蝸牛

16300000321893124445011603541

舍人

 

       一只蝸牛在陰濕的地上向前蠕動。用手指輕碰一下,便立刻縮進圓圓尖尖的硬殼裡,許久不出來。

       出于好奇,我撿起一支乾枯的枝條,豎立在蝸牛的前面。它探出一對細長柔軟的觸角左右掃動著,然後改變方向,繞道前行。幾次,都是如此。

       我再次將細枝條插立在它的面前,就在它兩只觸角空檔的正中間,使它無法迴避。

       它停下來,再次試探考量著前面的阻擋。片刻,便用觸角、頭部和頸部用力推著,用自己柔軔的軀体盡力擠著,壓著,迫使我手裡的枝條漸漸地向一側彎曲,連我的手都可以感受到這小柬西驚人的力量。

        手裡的小枝條又彎曲了許多,形成了一個明顯的弧度。這小傢伙一半的軀体就要過去了。

        我不由地從心裡發出一聲贊嘆,並決定不再打攪它了。

        “叭”,細枝條清脆地響一聲,卻沒有完全斷裂。

        蝸牛又做了一個大動作,我以為它是在做最後的努力,卻發現它出人意料地扭回頭,拚命著原路,逃回樹蔭的隱秘處,消失了。

        我真為它感到惋惜。

        如果它再忍耐一會,再堅持一下--它幾乎已經成功了;

       如果它能看得更清楚一點--那不過是一個細枝條;

       如果它最後的努力--是向前,而不是向後;

       它便成了我的英雄。

       如果……

       如果我是它的話……

       難道我不是嗎?

       難道我們不是嗎?

       賜生命的主啊,願你破碎我們的外殼,使我們脫離蝸牛的生命。

作者來自山東,現在美國洛杉磯工作。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