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累!不累!——麥城伯利恒學生團契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齊彥

BH73-41-7687-圖1-韓子瑤攝-mmexport1416331737997-BH73 寬3802014年5月18日,我們伯利恒學生團契有了第一次畢業季特別聚會,慶祝我們團契的第一批學生畢業——這些學生2010秋季到麥迪森城(Madison,即文中的“麥城”。編註)讀書,參加了我們剛剛開始的學生團契。現今他們畢業(有人已經受洗,有的仍在慕道)。在這些學生身上,在我們自己的服事當中,我們看到了上帝的信實,經歷了上帝的恩典。

你要負責到底!

記得那是2010年,我和丈夫結婚20年。我們夫婦一直想著如何慶祝結婚20年,有很多計畫,去歐洲,去坐遊輪……然而我們還是覺得,應該做一件更有意義的事。

在秋季學期學校開學之前,我問丈夫,要不要開始一個學生團契?這是我們一直以來就有的感動和心願。他說好!

我們就在10月2日,我們結婚20年紀念日那天,開始了第一次的學生團契活動。

回想起來, 我們夫婦兩個真的沒有任何的恩賜,好像除了準備飯食,車接車送,其他的都不會。我們既不會講道,也不善禱告,更不知道如何帶詩歌……我們能做的,只是對主說:“我願意!”主就藉著我們這不配的器皿,成就祂的事!

我們團契的名字叫麥城伯利恒學生團契。在聖經中,“伯利恒”是糧倉——上帝的供應,是大衛的城,更是耶穌出生的地方。

這幾年,我們真真切切地經歷了上帝的供應。上帝的帶領很奇妙,沒有給我們年度計畫,而是像教小孩子走路,牽著我們的手,慢慢前行。

自從我們開始學生團契,上帝就感動我們教會的每一家,都參加了這個服事。比如,姊妹們一起供應飯菜,所以學生們能吃到四川菜、湖北菜、陝西菜、上海菜……我常常開玩笑,說我們是舌尖上的麥城。

有了弟兄姐妹的扶持,我們心裡很踏實。

在我們決定開始聚會的時候,我們其實還不知道如何開始,要講什麼。但就在聚會前一個星期,收到外地弟兄寄來的鏈接:香港歌星鄭秀文在“好消息”電視臺的見證《信者得愛》。

鄭秀文外面看來很堅強,但內心很無力。星座、算命都沒能幫助她,是上帝把她從憂鬱症裡拯救出來……

這是上帝的預備!我們就此知道了“好消息”電視臺有很多好節目,可以帶領學生一起看。

學生有戀愛、婚姻等切實的問題。於是,我們聽劉志雄長老的講道錄音《在神旨意中的交友,戀愛,擇偶,及婚姻》,看高浩正的《不要驚動愛情》。

團契中有幾個孩子很愛打籃球,我們團契於是一起看了見證《哈佛小子—— 林書豪》。那時林書豪尚未出名。兩個月後,2012年2月4日,林書豪上了美國的頭條。

我們也儘量利用當地各教會的資源。2011 年4月,華人福音教會請一位牧師來講道。 我們邀請福音朋友參加,有4個學生決志,其中2個當年即受浸。

我們還邀請其他教會的牧者、弟兄姐妹來講道,鼓勵學生起來服事。

每當教會有特別節日,比如感恩節、復活節聚會,或郊遊,我們都邀請同學們來參加。每年的春節包餃子活動,是我們的保留節目,讓新生特別有家的感覺。

學生們視團契為家。有同學期末考試期間,給我發短信說:阿姨,我真的堅持不住了!我回覆她:加油!再堅持兩天,就可以“回家”(回團契)了!家是一個有愛的地方,家是一個完全接納的地方。

一個新生說,自從參加學生團契後,他越來越不喜歡參加別的派對了。因為派對結束之後,會更空虛。但來團契,就會被上帝的話語和愛充得滿滿的回去。

我們在團契剛開始時,禱告求上帝:“你讓我們開始,你就要負責到底!”祂是聽禱告且信實的!

