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是鬼附嗎?(徐理強)2016.01.24.

圖6-by leroys-homeless-845709.R30精神病是鬼附嗎?

徐理強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1.24.

對有幻聽和幻覺的精神病人,華人教會常常認為是邪靈干擾或魔鬼附身。

最近有一位宣教士,有幻聽、幻覺,也有懷疑的錯覺。其臨床病徵,符合精神分裂症的診斷標準。可是他的家屬,連帶給他看病的基督徒內科醫生,都認為很可能是他在泰國宣教時,受鬼附或邪靈干擾造成的。

把精神病跟鬼附掛鈎,這種誤解,其實出於對聖經的不瞭解。聖經裡面確實有幾處經文,告訴我們,某些身體疾病以及精神疾病是鬼附造成的,茲將這些經文歸納在下列的表中:

經文

症狀

跟今天哪些病相似

《撒上》19:24

掃羅王整夜說方言;脫衣服;懷疑

雙向症

《路》11:14;《可》9:17

啞巴

大腦說話的區域有毛病

《路》13:11

駝背

脊柱的病

《太》12:22

又盲又啞

大腦毛病

《可》9:17-27

癲癇,啞巴

癲癇症,大腦毛病

《可》5:1-17

住在墳墓的人

分裂症

《徒》16:16-18

占卜的女孩

分裂/雙向症

《徒》19:13-16

打傷祭司兒子的人

雙向症

 

從這些經文看來,不單是精神病,有些身體的病,也是鬼附造成的。

問題是:今天我們碰到癲癇症、啞巴、瞎眼,或精神病的病人,該如何辨別他們是否被鬼附呢?更重要的,我們該如何處理這些或許是、也或許不是鬼附的病症呢?

圖1-by PublicDomainPictures-vietnam-164753_1280

            一、

當今教會中普遍認為,只有精神病才是鬼附造成的(比如上述宣教士,如果得的是心臟病,大家絕對不會認為,這是在泰國被鬼附造成的)。

更有些人認為:如果精神病人的力氣特別大,需要好幾個強壯的人才可以抓得住,或者,病人講話變了聲音(比如說一個大男人,用女人或小孩的聲音說話),那就是鬼附的跡象。如果病人對耶穌是否道成肉身的問題,不作回答或否認,那就更證明他是被鬼附的。

筆者認為,嚴重精神病人力氣特大,或變聲音說話,或否認耶穌道成肉身(因為病人的思維紊亂),在臨床上是很普遍的,未必能用來辨別鬼附與否。

關鍵問題是:鬼附與非鬼附造成的疾病,病人有同樣的生理、結構和器質上的改變嗎?

非鬼附的病,諸如瞎眼、啞巴、駝背或癲癇症,都有器質性(結構、生理)的病理改變。比如說,瞎眼可能是因為視覺神經某處受傷或出毛病,而影響視覺訊號的傳遞。也可以是視網膜、角膜、晶體出問題,或是視覺神經、大腦管視覺的皮層或白層的通道出問題。

啞巴一般是因為大腦說話區域受傷,聲帶或控制說話的功能出問題。有可能是因生下來就耳聾,根本沒有學會說話(這情況在先進國家已經不存在了。在美國,生下來就耳聾的人,可以從語言治療裡學說話或手語)。

癲癇是大腦細胞異常放電造成的。造成這種異常放電的原因很多,例如大腦有疤痕或腫瘤。駝背則是脊柱坍塌或生長不平衡造成的。這些器質性的病理改變,一般相當容易測試出來。

圖3-by jarmoluk-medications-257336.R30

            二、

目前西方醫學認為,精神病是大腦功能不正常造成的。精神病患者大腦器質性的改變,有些可以在高科技實驗室裡測試出來(雖然目前臨床上還很難做到)。

那些看起來好像是被鬼附的嚴重精神病,其實是可以用藥物治療的,就是用藥物改善大腦器質性改變而造成的功能紊亂。我們以下面的個案來解釋:

