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大戰》——原力覺醒後的醒覺(黃奕明)2015.12.23.       

圖0-黃奕明-星際大戰《星際大戰》——原力覺醒後的醒覺                   

黃奕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5.12.23

這是一場世界觀的交鋒!

當年在電影院中被震撼的我,不過是個初中生,滿腦子都是金庸的《天龍八部》與《笑傲江湖》,當然也拜讀過了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對於光劍與原力,除了聲光特效的絢爛以外,並無特別驚喜。

中國武俠世界中的六脈神劍與先天罡氣,才是真正的絕學!更別提元神出竅了……但是星際大戰帶來的震撼,卻是對浩瀚宇宙的嚮往。

1969年,阿波羅11號第一次登陸月球,太空人阿姆斯壯(Neil Alden Armstrong, 1930–2012。參 http://www.nasa.gov/mission_pages/apollo/apollo11.html。編註)在左腳踏上月球的那一刻說道:

“這是一個人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Apollo 11 astronauts Neil Armstrong. Buzz Aldrin and Michael Collins

沒想到僅僅8年後,在用大量模型拍攝的電影《星際大戰》(Star Wars,或譯《星球大戰》)中,就已經出現能夠超空間飛行的千年鷹號了。鈦戰機在死星上與X翼戰機的纏鬥,更成為電玩業的經典遊戲!迪士尼樂園還打造了知名的星際旅行虛擬遊樂園。

圖2-黃奕明-星際大戰

這於1977年上映,號稱太空史詩電影(space epic film,又稱epic space opera)的新品種,無疑使人們的想像力馳騁在一個虛擬的未來世界中。名作曲家約翰∙威廉斯(John Towner Williams。編註1)的配樂與音效,讓整部電影的氣勢更為磅礡!

圖3-黃奕明-星際大戰38年後,第七集《STAR WARS:原力覺醒》(Star Wars: Episode VII,本文中簡稱《原》)的上映,背負了太多的期待——當我們看見當年的老角色出現,甚至是機器人C-3PO與R2-D2(註1),或是楚霸客(Chewbacca)時,有的人眼角不禁濕了……

這是為什麼電影院中不時響起掌聲與歡呼。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這些角色似乎像家人一樣親近,更別提路克、韓 ∙ 蘇洛與莉亞公主了。

但是,就在2015年12月18日,我看完這部最新的《原》之後,發現30多年前的激動,已隨風飄逝,只剩下了惆悵!

因為新世界看來了無新意,在《復仇者聯盟》(Marvel's The Avengers)系列電影之後,再看《星際大戰》,只是復古與懷舊罷了!

     被原力選中的拾荒女孩

很多人會說,這部電影在基本上,不就是正傳三部曲(編註2)的翻版嗎?但這不正是我們想要的嗎?

影片正字標記片頭字幕的出現,似乎是向正傳第一集《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Star Wars Episode IV: A New Hope)的致敬;瞬時彷彿又回到多年前經典的開場:

這是一場內戰的時期。

反抗軍的艦隊,

從一隱秘基地出擊,

贏得了他們打敗邪惡的

銀河帝國的第一場勝仗

圖5-黃奕明-星際大戰

《原》片連故事的原型,都酷似正傳三部曲與前傳三部曲。只是,主角由男性變成了女性,英雄由白人變成了黑人!

拾荒女孩(Rey)與儲有地圖的機器人BB-8,根本就是路克與R2-D2的翻版?而反叛的風暴士兵FN-2187的新名字,芬恩(Finn),看似是新角色,卻不過僅是取代了韓∙蘇洛。

正如片名“原力覺醒”所提示的,拾荒女孩被原力(The Force)選中了;或者說,她身上的原力覺醒了。芮的身世來歷是個謎,難道有天行者(Skywalker)家族的血統?

在電影中,芮受到原力的召喚,找到了路克的光劍,又無師自通地使用了強大的原力,最後竟然擊敗了對手,並且找到了路克∙天行者,將光劍交還給他。

圖7-黃奕明-星際大戰

不知怎麼?我想到的竟然是李安電影《臥虎藏龍》中的玉嬌龍與李慕白,這大概也是續集中要繼續鋪陳的?只是,這並不是一部女性主義的電影(編註3),而是新紀元運動與好萊塢商業片的混血兒。(註2)

原力(Force)是個什麼東東?這是星際大戰系列作品中的核心概念。原力,是作品中虛構的一種超自然的、無處不在的神秘力量,是所有生物創造的一個能量場,同時也是絕地西斯(編註4)兩方追求和依靠的關鍵所在。

