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中的超凡身影——讀《暗室之光》後有感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羅博學

平凡中的超凡      某天,聽Z兄分享時,談起《暗室之后後》的作者蔡蘇娟。作為後生晚輩,我一向對充滿靈性又頗多坎坷的前輩,極為瞻仰與敬佩。於是從那時起,“蔡蘇娟”這個名字,便一直回響在我心裡。

        近日,無意中發現一本裝幀格外醒目的圖書,名為《暗室之光》。翻開書頁,看到蔡蘇娟年輕時姣美的面容,幾十張黑白留影,記錄了蔡蘇娟以及那一個時代的風貌: 她在暗室中看似柔弱,卻滿有平安的身影;她與葛培理家人以及無數訪客的留影……所有這一切,都衝擊著我的心,也衝擊著這個日益繁榮卻漸顯荒涼的時代。

最早接受現代教育的女性

        蔡蘇娟(Christiana Tsai,1890年2月12日─1984年8月25日),祖籍杭州。

       1890 年(清朝光緒16年),蔡蘇娟出生於南京的一個官宦世家。16歲時,她在美北長老會(Presbyterian Church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傳教士查理.李曼(Charles Leaman)設立的明德女子學校就讀,不顧家庭反對,接受了基督信仰,隨後又帶領全家55人信主,並與瑪麗.李曼(Mary Leaman)到處傳福音,且到美國各地基督教會和神學院證道。

        蔡蘇娟是中國最早一批接受現代教育的女性,她精通英文和鋼琴,周遊中國大部分省份。
       1931年冬天,蔡蘇娟在上海患了嚴重的瘧疾,又時值日軍侵華,無法得到適當治療,最後導至眼睛無法見光,行動不便。此後多年,她不得不關在暗室之中。

       1949年,59歲的蔡蘇娟,與瑪麗.李曼一同遷往李曼的故里,美國賓州蘭開斯特的樂園鎮養病。
        1953 年,芝加哥慕翟迪聖書出版社,出版了她的口述見證《暗室之后後》(Queen of the Dark Chamber)。該書非常受歡迎,譯成50多種文字。之後,蔡蘇娟在她的密不透光的暗室裡,招待了許多訪客,作見證,並出版了更多著作,包括《暗室之后 後續本》、靈修默想集《暗室珍藏》等。

       1984年,她在美國逝世,享年94歲。

        對民國史感興趣的朋友,可能會記得,那個戰亂頻仍、內憂外患的時代,催生出一大批民主鬥士、思想家、社會活動家。比如“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的魯迅,“有了愛就有了一切”的冰心,“猶太女作家”蘇青,“世紀老人”董竹君……

        耶穌基督的使女──蔡蘇娟,也生活在那個歷史時期。當許多人站在時代的風口浪尖,演繹出轟轟烈烈的世紀傳奇時,蔡蘇娟卻在一種相對沈沉寂的生命歷程中,進入了福音的堂奧。

       蔡蘇娟原有3個夢想:“擁有一間雅緻致的書房,安靜讀書和寫字;擁有一架漂亮的鋼琴,表達心中湧出的詩歌;擁有一間精美的圖書室,讀著自己喜歡的書。”然而生命給她的,卻是一間無比幽暗的密室──疾病使她雙眼不能見光,她必須在一間封閉的暗室中,度過她的後半生。

        對此,蔡蘇娟說:“是不是上帝對我殘忍呢?不﹗‘他祂未嘗留下一樣好處,不給那些行動正直的人’(《詩》84:11);我怪上帝不公道嗎?不﹗‘泥土豈可對 摶弄它的說,你做什麼呢?’(《賽》45:9)在這麼多年的病痛中,我絕對不敢問上帝為什麼叫我受這麼大的苦,我只問祂:要我做什麼?……我相信一切發生 在我身上的事,都是上帝替我做的最好的選擇。”