一位40多歲的女士,跟著丈夫到美國2年多。在國內的時候,她有過輕微的抑鬱(特別是在她跟婆家有矛盾的時候)。到了美國以後,她需要適應新環境,語言也有困難。而且,丈夫每天在實驗室裡長時間工作,很晚才回家。她整天孤獨一人照顧小孩……

因這些種種的壓力,她情緒的壓抑又復發,並且開始有很大的情緒起伏波動。看輔導和吃安眠藥,也沒有什麼效果。接著她開始有幻聽。雖然她是無神論者,並不相信鬼神,卻覺得有鬼跟她說話。

鄰居帶她到教會。她對福音很感興趣。在她經常去教會以後,幻聽也稍有減少。然而幾個月後的晚上,她半夜裡突然醒過來,非常焦慮,心慌得很。她看到身邊有個好像鬼魂的東西,兇神惡煞的。她大叫起來。

丈夫被她的叫聲驚醒,連忙安慰她。那鬼魂似的怪物,幾分鐘後就不見了,可是她整個晚上再也無法入眠。一連幾夜都是如此。

她被轉介到精神科醫生那裡。醫生診斷她是得了雙向症(Bipolar Disorder)。雖然醫生是基督徒,但他根據病情,並不認為這是邪靈攪擾或鬼附造成的。醫生開處方藥給她,也為她禱告。

她服了抗雙向症藥物幾週以後,情緒就開始穩定,幻聽和幻視完全消失了。一年後,她只需要用少量的抗雙向症藥物,情緒就很穩定,不需要鎮靜劑或安眠藥,就能一覺睡到天明。

她也再沒有幻聽和幻視,並且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她非常感恩,也非常喜樂,已經受洗歸主。

這個案說明幾點:

第一,幻聽與幻視,如果有正確的診斷和藥物治療,就可以消失,因為這些症狀是大腦神經功能紊亂造成的,並不是邪靈干擾或直接被鬼附的表現。

第二,病人需要禱告,也需要藥物治療。單靠禱告,病情可能只有暫時的舒緩;單靠治療,病人可能不會信主得救。

第三, 治療與禱告可以產生良性的互動。病人因這互動,有時候不但病得醫治,靈性也得以更新。

by geralt-think-600051_1280

 

            三、

聖經裡記載的鬼附造成的精神或身體的病,究竟有沒有器質性的改變呢?換句話說,耶穌以趕鬼醫治過的、從小就有癲癇並且是啞巴的小孩,是否有醫學技術(腦電波、掃描等)可測試出來的大腦器質的改變呢?

從今天醫學的角度來看,他從小就有癲癇,很可能是分娩過程中,大腦顳葉、頂葉與額葉交流區域受傷造成的。可是,他究竟是否有大腦器質的改變,我們沒有答案,因為聖經沒有給出相關資料。

今天我們對發病成因的理解,以一個簡單的方程式來表達,就是:

基因 環境 器質生理改變  病徵 / 病狀。

鬼附造成的病,也可能通過上述這些成因。當然,鬼也可能直接造成病狀。

換句話說,鬼附造成病狀,可能透過以下4個途徑:

1、鬼直接造成病狀。

2、鬼破壞器質結構、生理機制。

3、鬼影響環境。

4、鬼破壞基因功能或結構。

如果是鬼直接造成病狀(即上述第一個途徑),那就跟非鬼附的病不一樣了,一般醫學測試不出病狀背後有任何器質改變。舉例來說,直接鬼附造成駝背,沒有脊椎坍塌,測試上脊椎完全正常。或鬼附直接造成癲癇,症狀跟一般癲癇沒有分別, 但是大腦功能測試完全正常。這些因鬼附直接造成的病,也無法用醫學來治療。

因為歇斯底里症也是沒有器質改變的,所以決定某一個病是鬼附造成之前,還必須先排除歇斯底里症(容後討論)。

可是,如果是鬼攪擾器質功能,或環境因素,或基因結構功能,那麼鬼間接造成的病,跟非鬼附的病,就有同樣器質、結構、生理功能上的改變。這些器質改變,在臨床上是可以測試出來的。這些病,是可以、也應該用醫學來治療的。當然,也需要禱告。

