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徐頌主

  我從中國大陸來美已快10年了。上帝憐憫我,把我從一個無神論者,一個黨員,改變成為一個蒙祂慈愛的孩子,一個稱祂為天父的有福的人。

  這裡單說一說上帝對我失眠的醫治。我很小的時候就有睡不着覺的經歷。我出生在農村,從小與泥巴打交道。父親不識字,但很聰明,是當地人人皆知的建築 師。母親是知識青年,到農村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我從小嗜書如命,後來睡眠不好也許就與此有關。我從小學開始,就看大本大本的小說、傳記、歷史書等等,大 都是文革抄家後流散開來,被插隊落戶的知識青年帶到農村來的。所有能讀到的書都讀熟了,就千方百計找書看。最令人嚮往的就是能借到一本書。有時候撿到一張 舊報紙,或是一張破紙片,只要上面有字,都要翻來覆去看好幾遍。那時日子很窮,吃的穿的都是最簡單的。難得父母給幾毛錢,就走十幾里的路去縣城新華書店, 買一本小說,一邊看一邊走回家,還沒到家就已看完了。

  從十一二歲開始,就有過幾次睡不着覺的經歷。一閉上眼,看過的小說,一行一行,一頁一頁,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都浮現在眼前。有一個晚上,全家人都睡 得很香,我一個人翻來覆去睡不着,眼看着從天窗照進屋來的月光,從床的這頭,靜靜地慢慢地,移到床的那頭,心裡煩得不得了。第二天早上我媽媽憂心忡忡地問 我爸爸:“這是怎麼回事?這麼小的孩子,怎麼會睡不着覺呢?”

  長話短說,1988年我來美國後,起初兩年都睡得不錯。我與太太信主受洗,平時也常去教會和查經班。從90年的聖誕節季節開始,睡眠變得時好時壞。後來(91年底)碰上的鄰居是搖滾樂愛好者,常常搖滾到凌晨,有時連我們的樓板也在搖。我本身也有問題。因學習成績不錯,人比較驕傲一些,期望比較高一些, 喜歡控制和支配周圍的人和事,所以比較容易受傷。碰上不如意的事時,就會心裡憤憤不平。這些因素加在一起,使得心裡越來越缺少平安。常常晚上回家,還沒到 家,就擔心家裡是否又在搖滾了。上床睡覺時也在擔心,怕睡到一半又被吵醒。心裡總像有塊石頭壓在那裡。

        92年5月中的一個禮拜四,我在家看書。因前一天晚上吵得沒睡好,中午靠在床上想睡一會,也被搖滾樂吵得睡不着,人很疲勞又看不了書。心裡便冒出一個念頭:“老睡不好覺,這樣下去,肯定身體吃不消,精神也會崩潰。”這個念頭一出來,害怕便抓住了我的心。人變得很緊張,很難受。太太百般安慰體貼,也沒有好 轉。吃安眠藥,開始兩天有用,後來就沒有用了。心裡的害怕越來越重,飯也吃不下,常常緊張得冒汗。心裡總在想:“這一關我過不過得去?上帝會不會救我?” 我迫切禱告:“上帝啊!如果你能治好我,我就一生一世跟隨你,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一天又一天,感覺越來越不好,心像被緊緊地壓住,喘不過氣來,實在難受到極點。覺得世界已容不下我,大地要張開口,把我吞下去。心裡很理解那些自殺的 人。但基督徒不能自殺,我盼望最好是走在大街上被歹徒一槍打死,或是開車車禍喪身。很後悔沒有買人壽保險。我對太太說:“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你了。”太 太只有傷心哭泣。許多主內弟兄姐妹,在馬里蘭州、在賓州,都為我禱告。

  又勉強撐過了一周,正好是教會舉辦特別聚會的第一場禱告會,我和太太便一起去參加。在聚會過程中,心中奇妙地湧出一種對主耶穌深深的感激之情。這是前 所未有的。在神聖高大、潔白放光的主耶穌面前,自己是多麼渺小,多麼污穢,多麼地不配得祂的愛。但主耶穌竟然流血捨命來救贖我,又親自來看顧我、光照我。 心裡油然而生對主耶穌的愛與感激之情。主的平安奇妙地充滿我的心,當天晚上便睡得很好。太太和我都非常高興。那是我第一次經歷主耶穌的醫治。從那時起一直 到現在,我一直睡得很好,精力也很好,讀書和研究都應付自如。

  回首過去,這一段的路靠我自己是走不過來的,完全是主耶穌扶着我走過來的。通過這件事讓我更深地認識祂,信靠祂,愛祂。祂帶領我學習一個功課:無論我們面臨著什麼樣的困難,只要恆久忍耐,專心仰望主耶穌,呼求主名的必不蒙羞,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現於美國聯邦政府商務部從事材料科學工作。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