陳舊書影、信心芬芳

       《暗室之后光》由4部分組成:中國女孩;“吃”洋教;病倒;暗室之後。分別記述了蔡蘇娟不同階段的人生經歷。附錄部分是“暗室珍藏”,是蔡蘇娟在暗室中為後輩留下的靈修心得,彌足珍貴。

       讀者朋友可以通過這本書,可以看到一百多年前的中國社會,更可以讀到蔡蘇娟女士的信仰體悟,實實在在看到上帝奇妙的救恩,在百餘年前就運行在閉關鎖國的中國,並且藉著許多西方傳教士,幫助中國人度過了那段迷失的歲月。

        葛培理牧師在《暗室之光》一書的推薦語中說:“這本書見證基督,唯有祂足夠拯救這個苦難的時代。此書在這充滿罪惡的汙臭世界裡,發出信心的芬芳,並準確地表明,在基督裡的信心,足夠戰勝人生旅程中一切的變化和不利的環境。”

        對於“在基督裡的信心”,許多基督徒的理解是有偏差的。他們的“信心”,其實建立於自我的上帝觀之上,即無論其所求是否合理,上帝都必須成全。一旦祈禱未得到回應,“信心”就變得空幻。

        然而我們必須承認,受造者對創造主的理解和體驗,是極其有限的,是坐井觀天的。我們無法運用人的理性和經驗,來揣摩聖經中的這位上帝。祂的法則,高於世俗法 則,祂的智慧,高於人類的智慧。只有在最真實的信仰經驗中,看到上帝親自參與人類的苦難,看到無限者親自進入人類的有限,我們才知道苦難意味著什麼,也才 會明白,為什麼“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的信仰,具有如此大的震撼力。

        蔡蘇娟以她的生命,印證了“基督裡的信心”並不只是榮耀裡的信心, 更是苦難中的信心。在信心的視野裡,苦難的落腳點並不是這個世界,而是彼岸的國度。蔡蘇娟在苦痛中對上帝的敬拜,在病患中對聖靈的經歷,都見證了主耶穌的 話,見證了我們信仰的根基如果建立在基督的磐石上,雨淋水沖總不倒塌。

將船開到水深之處

        讀完蔡蘇娟的傳記,我想起一些美麗的話:“神為愛祂之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參《林前》2:9)還想到一句話:“上帝為他們關閉了很多道門,卻打開了一扇通天的窗戶。”

        我想,蔡蘇娟在漫長的50年的暗室生活中,切切實實經歷到聖靈的帶領。許多基督徒誤認為,聖靈是某種神秘能量,使人具有超自然的能力。其實符合聖經的聖靈 論,永遠指向個體內在生命的重生與革新。儘管聖靈降臨也會產生如五旬節那樣的超然能力,但在龐大的復興浪潮過後,基督徒聆聽上帝微小的聲音,就顯得尤為重 要。聖靈降臨最終極的目標,要在破碎、軟弱的個體身上,彰顯耶穌永恆生命的榮美、為真理作見證,而非將一個人包裝成為具有超自然能量的偉大戰士。

        蔡蘇娟的生命中,有聖靈內在的印記。她對聖靈的經驗,不是一朝一夕得來的,而是在幾十年的信仰生活中,在巨大的悲痛臨到時,方才“將船開到水深之處”。她謙 卑地說:“床榻不是我的監獄,乃是受訓的學校;聖靈是我的導師,訪客是我的功課。”所以在她的書中,看不到任何狂傲字句,乃是誠誠實實地訴說自己的生命旅 程,將人引向上帝的光明之中。