換句話說,因鬼攪擾間接造成的病狀,跟非鬼附的病狀,實際上是無法區分的。

藥物治療對直接鬼附是無效的,因為沒有器質改變。可是,今天因鬼附直接造成病狀的,是極其罕見的(包括精神病在內)。然而,鬼間接攪擾是很難排除的。因此,基督徒對所有的病,都應該以禱告和接受治療來處理。

圖5-by blickpixel-fountain-675488.R30

 

            四、

為什麼今天因鬼附而直接造成的病很少呢?筆者認為,直接鬼附的情形,在耶穌道成肉身、基督的國度在地上建立的時候,出現比較多。這很可能跟當時魔鬼要抵擋基督的救贖與神國度的顯現有關。聖經記載,70個門徒出去宣教回來:

 “那七十個人歡歡喜喜地回來,說:‘主啊!因你的名,就是鬼也服了我們。’ 耶穌對他們說:

“‘我曾看見撒但從天上墜落,像閃電一樣。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可以踐踏蛇和蠍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力,斷沒有什麼能害你們。然而,不要因鬼服了你們就歡喜,要因你們的名記錄在天上歡喜。’” (《路》10:17-20)

耶穌說的曾看見撒但從天上墜落,意思可能是:撒但從天上被趕出來,就到地上來抵擋耶穌的工作。所以在耶穌升天和新約教會可以立足以後,魔鬼直接附身造成病狀就極少了,因為撒但直接的抵擋已經失敗,無技可施了。不過它仍然可以裝作光明的天使,對信徒的健康進行間接的攪擾。

因世界的墮落,撒但也裝做光明的天使(參《林後》11:14),我們可以假定許多疾病都有撒但的間接攪擾。換句話說,今天我們看到駝背、瞎眼、癲癇、啞巴,就應該認為這些病人有器質性的改變,需要治療。

同樣,如果我們碰到有人行為失常、胡言亂語、思路錯亂、幻聽幻覺、懷疑偏執、力氣特大、脾氣粗暴失控、有傷害自己和傷害別人的傾向、變聲音說話, 或對耶穌基督是否道成肉身不置可否等等,我們也應該認為,他們的精神病,都有大腦器質改變,而需要治療。

我當醫生50年,除了歇斯底里症以外,從未見過什麼病是沒有器質改變的。有些基督徒堅持自己見過有人被鬼附,卻從未給出任何證據,證明病人沒有任何器質改變。因此,我們基督徒應該一概以治療加禱告,來處理自己或別人的疾病。

當然,禱告不單是要為了在屬靈的層面抵擋魔鬼的工作,也是與上帝同工,是謙卑依靠、交託,是心胸開放地向上帝坦然訴說。每個基督徒都應當學會凡事向上帝禱告和交託。

圖2-by Pezibear-person-1132308.R40

            五、

歇斯底里症,也稱癔症,是心理病的一種。患歇斯底里症的人,有瞎眼、失去聽力、不能行動,甚至癲癇等症狀,可是這些症狀並沒有伴隨器質改變。20世紀早期,這種病在西方相當普遍,佛洛德分析過不少個案。

對此,目前的理解,從大腦功能的角度來說,是大腦功能分離(比如說大腦管視覺或活動的區域,獨立行動,不受大腦其他區域的功能所調控)。從心理動力角度來說,癔症是潛意識裡有自己不能面對的矛盾,症狀是這些矛盾轉化而形成的。

自己不能面對的矛盾,例子很多:諸如想從症狀裡得到一些無法得到的回報或同情,或跟依戀有魅力卻不關愛自己的父親的複雜關係有關。

最近用腦掃描來測試一些癔症病人,發現:病人有異常的額葉活動,其特徵符合感情上的創傷。可是病人管理記憶的區域活動卻降低,這跟病人刻意要壓抑創傷的記憶有關。

而額葉創傷後的感情活動,跟大腦管理身體活動的區域有強烈互動,表示病人以身體不正常的活動功能(例如腳不能活動),來處理過去沒有解決的創傷,而不是像正常的人,以回憶與訴說來處理。這就是所謂症狀的轉化。

