪性糾纏的時候。

國王的例子

        一個人自稱是國王,你若信,就意味着:將他的話當成國王的話來聽;將他的話當成不可怠慢的命令來遵行;將他的喜好當成自己的喜好來追求。“信”,就是“畏”、“從”、“行”。不然就不是真信。

只信救恩的人

        你信什麼?只信救恩?那就宣布吧:不管怎麼,我已是上帝的兒子了,可以進天國了!

        在不知上帝的話語、秉性的情況下,說信上帝,是自欺欺人。何為知上帝?就是經歷上帝、感受上帝、知上帝旨意、行上帝真道。

       上帝不是偶像、形式,上帝是有生命、有內容、有意志的;上帝不是理論、教條,上帝是又真又活的。

信望愛

       信望愛,愛是最高的(《林前》13:1-13)。

       因信稱義(上帝稱你為義:你認上帝、你悔罪、上帝便赦你罪、“算你為義”)。

       因望行義(你向著“義”奔跑:敬畏上帝、順從上帝、期待上帝)。

       因愛成義(你進入了上帝的義:愛上帝不愛世界〈棄俗〉,愛人不愛自己〈棄己〉、愛愛不愛智慧〈棄智〉)。凡愛心,都是出於上帝,不是基督徒的人不自知這一點。

信仰與行為

       沒有真信仰的好行為(雷鋒)

       沒有好行為的真信仰(基督徒?)

       哪個更荒謬?更危險?前者,有,真有,但容易消失;後者,無,騙人,可怕,以上帝的名義,自欺欺人。

       那個麻瘋病人,化裝遮掩,以示得救,是不行的,只有被耶穌摸着才真能得救。另一個人,自稱被耶穌摸着(得救)了,卻仍然渾身是麻瘋,這可怎麼說呢?

       就基督徒的一生而言,離了好樹求好果子,必無生命;有了好樹必有好果子,因為有生命;不結好果子的必不是好樹,二話不用說!

小孩子的行為

       湖水中兩個小孩子爭喊“我摸到底了!”另一個小孩子一頭紮下去,半天才上來,揚起了手,泥漿流到了肩上,一句話不用說。

射箭的例子

        一群人射箭,都射不到靶子。請你試,你說,靠人自己的力量永遠達不到靶子的,要靠吃這葯。你吃了,但你不屑於射,說不用射就可到達靶子。其他人笑你,說:“你應當射到了靶子,我們才信你,也信那葯,才知道你的葯真有能力了”。□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