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假成真

本文原刊於《舉目》74期。

文/李東光

BH74-31-7676-圖1-李艾攝-20141105103346 寬600

付你報酬

這個主日,信仰探討班的課已經上了一多半時間了,教室的門被推開,走進來一位中年女士。主日學老師惟誠皺了皺眉頭,唉,主日學總是有許多遲到的。要是在大學……

惟誠在大學裡教電腦課。其實在大學裡也有遲到、曠課的,但總體來說,學生們知道自己已經付了高昂的學費,所以上課的態度十分認真。

可是教會的主日學,情況就大不一樣了。惟誠所在的教會,坐落在城市的繁華地段,有許多新移民。每個主日,都有10個、8個新朋友。主日學的信仰探討班,常常人滿為患,30個座位的教室,經常要加椅子。

問題是,每一次都有新人來,也有舊人消失。這樣快速流動的結果是,不管惟誠如何強調守時、別遲到,也不起絲毫作用。每當惟誠講到關鍵處,總會被稀里嘩啦的搬椅子聲、說話聲打斷,真是感到很洩氣。

今天,稀里嘩啦的高潮已經過去了,惟誠也進入最後的歸納、總結。這時,那位女士走進來……惟誠只好遞給她一份講義,並簡要地說明本課的內容。

課程很快地結束了,學員相繼走出了課堂。只有那位女士仍然坐在原位,看著惟誠。她著裝時尚,保養良好,但是眉宇間流露著幽怨和壓抑。

惟誠走過去,問:“你好嗎?有什麼事情,我能幫助你嗎?”

“有。”女士冷靜地回答。她從包裡拿出一疊紙,遞給惟誠。“我需要儘快瞭解和掌握這些知識。紙上的許多問題,我需要知道確切的答案。”

惟誠接過來一看,是美國移民局對因受宗教迫害而申請移民的人,提出的與信仰有關的常見問題。

“你如果幫助我把問題翻譯出來,並寫上答案,我可以付你報酬。”女士補充了一句。

惟誠一聽,哭笑不得:“我們不能做這樣的事情。”

“為什麼不能?”女士問,“我聽說有些人,就是從教會買到了答案。我可能很快要上法庭,得儘快熟悉這些知識。你幫助我,我付錢給你,你的辛苦也得到回報,不好嗎?再說,你們不總是說要博愛、有愛心嗎?”

惟誠說:“基督徒的確要有愛心,但是不能作假,這是聖經的原則。這樣吧,現在馬上要開始主日崇拜了。你崇拜後留下來吃飯,到時候我們再談,好嗎?”

崇拜後,惟誠再去找這位女士,她已經不見了。惟誠看了看主日學簽到的記錄,在最後一行,沒有電話號碼和電子郵箱,只有一個英文名字:Jean。

Jean的煩惱

惟誠在教會尋找Jean的時候,Jean已經坐在家中。

BH74-31-7676-圖2-by Milada Vigerova-photo-1422544834386-d121ef7c6ea8  宽400一想起兩個月前發生的事,Jean的心就一陣痛苦。好好的一個家,最終還是破裂了。

其實很久以前,就風傳她先生有外遇的消息,她都拒絕相信。她是教授的女兒。當年念大學時,就算不是校花,系裡的首朵金花還是當之無愧的。追她的人趨之若鶩,可是她硬是選了那個家境貧苦的農村青年。

大學畢業後十幾年,她在事業單位工作,先生下海經商。憑著能吃苦、膽子大,先生很快就撈了第一桶金,然後第二桶,以後就不論桶了,越賺越多……可是無論如何,他的第一桶金是靠著岳父的影響力才得到的。他怎麼能、怎麼敢變心呢?

可是後來證明,她的自信是靠不住的。錢多了,再淳樸的人也可能變質。先生藉口公司忙,回家越來越晚,越來越少。最後先生提出離婚,理由是她不能生育。他家幾代單傳,要有人傳宗接代,而秘書已經懷上了他的孩子。

她雖然震驚、痛苦,但是忍痛接受了這個現實。對方也給了她一大筆錢。可是那個傷心之地,再也無法呆下去了。她請了長假,隨旅遊團來到了美國。

到了美國,Jean發現這裡的空氣清潔,PM2.5濃度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藍天白雲,綠樹紅花,讓人心安神定。

她想,自己孑然一身,錢也花不完,不如換個地方,換個活法。於是,她沒有隨團回中國,在美國“黑”了下來。

在美國的朋友告訴她,得到合法居留身份有幾個途徑,其中,假結婚,和宗教迫害避難移民的成功率較大。假結婚?她不願意,弄不好產生財產糾紛,就麻煩了。宗教移民?倒可以試試。自己在國內也聽說過基督教,說是讓人變得更善良的宗教。

她向律師諮詢。律師告訴她,先要找個教會,學習基督教的基本教義,因為移民官會考你,看看你是否真的信。還要弄一張受洗的證書,律師則會提供國內迫害基督教會的資料……

經朋友介紹,她先去了一個小教會。那個教會的牧師滿口答應,收了Jean一筆錢之後,給她一些材料,讓她背誦,也給了她一個證書。

後來Jean在律師那裡一打聽,這個牧師名聲不太好,移民局已經對他有所懷疑。最好別用他的材料,另找一個正規點的教會。這樣,Jean走進了惟誠的教會,走進了主日學教室。

真真假假

隔了幾週,惟誠又在課堂上看到了Jean。這次她沒有遲到。

主日崇拜聚會後,惟誠和Jean在餐廳坐了下來。

Jean對惟誠報以矜持的一笑,說:“上次不好意思,有事先走掉了。今天你有空的話,我想向你請教幾個問題。”

惟誠說:“好的。”

Jean問:“聽說貴教會的規矩是,在信仰探討班上課,每次都要簽到,上課至少10次,才能申請受洗。是這樣嗎?”

惟誠回答:“基本上是如此。可是有些人遲遲才來,來了就匆匆簽名,為的是留下出席的記錄,這就違背教會的原意了。教會定下這規定,是為了讓人通過學習,真正瞭解基督信仰,不是走個形式。”

Jean不以為然道:“上20次課,又能說明什麼問題呢?真心相信的,三次、五次就可能信了。假裝相信的,上20次課也沒用。”

惟誠:“你提到了一個關鍵問題:真信!我們希望來的人能真信,真正信耶穌,得到這個最美好的祝福。”

“可是你們怎麼知道誰是真信,誰是利用教會?”

“人無法分辨真信假信,但上帝是蒙騙不了的。每個人也知道自己是真信,還是假信。那麼你呢,你介不介意我問,你是真信還是假信?”

“我目前看重的還是居留問題。不過我很希望繼續瞭解基督教。也許有一天,我會真信。”

“謝謝你的坦誠。美國的居留身份固然重要,但是天國的居留權、上帝子民的身份,更加重要。我希望你能如願留在美國,更希望你能真正走進基督信仰……”

他們談了很久。Jean覺得心境平和了許多。她意識到,她想利用的這個信仰,可能遠遠不只幫助她解決居留身份,更可能是她心靈最渴望的境界。

尾音

3個月後,Jean在受洗見證上,說到參加主日學的這段經歷。她說,她的出發點是假的,只是想藉此留在美國。然而在信仰探討班上,她瞭解了真實的信仰;在教會裡,她感受到了上帝的愛。

她說,教會弟兄姐妹的愛和坦誠感動了她,讓她清楚地認識到,在上帝面前,一切的假都無法隱藏,只能用誠實的心來面對。

移民問題還有待解決,但是我已經不再焦慮了。她說。

作者來自中國東北。現在加拿大東部牧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