五音不全帶詩歌

我天生五音不全。從小學到高中,只有在學校大合唱的時候, 才有我上臺的份兒。回想一下,除了《我愛北京天安門》、《學習雷鋒好榜樣》,我幾乎不會唱什麼歌, 更是從來不敢在人前唱歌。

信主後,我卻偏偏愛大聲唱詩歌。我先生每次聽我高聲走調,就會用胳膊肘推我, 提醒我小點聲……說實話,就是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什麼是音調。不過按先生的評價,“比以前好多了,值得鼓勵”。

帶學生團契的頭兩年, 每次聚會,我都要選詩歌。這是義不容辭的任務,我也歡歡喜喜地去做。

每週都有兩、三個晚上,我都在YouTube 上找歌。

我常常把已經入夢的丈夫唱醒。他爬起來對我說:“ 就讓電腦替你唱吧,你就別出聲了。”其實我的聲音已經壓得很低了,可能是因為調子不對,比較容易吵醒人(這已經成為我家的笑談了)。

上帝真是充滿了愛,祂竟然使用我這個五音不全、但是特別愛唱讚美詩歌的人,帶領詩歌!祂讓我每次都選到最合適的詩歌和故事,去配合當日的主題。

就如2012年的感恩節, 我為聚會選詩歌的時候,那首《獻上感恩》,以前唱過很多次,這次卻很意外地找到詩歌創作的見證。在那個安靜的夜晚,我感動得淚流滿面……聚會的時候,我就分享給大家。

2012 年秋天的第一個聚會,是迎新聚會。我本想選《我們成為一家人》等老歌,上帝卻給我 一首《愛的團契》,鼓勵我們“要記得團契開始是靠主來帶領, 全心信靠祂必負責到底”。

接下來, 中秋節到了。我們團契聚會的主題,與宇宙和生命的起源有關 ,大家會一起觀看 DVD 的Wonder of God。我本來想找“Trust and Obey”那首歌, 主卻奇妙帶領,使我卻在網上找到“When We Walk With the LORD”。

聚會時我才發現,這首詩歌的MV竟然以Wonder of God裡的一個片斷為開頭!我驚訝地睜大眼睛,驚歎上帝的帶領何等奇妙!

2012年聖誕節前,我們要聽劉志雄弟兄的講道《有寶貝在瓦器裡》。在準備詩歌的時候,我聽到倪柝生弟兄的詩歌見證 《你若奪去我心愛》。年輕的倪柝生, 愛上了燕京大學的校花,但因著那個女孩不信主, 倪弟兄決定分手。痛苦之際,他寫下這首詩歌,“你若奪去我心愛, 求以自己給我”。後來那個女孩也信主,成為了倪師母。

聚會前,我告訴一個剛剛遇到感情危機的小姊妹:一定要來聚會,有一首特別的詩歌送給你!

我常常對學生講,上帝可以讓五音不全的我帶領詩歌, 那麼主給你的那麼多的才能, 你豈不能做更大的事?

現在的學生團契,學生同工發聚會通知、帶領詩歌、統計人數、帶領聚會……我常常驚訝這些90後的靈命成長!

BH73-41-7687-圖2-郭品葳攝-mmexport1416331989451-BH73 宽680

“你們不累嗎?”

從2005年至2011年,我們夫妻一直兩地分居,一個人帶一個孩子。團契開始後,弟兄姐妹常常問我們累不累、苦不苦。我先生總是笑著說:“沒覺得啊!”我說:“我也是!”然後我們就相視而笑。

有一週末,我約一個女生出來吃飯,回答她對信仰的疑問。一頓飯的功夫,她問了我兩次:“你要上班,還有兩個孩子,還要管我們,你不覺得累嗎?”