     墮入黑暗裡的混血王子

正如所有西部片中的壞人一樣,黑武士達斯∙維達(Darth Vader)的傳人,其實是他的外孫凱羅∙忍(Kylo Ren),本名班∙蘇洛(Ben Solo)。

片中最令人痛心的一幕,就是凱羅∙忍殺了他的父親,這正是希臘悲劇中著名的伊底帕斯情結(Oedipus Complex。編註5) 的再現。

這名墮入黑暗裡的混血王子凱羅∙忍的母親,正是莉亞公主。他也曾經一度隨他的舅舅路克∙天行者學習使用原力。片中透露,路克的消失是由於其訓練的一名學徒墮落至黑暗面,背叛並殺害了其他的學徒,於是路克決心自我放逐。

圖4-黃奕明-星際大戰

諷刺的是,凱羅∙忍的外祖父安納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為了救兒子,良心發現,情願自我犧牲;而凱羅∙忍卻為了得到更高的邪惡原力,殺了自己的父親韓∙蘇洛。

凱羅∙忍並不是沒有掙扎,導演J∙J∙亞柏拉罕透露:“這正是忍之獨一無二的原因,他還未塑造完成,不像當初我們遇見的黑武士。”

凱羅∙忍的原力顯然還不夠強大,甚至試圖用原力從芮獲得資訊不成,反被擁有強大原力天賦的芮讀取其恐懼——恐懼自己永遠無法和黑武士達斯∙維達一樣強大。

圖9-黃奕明-星際大戰

原力似乎是一種忽正忽邪的力量。“願原力與你同在。”(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是絕地武士之間的祝福,通常也在離別時用來取代“再見”。這後來成為現實世界裡,所有星際粉絲的互通祝福語。

如果我們視這部電影為人類世界的寫照,那麼原力就象徵著權力,這與《魔戒三部曲》類似——擁有最高原力(權力)的,就可以統治宇宙,無論是光明原力,或是黑暗原力。

     善惡二元論的虛構世界

善惡二元論是一種虛構的世界觀,認為世界由兩種力量統治:善與惡。

善是精神,是靈魂,是善的力量創造的一切東西;而惡是物質,是肉體,是惡的力量創造的一切。這兩種力量對抗著,共同支配世界。

這種古代的異端,今天透過新紀元運動借屍還魂了:新紀元運動者認為右腦是主宰與藝術有關的一切直覺活動,因此透過藝術活動做所謂“全腦開發”,就成了一個流行觀念。

舉凡音樂治療﹑潛能開發﹑積極想像等,都多少與藝術有關。透過聲音﹑色彩﹑圖像,引導人進入自我意識的深處,美其名為“尋找自我”,實際上給靈界打開一扇門。

星座是新紀元運動者常用的象徵,尤其是寶瓶座,被用來代表即將來臨的新紀元(New Age)。彩虹也是他們常用的象徵符號。許多賣座的電影都受新紀元的影響,如《星際大戰》系列,利用最尖端的電影科技,灌輸全世界觀眾錯誤的宇宙觀。

圖10-黃奕明-星際大戰

新紀元是一個人類歷史上空前的大騙局。他們編織了一個美夢,又不斷地修訂;他們宣稱有一天所有事物都會同歸於一——這種“一元論”﹑“泛靈論”的異端並不新奇,但卻用最現代的語彙與包裝呈現出來。

新紀元運動要人拋棄理性去尋求心靈的體驗,卻又無法說明體驗的內容,或者故意含糊其詞。這正是撒但的詭計,要使人類誤入歧途;其中最大的誘惑,乃在於“你們能像神一樣”。

聖經禁止我們交鬼,要被聖靈充滿——凡在聖經教導原則之外,去與靈界接觸,就是交鬼,我們一定要小心分辨!    

          在真光照亮中的醒覺

圖11-黃奕明-星際大戰

看完“原力覺醒”後的醒覺,應該是回到聖經,特別是《約翰福音》中對於“道成肉身”的正統解釋——耶穌基督才是預言中的彌賽亞,那位降生在馬槽的嬰孩,手中卻掌管著繁星的運行!

“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約》1:1)

這不是原力,而是造物主自己。

人類的墮落,雖然就像那位混血王子,為了掌握更高的權力而不惜弒父,但是耶穌基督以自己的犧牲帶來救贖。

其實,原力更像人類的罪性,不是中性的,而是邪惡的。《星際大戰》這個瑰麗的虛構世界,並不是真實的,因為不認識那位創造主。絕地西斯都是人造的產物,而聖經的啟示,則是上帝藉著“道”創造了世界上的萬有。

“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祂在世界,世界也是藉著祂造的,世界卻不認識祂。祂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作上帝的兒女。”(《約》1:9-12)

耶穌基督就是祂的名字,這才是真實的世界觀!