        她接待過無數訪客,包括享譽全球的佈道家葛培理牧師全家。這些訪客都在蔡蘇娟身上,得到莫大幫助。哥頓大學 神學院的章力生先生寫道:“蔡女士所以經得起這嚴重的試煉、長期的苦痛,而絕不怨嘆懷疑,必由於其靈程之高,靈命之豐,靈交之深,有‘親眼看見上帝’的寶 貴經驗。當她最初信主,遭受逼迫侮辱時,主曾向她顯現,讓她看到頭戴荊棘冠冕,手有釘痕的救主。當她得病之後,痛不欲生之時,主又讓她看到‘一頂美麗的冠 冕,向天上升’,並聽到主的聲音,曉諭她說,這乃是她要受靈性的訓練。”

        可見,一個在生命最深處,遇見救主耶穌的人,與一個僅僅在理性層面認可“基督教”的人,是有很大差別的。上帝的作為就是如此奇妙,祂在最軟弱、卑微的人身上,顯明自己,彰顯出福音的莫大力量。

應當有的閱讀心態

        一部偉大的作品,可以將人、時代、國家和民族聯繫起來。《暗室之光》不僅是蔡蘇娟女士個人的生命故事,也同時映射出一百多年前的中國社會──

         想真實瞭解民國史的朋友,可以一讀此書。

        身處苦難中、近乎於絕望的朋友,可以一讀此書。

        尋求生命的意義與價值的朋友,可以一讀此書。

        傳記,和小說等其它文學體裁不同,體現的是人真實的生平,不摻雜任何杜撰。《暗室之光》作為一位基督徒生平的再現,既是文學意義上的傳記,也是信仰意義上的見證,來不得半句謊言。

       有這樣的心理準備,讀者在這本書中讀到的,便是急難中的淡定,苦痛中的順服,困苦中的恆忍,絕境中的提升,以及平凡中的卓越。你讀不到轟轟烈烈的事跡,或藐 視一切的豪言,讀到的是那種細水長流的生命力。你會驚異:原來在蔡蘇娟女士身上,竟也找得到自己的影子。原來她與我們是有一樣性情的人。

       “假如蔡蘇娟女士與我面對面,我要如何與她對話?倘若我去她生活了半個多世紀的暗室中拜訪她,會有什麼樣的場景?假如蔡蘇娟的疾病臨到我身上,我會如 何?……”這種換位思考相當重要,它會幫助我們提升自己,使我們將閱讀與生命聯結在一起,在我們遇到各種突如其來的困境時幫助我們。

        比如,該書寫到一個故事:蔡蘇娟收到國外異性朋友寄來的情書,對方有博士學位,條件很好,也自稱是基督徒,卻不相信基督的神性,陷入自由派神學的困境中。蔡 蘇娟經過劇烈的內心掙紮扎,在聖靈充滿的經驗中,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她看到了十字架上被掛的救主,聖愛的力量消解了世上所有的男歡女愛。於是那段 不成為愛情的愛情,告終了。

        設想,如果年輕時的蔡蘇娟,按照世俗的眼光,答應了他的求婚,一旦當疾病來到,一個沒有堅定信念的伴侶,勢必會撒手而去。可見,上帝的意念高於人的意念,因為人所看、所追求的,都只是當下,卻並不知道未來會遭遇什麼。

        這個故事,是對現時代年輕朋友擇偶的很好提示。

身後的馨香

        1984年,蔡蘇娟女士告別了塵世,安息了。終年94歲。醫學原判定她最多只能活3天,但那位信實的主,卻從灰塵中抬舉貧寒人,使孤獨的有家,叫被囚的出來享福。

        她生前憑藉信仰的力量,選擇黑夜中歌唱。在她身後,主依然用她──祂所親愛的使女,向這個靈性昏聵的時代傳遞福音的信息:

       “朋友們,請不要提任何我做過的事。也許你們認為為我做了一些有價值的事,但是在神面前,人所有的義都變成汙穢的衣服。”

       “我再次讚美我的主耶穌。因我得救不是靠善行,而是祂的恩典。”

        “願主耶穌賜福你,也使用你,成為祂流通的管道,引領多人歸向主。”

作者生於陝西,現居西安。專事寫作。

图片来源:http://sc.chinaz.com/tupian/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