我相信很多學生也有同樣的疑問,甚至心裡還會問:“你們為什麼要花時間和力氣去做這些事啊?是不是有什麼目的?”我能理解他們的疑惑。我當初遇到基督徒的時候,也有類似的不解。

說實話,每次愛宴結束,送走學生,收拾完畢,已經到午夜。我們不但累,還對自己的兩個孩子感到愧疚。小的已經睡了,沒有給他講故事,沒有一起禱告,沒有說晚安。大的我們也沒管,不知道他那幾個小時在幹什麼。

然而上帝卻總給我們一夜的安眠。下一次,孩子還會高高興興地盼著哥哥、姐姐們來。我們又在籌算,下次做什麼菜,誰去接送……

記得10幾年前,我們剛剛移民到加拿大多倫多,基督徒朋友把我們帶到了教會。有幾個弟兄(參與服事的)邀請我們參加查經聚會,老公覺得太浪費時間,不想參加,又不好意思拒絕,就說:“我們孩子還小,帶著他來回跑,不方便。如果你們願意,歡迎你們到我們家來聚會。”

我們心裡合計,他們住得很遠(其中兩位,單程就要一個小時),來一次、兩次容易,但不可能堅持很久。等他們熬不住了,我們也就解脫了。

可出乎我們預料,他們每週來一次,竟堅持了5年,直到我們離開多倫多。

等我們來到麥城, 才認識到,當時那幾位弟兄,付出有多少!就是現在,我們也做不到他們所做的。但上帝帶我們一步一步前行,並有弟兄姐妹一路攜手,日子過得很快樂。

讀過戴德生後代的見證,二戰時他們一家在中國,孩子被關在集中營。他們夫婦迫切禱告、祈求,上帝給他們一句話:“You take care of my things, I take care of yours……”日本投降後,他們一家平安團聚。這就是上帝的應許。

上帝也提醒我們:儘管常常有誤解、有傷害,我們有時也感到委屈,但和主在地上所受的苦相比,又算得上什麼呢?何況,上帝的愛能化解一切,苦能變成甜,憂愁能變成喜樂!

並不一帆風順

我的生活並不一帆風順。2012年夏天,先生工作了8年的公司,解聘了他。經過半天的傷心和擔憂,我們開始轉而感恩,感謝上帝給了我們8年穩定的工作,辦好了綠卡……

藉著弟兄姐妹的禱告,上帝給我們極大的平安。我們回國探親時,沒有人看出我先生失業了。

探親結束,正巧侄女大學畢業,和我們一起來美國,玩了4個星期。因看見了我們教會弟兄姐妹間的愛,也因和基督徒學生交往、聚會,她在回國前,接受耶穌為救主,受洗成為上帝的兒女。

我們家的老二,從生下來,就很難帶。2012年9月開始上學前班, 問題就更多了,常常被老師送到校長辦公室,通知家長提前接他回家。我的壓力很大。2013年初,那個寒冷的冬天,我幾乎崩潰,並且耳邊響起自責:“你自己的孩子都帶不好,還有資格帶別人的孩子(大學生們)?”

當時學生團契中,也經歷一些很讓人心疼的事情。我哭著跟上帝說,如果我不配這個事工,請你讓我停下來……然而上帝很奇妙地在我們教會興起媽媽禱告聚會,為孩子們禱告,也為我禱告,扶我重新站起。

我現在仍然面對同樣的問題,但我心裡有平安。上帝也給我更多的忍耐和愛。

上帝更以祂的方式回應我們的禱告——在我們最難的2年裡,讓我們看見與上帝同工所結的果子—— 每年都有6、7個學生受洗。每一次洗禮,都是我們教會弟兄姐妹的節日。正像團契同工講的,每週工作到星期五,都累得精疲力盡了,但一看到這些學生,喜樂和力量就來了。

Noah 小弟兄,在母親來探親期間受浸。他也帶媽媽來聚會。

媽媽在探親結束、回國前的一天,有很大的感動,要求受洗。我們就臨時安排她的洗禮。 她回去後,把以前拜的偶像都給砸了,包括很貴的玉器,然後給同事傳福音,給家人傳福音,甚至開始帶查經。

2014年春天,她再度來探親,告訴我們:以前拜偶像,心裡總是有恐懼和不盡的擔憂。但現在不管遇到什麼事,我都不怕,因我有上帝!

看到有人接受耶穌,成為上帝的兒女,是我們最高興的事情。我們其實沒有能力 ,也沒有足夠的愛心,但在人不能,在上帝都能,只要凡事靠祂!祂是智慧和力量的源頭,在任何的環境中,祂都能給我們世上難求的平安和喜樂!

作者是機械工程師。現居美國威斯康辛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