期望上帝興起更多基督徒文藝工作者,以正確的信仰迎擊。才不至於在這場最後之戰中,丟盔棄甲﹗

由於新紀元運動試圖統合東方神秘主義與西方科學,所以對中國人造成很大的吸引力,因為他們並不向中國傳統信仰挑戰,反而宣稱沒有衝突。

我們在福音本色化的過程中,還要提防新紀元的掛羊頭賣狗肉,冒用我們的語彙。也祈望教會能覺醒過來,力斥新紀元的滲透﹗

 

註:

1.相關劇中主要人物介紹,請參考 http://udn.com/news/story/7262/1395734-全民瘋星戰!這十個電影內容討論度最高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8%9F%E9%9A%9B%E5%A4%A7%E6%88%B0

相關照片可以從官方網站下載:http://www.starwars.com/films

2.拙著另外兩篇相關的參考文章是:

《美夢成真?》http://mcsa0831.blogspot.com/2010/08/blog-post_2744.html

《後現代的音樂、舞蹈等表演藝術風貌》http://blog.xuite.net/lord.love777/ilovelord/22036257

編註:

John_Williams1. John Towner Williams,生於1932年,畢業於UCLA與朱麗葉音樂學院。為作曲家、指揮家和鋼琴家。曾獲5座奧斯卡金像獎,4座金球獎,7座英國電影學院獎,22座葛萊美獎。並曾提名49次奧斯卡金像獎,僅次於華德∙迪斯尼。

在寫《星際大戰》(Star Wars, 1977)之前,已經因為《屋頂上的提琴手》(Fiddler on the Roof , 1971)獲得第一座奧斯卡金像獎。

2. 從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導演盧卡斯(George Walton Lucas, Jr., 1944-)出品了《星際大戰》三部曲。1990年代末,基於各界要求,又拍攝了原三部曲之前的故事,又稱“星戰前傳” (A prequel trilogy)。同時他把最初的三部曲改為六部系列的第四、五、六集,並將最早的第四集改名為《新希望》(Episode IV: A New Hope)。

3.有影評認為,《臥虎藏龍》顛覆了傳統武俠電影中,以男性為中心的思維邏輯,片中以玉嬌龍為代表人物,從其毀棄婚約、盜取寶劍、跳崖殉道的歷程,可視為在父權體制壓迫下,女性“自覺”的展現。因此,《臥虎藏龍》已然顛覆武俠電影中女性附屬於男性的刻板印象。參 http://ccs.nccu.edu.tw/word/HISTORY_PAPER_FILES/160_1.pdf

在《原》片中,芮一方面把女性越受挫越堅毅的特質淋漓展現、一方面又象徵著公主進化為武士自我捍衛的女性力量的崛起。

圖6-黃奕明-星際大戰4. 絕地(Jedi)是《星際大戰》世界中的光明武士團體,以維持銀河光明勢力為己任,並精通原力(the Force)相關知識及技巧和使用光劍作為武器,他們懷有高明的戰鬥技能與高尚的品德。其行為準則被認為融合了騎士精神、武士道、佛教及道教等思想或宗教。絕地武士的宿敵是代表黑暗面的西斯(Sith)武士。

西斯是指兩種不同但相聯繫的群體。第一種為一群與絕地同樣使用光劍作武器及共同具有黑暗原力信仰的原力使用者,往往把消滅絕地作為追求目標;另一種則是指遠古時期接近人形的物種,這些原始的西斯後來被黑暗絕地所征服同化。

西斯武士和絕地武士一樣掌握原力和光劍,但西斯武士追求力量、權力和個人的自由,代表了原力的黑暗面。

西斯武士的光劍發出紅光,與絕地武士的綠或藍色光劍相區別。

5. 伊底帕斯情結(Oedipus Complex)俗稱“戀母情結”,是指兒子親母反父的複合情結。希臘神話王子伊底帕斯(Oedipus)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無意中殺父娶了母親。

作者曾留學法國巴黎,專攻音樂指揮。現在休士頓牧會。

2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文摘:critics on the new Star Wars | 教會 實踐 文化
  2. Thoughts & others’ reviews on the new Star Wars(有雷) | 教會 實踐 文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