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輕易發怒

高魯冀

a71ea8d3fd1f4134be6bbac6241f95cad1c85e2d        1997年底,在教會全体議事會上,我被推舉為執事,獲通過。當初牧師對我說,有人提名我作執事,叫我禱告後,把結果告訴他。我自思,我何德何能,可作執事?但經過禱告,清楚地認清,我是不算什麼,正如保羅稱自己為罪魁一樣,我身上也充滿了污穢。 但是,主既然揀選了我,就要在適當的崗位上用我。作執事並不是為了榮譽,而是要更多地奉獻。正如小女說的“你作執事,又付出,又得著,是主對你的磨練。”

        既清楚了主的呼召,我就應勇於承受重擔。沒想到教會的弟兄姊妹們對我這樣信任,竟然一致通過我作執事。這是他們看到我的成長。

        我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天生的火爆脾氣,像炮火一樣,一點就炸。有時對人造成很大的傷害,尤其是對自己的家人。每當我發怒時,都像瘋子一樣,大聲咆哮,有時還摔東西。當然,摔的都是不值錢的,像碗、電筒之類的。家中的古董細瓷,都從未摔過(這說明發怒時還有一定的理性)。尤其不對的是,有時在教會還發脾氣,與弟兄姊妹一言不合,拍桌而起,推門走人,這多不好!這樣的人怎麼有資格作教會的執事?有什麼資格談靈命的長進?

       奇怪的是,教會的弟兄姊妹,他們不僅僅看到我的缺點,更看到我的成長,他們對我的鼓勵與關愛,使我慚愧不已。

       我自小刻苦讀書,不落後人,曾有過考甲等第三名而失聲痛哭的往事--因為沒考第一,惹得前來祝賀的親友驚訝不已。小學、中學、大學都是國內頂尖的學校。畢業後,更是時勢造就,一人承擔建造了不少毛澤東室外大型雕塑。才廿九歲年紀,就指揮千軍萬馬,甚至毛澤東紀念堂室外大型群雕,我都是工程負責人,一人寫出施 工總結報告。在文革年代,強調集体成果,不突出個人,報告擬以雕塑組名義發表,我發了脾氣,那就不發!最後妥協,以雕塑組名義發表,但註明由我執筆。這一切,造成了我狂妄自大,目中無人的稟性。

        1980年來美後,由於語言不通,又不思苦讀,過去的優點,變成了負擔,而所用的,並不是自己的專長,造成了極大的挫折感。加上與家庭分別長達十二年之久,一人獨來獨往,沒有任何人能分擔壓力,使我形成了對社會充滿了仇視的心態,覺得天下的人都 對不起我。在這種心態下生活,真是充滿了恐懼,不知明天又有何種惡運臨頭。現在想想,真是害怕,我如果不信主,由於仇視的作祟,可能會犯下彌天大罪。像 1991年11月中國留學生盧剛,有計劃地槍殺了愛阿華大學天体物理學的精英,然後自己結束自己罪惡的一生。

        我在想,我若沒有信主,在各種巨大的打擊接踵而至時,我也很有可能採取種種過激的行動,不僅對社會造成極大的破壞,自己也會身敗名裂。

       信主以後這十幾年,若說我靈命的成長,我覺得最大的收穫是從“恨”變成了“愛”。我曾經對人說過自己很不成熟的見解: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聖經,“聖經是上帝救贖全人類的計劃”;如果用一個字概括聖經,那就是“愛”。

        信主以後,比以前有了更多的愛,對妻子的愛,對孩子的愛,對弟兄姊妹的愛,甚至對仇人的愛。

        聖經裡很多地方講到愛,例如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中,把愛闡述得這麼詳盡、透徹,真是無出其右者。《約翰一書》更啟示我們“神就是愛”(《約一》 4:18)。《以弗所書》第三章保羅說道“主的愛長闊高深,無法測度。”他又在《哥林多前書》中說“基督的愛激勵了我”。我們熟知的《約翰福音》3:16 “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我的小女兒曾對我說:“因為你與神和好,所以與人也和好,你才有了愛。”說的真對,神就是愛!

       與我結褵卅年的妻最了解我,她說,“你知道嗎?這些年來,你的脾氣改得好多了!”感謝主,雖然還有脾氣,但已改得好多了,這也正是愛的結果。保羅在講述愛的 真諦中有一條“不輕易發怒”,因為有愛,所以才“不輕易發怒”。我和妻都是能幹而又有個性的人,一言不合,惡言相向,競相爭吵。但是妻信主後,她也整個改 變了。家庭有了矛盾,妻叫我們全家跪下來禱告,向主認罪悔改,求主作我們的主宰。她不僅更加溫柔体貼,並且也很追求靈命的長進。她不辭辛苦地陪我去北加州 基督之家進深學房讀書。她見証分享時說“我先生立志今後去傳福音,他傳福音,我也不能像木頭一樣呀!”她督促我完成神學功課,督促我對教會奉獻,沒有她的 督促,也沒有今天的我。以前使我發脾氣的“內因”和“外因”都變化了,我的脾氣是改得多了。

        至於我有時還發脾氣,那是老我在起作用, 或撒但在作工。正如保羅說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羅馬書》 8:18-19)。我相信,隨著靈命的成長,今後我心中會更多地充滿了愛,愛得愈多,就更加不輕易發怒。回頭看看我信主後的腳蹤,我只能充滿讚美地說: “主啊,是你造就了我,我真愛你!”

作者來自北京,現在美國舊金山工作。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