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討厭他"(張怡昕)2015.01.26

“我討厭他”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我討厭他

團契中,有我不太喜歡的人。好吧,直說,我討厭他。因為我覺得他虛偽。他在團契分享討論時,引用起聖經那是一串串的,禱告時的聲音似乎都和平常講話時的聲音不一樣,顯得更莊重真摯。可在生活中,他嬉皮笑語起來,好像換了種語言。作為學生,他對待學習卻並不認真,跟他講過某事他做的準備不夠,事情做得不盡責,但下次還是這樣,也沒有流露出什麼不好意思。

其實現在我和他打的交道已經比較少了。但有時在微信圈子看到他發的一些評論,就有種氣不打一處來的感覺。

雖然我也知道,上帝說,不要論斷人,要饒恕人,但真的覺得很難。也有朋友勸我說,大家都是罪人,即使是我認為虛偽的人,也要為這樣的人禱告。但我雖然能包容體諒某些不完全,卻很討厭虛偽。我知道我也是個罪人,有問題的人,但我一想到要為他代禱就感到困難。

那只好先避免想到此人,免得一想到就論斷。唉!這也不是長久之計啊!

很難同情

上週和兩個姐妹一起查經,有個姐妹以前做特殊兒童的教育,那些孩子在認知能力上有很多問題。她說,有的孩子,你花很多力氣在他/她身上,但好幾年過去他/她都沒有進步。如果不是因為對基督所懷的信心,那她會覺得毫無盼望。她也曾經去臺灣參加過一段時間宣教,有位牧師是給一些妓女傳福音,牧師在那個地方關心她們很多年,但很多妓女也沒改變。如果不是因為對基督所懷的信心,也會覺得毫無盼望。

我聽到後半段時,就覺得很煩燥。我打斷她,說,我能同情孩子,也能同情被逼去賣淫的,但很不能同情自願賣淫的。

我覺得孩子值得同情。因為我知道孩子的病原因複雜,可能是因為基因缺陷或者環境問題,這些可以說是人類世世代代被罪污染的後果(我不是說因為父母的罪讓孩子得病)。我覺得被逼賣淫的值得同情。她們的困境顯出社會的黑暗和冷酷,這些也是罪的後果。但我真是很難同情自願賣淫的。

恍然大悟

但我的姐妹說,如果一個人的價值觀已經扭曲到,覺得賣淫並不羞恥,這種扭曲不也是罪的污染,不更顯出罪的可怕嗎?

她這個視角(perspective)真是讓我恍然大悟。

自願賣淫的,可以說已經被罪轄制到沒有基本的道德觀(moral values),被罪轄制到沒有能力去行使真正的自由意志了。自以為在做自己願意的事情,其實是在自我毀滅。

真的是被罪轄制的太可憐!

我們那天查的是《馬太福音》第9章。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這段,10 – 13節:

耶穌在屋裡坐席的時候,有好些稅吏和罪人來,與耶穌和祂的門徒一同坐席。 法利賽人看見,就對耶穌的門徒說:“你們的先生為什麼和稅吏並罪人一同吃飯呢?”耶穌聽見就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 經上說:‘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這句話的意思你們且去揣摩;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

人人都有問題,都有罪,只是“病情”不同,表現出的 “症狀”不同。

我特別討厭別人虛偽。可能因為我自認還算真誠,所以我就格外討厭虛偽的人。但我也知道,我有我的問題,比如做事拖拉(這個也很糟糕,對不住研究上的合作者)。虛偽的人,虛偽是他的“症狀”。拖拉的我,拖拉是我的“症狀”。

但感謝主,如今罪不再轄制我們這些投靠主的人了。罪不再轄制我們了,但罪的影響還在。我們在被治療的過程中。我覺得自己常常要回到決志信主時那些最基本的東西,就是承認自己是個罪人,需要主耶穌基督的救恩;感謝主的寶血洗淨了我,求主做我的主,而不是自己隨心所欲自以為義。

仰賴主恩

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時時刻刻仰賴主的救恩。求主幫助我們真正明白這一點。

*在這個過程中,我覺得上帝一直在提醒我,不要論斷,要饒恕,要代禱。我確實感到心裡有個聲音說,不要做法利賽人。感謝上帝管教我,指正我。還有就是,小組讀經,分享,個人讀經,靈修禱告,真的很重要。這些都是上帝調整我們心的機會。

*怎麼知道自己在往法利賽人的路上滑?我的感受是,一個表現是,不能為自己認為有罪的人去代禱,不能為人付代價。先知可以很嚴厲的責備人,但他們願意為他們所責備的人付代價。摩西寧可替犯罪的以色列人死,這是真的在乎。(《出埃及記》第32章31 – 32節:摩西回到耶和華那裡,說:“唉!這百姓犯了大罪,為自己做了金像。 倘或你肯赦免他們的罪—不然,求你從你所寫的冊上塗抹我的名。”)

4 Comments

  1. “我讨厌他” 对于作者来说这个”他”可能是一个他,而对于我,这个”他”是很多个他/她。我信主6年整了,过去的5年半,我自认为自己的属灵生命成长的非常好,信仰生活稳定,有很坚定的侍奉异象。小小年纪的我也成为很多同龄人或者前辈的属灵伙伴,深受教会弟兄姐妹的喜爱。但在过去的这几个月里,我莫名的跌入一个深渊里,我发现自己比我想象得要骄傲和自私,我也会嫉妒别人,我受不了这么糟糕的自己。我想把自己藏起来。当我藏起来,不去教会的时候,好像也没有多少人主动来关心我。我就想,当我把真实的自己且污秽的自己展现给大家看的时候,有多少人可以真正的接纳我。我也开始觉得教会的弟兄姐妹不真实,似乎跟同学待在一起还更舒服,自己是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伪装。可是如果我看到弟兄姐妹的罪,我又能保证不远离接纳吗? 感谢主,在属灵生命最灰暗的这段时间里,神的真光照进我的生命,我开始去认识罪。原来我过去一直不太明白人的罪到底是有多深,耶稣为罪付上的代价到底是有多大。我自己也一直在用好行为遮掩自己的罪,用各样的侍奉包装自己。我的心很羞愧,把大家都给骗了,也把自己给骗了。求真理的光继续深入我内心最污秽的角落,洁净我、炼尽我。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在新文字時代回顧《舉目》2015熱門文章(談妮)2016.01.03. | 舉目 Behol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