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全世界棄絕 --記“太聖潔的人”蓋恩夫人

曉悅

u=4251063032,3484345435&fm=21&gp=0        蓋恩夫人﹙Mrs. Guyon﹚,1648年生于法國蒙它其的一個貴族家庭。她的一生,是一部痛苦的、受逼迫的歷史。而她之所以受那些迫害,只是因為她太愛神、“太聖潔”的緣故!

       蓋恩夫人從小受母親忽略,因母親偏愛她的弟弟。即使當她生病時,她的母親也會從她手中奪去東西給她的弟弟。及至長大,她有出眾的美貌,頗受矚目,她內心也為 此驕傲。但是有一件事使她開始完全轉向神。有一天,她有一位表兄要到中國去傳道,路過她的家。事後家中的人談到他是怎樣聖潔愛神,又把他說過的一些話轉述 給蓋恩夫人聽,蓋恩夫人就非常受感動,甚至哭了一天一夜,認罪悔改。

        從此,蓋恩夫人一直在主的面前追求,一面讀靈修的書,一面禱告。她特別懇求神給她禱告的恩賜,她的一生,都沉浸在這種“裡面的”、與主交流的喜樂中。

       她十五歲的時候下嫁丈夫蓋恩,從此受到夫家、尤其是婆婆的虐待。他們嘲笑她的信仰,不許她禱告,逼她做工。然而這還僅僅是開始。後來,連教會、當時的政治 家、一般平民、她的朋友都聯合起來反對她,逼迫她或離棄她,認為她愛神;她太過聖潔;她捨己助人;她有醫病和辨別諸靈的特別恩賜;她教導人捨棄祈禱冊,和 神有更親密的交流;她被聖靈感動而撰寫書籍……

       她被人逼迫、侮辱、藐視、冤枉、辱罵、監禁,乃至最後死于流放之地,她都逆來順受,非但不怨天尤人,反而說這是神敲打她的杖,並以滿心的愛為逼迫她的人祈禱。

        她已被神帶到絕對無己的地步,她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仍是基督在我里面活著。”她完全放棄了自我,甘願融入神中,猶如一滴水融入大海。

        她在一封信中寫道:

       “我唯一的願望是將我自己棄絕給神,我不疑慮,不懼怕,也不急躁。哦!主,我既然在此地,除了快樂之外還有甚麼呢?一個心被神充滿的人,看世界是多小啊!你是 我心中的心,是我生命中的生命。除你之外,我沒有生命。我的主,讓全世界棄絕我,只要愛主活著,我活在愛主裏面就夠了。這是深淵,是我在諸般的逼迫中藏身之所。哦!棄絕,蒙福的棄絕……當人與神合而為一時,什麼都好了。”

         蓋恩夫人亦寫過多首愛神的詩,在《不相信自己》和《神的後嗣的見証》這兩首里,我們可以看到她對神的愛及徹底順服。

不相信自己﹙節選﹚

你是我每天的亮光,是我唯一的愛,

願你使我與我的自己分開。

把我每一個意見、思想和感情,

都在你的模型裏面鑄定。

哦!願你教導這顆不忠實的心,

使它成為一個堅定不變的器皿。

如果它有可能變得更加悖逆、冷淡、後退,

那麼,求你現在就把它徹底打碎。


什麼時候我不夠剛強,

我就立刻感覺到這迫人的重量。

離開我吧,喜樂、平靜和甜美的安息,

如果這些都不是出於你的。

自始至終,我揀選的只有一件,

就是你的旨意在我裏面完全實現。

一切軟弱、動搖和可怕的思慮,

都會使我已經選定的“上好”失去。

我們的信心何時變得無偽真誠,

那看不見的世界才會屬於我們。

信心若是含糊,我們就只能徘徊,

找不著道路,也必然無家可歸。

當我們輕視那高貴的珍珠,

假的寶石就會把我們的心迷住。

使我們寧願去揀選奴僕的微利,

反而將兒女應得的餅輕易丟棄。


神的後嗣的見證

這一群新生的族類,你們是何等蒙恩,

你們成了神的後嗣,何等希奇的福分。

這福分是多麼高尚、多麼純真,

因為你們開始從世界的眼光中隱遁。

神所賜的洪福要永遠與你們同在,

事實將要證明神對你們的永遠的愛。

那是最寶貴的一剎那,當我們決定相信,

這大福氣我們就立刻有份。

而且就有了一個無可推諉的權柄,

可以開始事奉祂,用我們的靈。

你可曾聽聞一個奇妙的佳音:

宇宙的造物主允許我們喚祂父親。


如果有明知故犯的骯髒罪孽,

那麼就得與我們所熟悉的喜樂告別。

如果你仍然要做一個被本性統治的奴隸,

你就會失去聖靈的引導和管理。

如果你要繼續沉醉於“己”的迷宮,

神賜給你的大慈愛豈不是完全落空?


那些聖潔的信徒可真是步步謹慎,

惟有這樣才能夠表現出愛的真純。

他們是緊緊地跟隨主的腳步行走,

惟恐住在裏面的聖靈有絲毫擔憂。

而且在無偽的愛心上顯得異常剛強,

可以肯定這樣的聖徒才配與主一同作王。

參考書目:
《馨香的沒藥》,俞成華譯,台灣福音書房出版;《蓋恩夫人的信》,俞成華譯,以琳出版社出版;《蓋恩夫人詩選》,吳新獻譯,以琳出版社出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