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走出“耶和華見証人會”

劉天泉
     我於1981年與一批留學生到日本讀書,先後上了大學、碩士和博士的課程,歷時九年,現在日本公司任職,在此已生活了十六年。

我在1989年接受了主耶穌成為個人的救主。在這之前,我先接觸的是“耶和華見証人Jehovah’s Witnesses”。當時我還沒有結婚,我的女友也在日本留學。有一天兩位“耶和華見証人”來訪問她,建議和她一起學聖經。她對宗教沒有任何概念,自然 不想學,可是他們再三誠懇地來請她,女友盛情難卻就答應了,並邀我一起參加他們的學習。

我的父母本是基督徒,由於大陸的特殊環境,他 們沒有告訴我。直至我赴日本前,父親才向我講起,還與我分享基督徒的初步簡單的救恩道理。我很驚訝,不明白為什麼要相信神。我是在唯物論、無神論的教育下 成長的,所以不易接受。到了日本,發現那裡人人幾乎都有宗教信仰,不論信任何宗教,都不會因“迷信”而受到嘲笑。在與父母分離的日子裡,經常接到他們來信 鼓勵我信教。回國探望他倆老時,送給我一本聖經,不斷鼓勵我讀,卻引不起我的興趣。然而我和“耶和華見証人”一起查考聖經後,漸漸產生了一種親切感;同時 為了不辜負父母的期望,並能創造些與他們交流的話題,也是我之所願。

那些“耶和華見証人”的會友,我當時認為是很熱心的基督徒。他們 為了幫助我學習聖經,付出了很多精力和時間。他們宣講世界末日要到了,會有個大毀滅,只有相信神的人才會受到保護,進入天堂,而這個天堂就是地上的樂園。 在樂園上將有一個新的王國建立。其中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幅樂園圖,畫面上的人物和各種動物和平共處,自然和諧,畫得逼真。

他們經常帶來許多小冊子,上面討論人之罪性、有沒有神、上帝是不是三位一体的神等。可是我心底裝不進神,認為他是虛無不存在的。他們還帶我去參觀他們的工廠,裡面有 許多義工。這些人放下自身的利益,投進這艱苦而有意義的工作中,使我頗受感動。經過了與他們一年半的交往、接觸,我開始思考:從科學的角度觀察自然天体, 例如宇宙行星的運行,氣象的千變萬化。這些神秘莫測的現象,冥冥中像有個主宰者,於是神的形象似乎在我心裡漸漸確立了。我進而開始對聖經產生了濃厚的興 趣。當時很想得到一本中文聖經(父親給我的是英文版),日本沒有,後輾轉從香港寄來一本。我讀了之後,發現“耶和華見証人”所講的道與一般基督徒用的聖經 對不上號,很不一致。我向他們質疑,他們解釋聖經譯本有許多種類,只有他們的最正確,是從原文翻譯的。我當時稀里糊塗,分不清真偽。

我兩度回中國,自以為對聖經已很熟悉。與父母討論時,他們發現我講的那套有不少錯誤。父親焦慮地問我是從哪裡學來的,他耐心地按著聖經上的真理向我講解,証 明“耶和華見証人”所宣講的一些觀點,特別是根本性的,如對三位一体的神的看法是不對的。我回到日本,向他們提出問題,他們反說我用的聖經不對,還以: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舉例。他們講析“道”是耶穌,耶穌也是一位神,不過不是全能的神。全能的神是耶和華,就只這一位;還用旁証說明,原文 只有耶和華才用大字体寫GOD,而耶穌卻是小寫体god。他們還常把有關耶穌的經文改造,查考經文時,很少用新約,多半引用舊約;經我体驗和思索後,他們所宣講的內容和聖經所寫的越來越離譜。

在A.Hoekeman博士《耶和華見証人的內幕》一書中提到:耶和華見証人拒絕三位一体的教 義是聞名的。他們認為獨一的真神是耶和華,只有一個位格;他們否認耶穌基督的完全神性,以及他是與耶和華完全同等的。基督是耶和華的第一個受造者,所以他 有個開始,因此基督不是三位一体的第二位;提到聖靈,他們則認為,聖靈是全能上帝無形的動力,又說,聖靈是無位格及無形的主動力。聖靈不是上帝,也不是 人,它只不過是個無位格的力量而已。由此可見,“耶和華見証人”的觀點與基督教的真理有極大的區別,他們不承認三位一体的神,也不相信耶穌是全能的神,他 們的道理完全違背了聖經的真諦。