1980年,美國精神科學會正式把“轉化型癔症”(hysterical neurosis, conversion type )命名為“轉化症”(conversion disorder)。

by geralt-heart-1137257_1280

            六、

現今華人教會對心理與精神的問題,瞭解不多。因此,很容易把自己不理解的現象,用鬼附或邪靈攪擾來解釋。舉例來說,有些人晚上睡夢中醒過來,頭腦好像清醒,可是身體卻有不能活動的感覺,或胸口好像被重壓,不能呼吸。一般人稱這感覺為鬼壓。

其實這不能活動的感覺,是因為大腦管理身體活動的功能,還沒有完全從睡眠中恢復過來,跟鬼附是沒有關係的。

胸口有被壓的感覺,好像不能呼吸(其實呼吸沒有問題),一般跟擔心、焦慮、精神緊張不能放鬆有關,是恐懼焦慮症的症狀之一。在自己以為不能呼吸的時候,拼命大力呼吸,把身體內的二氧化碳大量排出,手腳會因此有麻木的感覺,也因此會頭暈。頭暈跟手腳麻木,又造成更大的焦慮。

一般基督徒對精神分裂的症狀也缺乏瞭解。

 有一個很愛主的教會執事,30歲時開始有幻聽。他認為辦公室的人都在監視他,偷聽他的電話,偷看他的電郵。後來更說,家裡的牆裡有鬼,把牆打破,要鬼出來。他還認為,牆上的電源插座有電波射出來,攪擾他的思想。

教會從很遠的地方請一些有趕鬼恩賜的人,專門來替他趕鬼。但是沒有效果。

他有2年不能出門,躲在家裡。白天躺在床上,晚上徹夜不睡,在房間裡走來走去,自言自語,自哭自笑。後來脾氣失控,開始打妻子、孩子。家人不得已報警,送到醫院,醫生診斷是分裂症。用氯但平(藥物)治療後,症狀慢慢消失。

認為精神問題皆因鬼附或邪靈攪擾,這在華人教會有很長的歷史。

圖6-倪柝聲中國教會3大巨頭之一,倪柝聲先生,在《屬靈人》裡就這樣寫道:“晚上做夢是天然或超然的現象……失眠可能是身體的原因,也可能是邪靈的干擾……易忘,心散,失去動機勁力,也都是邪靈的干擾的結果……”(《 屬靈人》,卷16第2章)

當時大腦神經科學還沒有起步,倪柝聲先生的誤解,應該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今天華人教會裡,不少受過高等教育的專業人士,仍然認為所有精神問題都是因為鬼附直接造成的,因此否認精神病的存在,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增加華人教會對精神問題的理解,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了。

總而言之,凡有器質改變的病,無論是身體或精神的病,都必須以禱告加治療來處理。只有在排除癔症之後,在有病狀表現、但找不到任何器質性改變的罕見情況下,才可以考慮單單以趕鬼來處理。 

 

作者為精神科醫師,來自香港。現為塔夫茨大學醫學院(Tuft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精神病學教授,兼波士頓亞裔精神病門診中心主任。感謝李統銓博士幫助修改本文 。

3 Comments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事奉篇, 教會論壇

3 Responses to 精神病是鬼附嗎?(徐理強)2016.01.24.

  1. 无忧无虑

    徐理强长老,怎样联系得上你呢?我渴望你能为我看一次病。

  2. Silva Leung

    徐教授,

    你好! 重複又重複 閱讀精神病是否被鬼附這篇文件. 心中確因這篇文章因而得到平靜. 我女兒近這四個月強迫症變得十分嚴重,幾乎24小時無休息,連一般生活的基本的吃飯,睡覺,洗澡,等都成為苦事,所以家中有人堅持她為鬼附身並且非常根深的,.十分希望教授給于意見,期待教授的回覆.

    心碎的母親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