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雕塑

盧潔香

2934349b033b5bb501d1984637d3d539b600bc00“蒼蠅比太陽更高貴,因為蒼蠅有生命,而太陽沒有。”

--奧古斯丁

       生命是美麗莊嚴的,從神而來的生命更是充滿了光明、力量和豐盛。在我初信主的那階段,因為生命上的重生,像許多人一樣,被主的愛所吸引,也對主有著一份單純 的愛和熱情。詩班、主日學、禱告會、查經班、團契、神學院……到處都有我的影子。這些日子一過就是五年,在各樣的參與中自己的天賦和學識也得到了發揮和別 人的認同。

        當時我並沒有領略到屬靈的道路是漫長而又曲折的,靈命的成長也是要經過千錘百煉的。我只簡單地把事奉當作事工的參與,把自己以往對社會、對主義的熱情、理想和幹勁統統轉移到事工上,還自以為這就是所謂有恩賜的屬靈人。現在當我回顧的時候,真為當時的我感到羞愧萬分,就如同這 一幅對聯道出了我的真相:“墻上蘆葦頭重腳輕根底淺,山間竹筍嘴尖皮厚腹中空。”可想而知,這樣的一種生命只能是充滿了驕傲、自義和私欲。

        由於這樣,我同人之間的關係出現了問題,而我沒有在神面前反省自己,只埋怨別人是出於對我的嫉妒。罪就如一點麵酵,能使全團發起來,一時之間我如同處於四面楚歌之中。在人際關係的紅燈面前,我只能重拾獨善其身、孤芳自賞的處世之道,彷彿眾人皆醉唯我獨醒。然而,這在中國人常有的清高正成為我靈命中的一個致命傷,因為天路歷程是沒有獨行俠的。當我們只靠己力、與肢体間存在嫌隙和隔膜的時候,撒但就會施展各個擊破的手段,在這情形之下,我們是最容易離開神的。

        不久,我應第四屆美加西北區福音冬令會的邀請,在大會上作個人見証。我並不知道在掌聲背後,一連串的試煉正等待著我,我只沉醉在別人的讚揚聲中。

       從冬令會回到溫哥華之後的第四天,當我下班回到家的時候,赫然發現房子被賊破屋而入,我僅有的一些貴重物品被搜掠一空。我雖然非常心痛這些有紀念價值的東西,但因為素來對物質存洒脫之心,所以這困難很快就過去了。但一個月之後,從中國來的一個長途電話使我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我親愛的大哥患了末期肺癌。再 一個月之後,還未待我回去見他一面,大哥就溘然離世了……當我還處在失去親人的痛苦中,我又被老板解僱了。就在短短的三個月,我失去了財物、親人和工作。 雖然這些苦難不可以與義人約伯相提並論,但由於我不僅得不到期望中的安慰和支持,隨之而來反而是嚴重的誤解和污辱,而最致命的是,這些傷害來自教會中昔日親如手足的人。

        這一連串接踵而來的打擊使我的生命一下子從光明進入了子夜。我雖一向強調以個人的堅忍來面對厄運,但此時我又怎能做到 “遇橫逆之來而不怒,遭變故之時而不驚”呢?我被深深的憤怒、痛苦、失望所鉗制,在個人的得失中如翻江般地掙扎,似乎我很難再恢復以往對神的信心了。這種生命上的蒼白和冷漠使我突然發覺,以往自己在屬靈上的追求和努力都是徒然的。與此同時,撒但又向我使出一個更厲害的手段:將一個滿了誘惑的試探擺在我面 前……在掙扎中我動搖了,我想,自己的靈性已萬劫不復,不向這世界妥協又有何出路呢?在淒蒼之中我終於把心一橫,頹然跪在地上向父神作了一個最後訣別的禱告:“主啊,我要離開你了……”但話一出口卻淚如泉湧,過往父神在我生命歷程中種種的美善和恩慈一幕幕地在眼前重現,我忍不住放聲痛哭起來:“主啊!我不要離開你……”慈愛的主用這悔改的淚水把我從迷路上堵截了回來,祂再次接納了我。

        痛定思痛,我開始誠實地去反省自己的生命。我從追求 外在的屬靈事物到追求內在的屬靈生命,在聖靈的透視下我看到自己內裡的罪和污穢,看到所謂有恩賜的屬靈人不過是一個假冒為善者。在痛悔之中,我重新學習透過平凡與主建立密切的關係,使自己能“活在”或“住在”祂裡面,而每一個重大的決定都安靜在主面前等候,專心尋求祂的旨意,並以順服的心接受主的鑄造。

       屬靈的道路是沒有捷徑的,絕不可以一蹴而就。在我生命歷程中,我深深領略到父神的用心良苦,祂必然要將我們的生命完全破碎、重組、雕刻和塑造。屬靈生命的定 位點是主耶穌的十字架,是祂用寶貴的生命把我們從世界中分別出來,而不是因著我們曾經是中國的精英。若不把我們的驕傲、自大狂妄和貪婪釘死在十字架上,我們與主的關係充其量只能是伯樂與千里馬的關係,我們所謂的事奉也只能是血氣的表現,是對我們聖潔的主的玷污。昔日彼得在接受主呼召的時候不僅拋棄了一切, 更是跟從了主。今天我們或許會為事奉放棄學位和專業、甚至物質和享受,但更重要的是要跟從我們的主耶穌走這十字架的道路。往往我們只知道怎樣對付別人,而 從不知道要對付自己,更不願意主的對付。稍不合己意就煩燥不安,苦不堪言,甚至離棄主道。一個豐盛的屬靈生命必是一個滿了主雕刻痕跡的生命,生命的冠冕是以順服的心把許多苦難中的淬煉、雕琢、塑造組合起來而構成。

        近年來,我也同樣再次經歷失業和親人離世的痛苦,但我不再悲嘆厄運,而是以莊嚴、忍耐、感恩的心去數算神的恩典。因為昔在、今在、永在的父神讓我在缺乏中去經歷祂的豐盛、在危困中經歷祂的保守、在絕望中經歷祂的信實。多少次 “我雖然經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盡管我不知道明天的道路將會如何,但我深信這位掌管明天的主必牽著我的 手走這生命的窄路。不論是福是禍,主是我歸依,世上別無所慕,只求主的豐盛充滿我!

作者來自廣東省,現住加拿大溫哥華市。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