後來又出現了一個輸血上的大問題。他們以舊約為依據,說血不能吃,所以他們不能接受輸血,認為那等於吃血,吃血進不了天堂,得不到永生。當時有一對“耶和華見証人”夫婦的兒子得了重病,必須輸血,就因為這個不能輸血的觀念,孩子白白地死亡了!當時輿論對 此作了嚴厲的批評,他們托辭說是魔鬼的攻擊。我的疑慮更深重了。此時,父親正好托人從香港寄來一本書,書名《我生於耶和華見証人之家》,是美國人J. Hewitt寫的,譯成了中文。書中詳盡地記載了這教派的一些活動,與我親身感到的極相似。

他們很注重一些小冊子。把這些小冊到處傳 播,又送又賣。查考聖經就依據小冊上的資料,用來支持他們的論調。有些傳道者只知道小冊上的內容,自身對聖經並不清楚。如果你有疑點超出小冊的範圍,他們 便藉故推托,再拿另一本來和你談論,這是他們傳道的一種方式。至於這個組織,是很嚴密的,會裡的成員也十分重視這個組織,他們覺得必須依附它才能得救。會 員要把探望的過程詳細地向會裡報告,如果探望的家庭不夠數,就會受到批評。如果幾個星期達不到標準,會裡就會指責此人,恐怕連神也要遺棄他了。他們的作 為,使我產生一些想法:他們不單單為了傳福音,這份熱心中似乎還為了自己,怕被神懲罰,怕不能得救;他們得救與否,是在乎他們的行為(表現)。記得父親曾 一再向我強調,我們得救是出於神的恩典,絕不是因為行善做好事的緣故。由此想到他們的信是很不平安的,一旦沒有做好,就惶恐自己能否得救。這與聖經上所教 訓我們的“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有很大的矛盾沖突。

我還發現他們很愛統計數字,例如他們常說,將來在新天新地裡會有十四萬四千 人與神在一起,另外一些人則被留在地上,這是否是一種等級觀念?他們還發出很多無法應驗的令人莫解的預言……漸漸地我感到他們有些愚昧可憐了,對他們那一 套有了認識後,就失去了和他們再繼續來往的興趣,於是終於與他們斷絕了聯系。

感謝主,在我與他們相處的這段時間裡,培養出讀聖經的愛 好,能初步辨別是與非,偽與真。我非常喜歡讀新約裡的許多真理,如保羅在《羅馬書》中說:“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們 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這段話極有價值,賦予很深的哲理意義,也給我很大的影響和啟迪。我從小崇拜英雄人物,感到如能為 他們死,是件光榮的事。可是耶穌卻為罪人死,這個事實不僅令我感動不已,而內涵更令我終生深思。我現在十分愛讀聖經,神的話語須臾不離。

感謝神助我及時走出“耶和華見証人”會,沒有受洗進入他們的組織,過那種惶恐至終、無法知曉是否能得救的生活。我漸漸了解“耶和華見証人會”是十九世紀美國 賓州的羅賽爾設立的,目前在世界各地有幾百萬會友,並設立教會。出版守望台﹙Watchtower﹚雜誌。由於他們在教義上與聖經的基要真理不符,一般篤 信聖經的教會均視之為異端﹙Cult﹚,在我接受了主耶穌成為我的救主後,我常想如何說服一些人也走出“耶和華見証人”會。我有以下幾點思考:

首先,要讓他們對自己所信的“真理”起懷疑。會裡有些資料記載著他們從未体驗過的預言等,這或許能動搖他們對自己組織的信心。

第二,因為這份信仰擔子很沉重,他們得到救恩需要靠自己行為去賺取。我們可以通過在耶穌基督裡的平安喜樂去幫助他們,使他們真實認識到三位一体的神,才是人類真正的救世主。

第三,《我生長於耶和華見証人之家》是一本很好的書,可介紹他們閱讀,使他們了解到自己所處的是一個怎樣的組織。其中作者親身經歷過的悲慘体驗,這實實在在的現身說法可以促進他們的醒悟。

本文為作者口述,徐家薇、俞微整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