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無”宣教士(慕義)2016.04.04

/慕義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4.04

     那些故事   

圖1-by stevepb-shoes-587648_1280

我原來只想做個老師,跟很多基督徒一樣,一邊在學校教書,一邊傳些福音。

然而大學畢業時,帶領的同工問我,願不願意全時間服事主。我很掙扎。

那時心裡很煩,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都不願參加聚會,也不見弟兄姐妹。想到爸媽的期望,我如何告訴他們:我畢業後不會上班,沒‘職業’,也沒收入?又如何面對同學、朋友質疑的眼光?這樣的日子,我能過得下去嗎?

但是我後來想通了,因為我問了自己一個問題:‘到底這一生,我是為誰而活呢?’……

 

我大學畢業後,決定全時間服事主,但不敢跟父母說,只告訴他們,我在外地從事一樣“很能幫助人”的工作,收入不多,可是我很滿足,也很快樂。

後來父母終於發現了。母親是基督徒,很支持我。但是父親很生氣,拒絕和我見面,也不跟我通電話。他更把氣出在我母親身上,燒她的聖經,她從教會回來時,不讓她進家門,晚上還不准她躺下睡覺……

 

我們夫妻都是大學畢業後就事奉主,沒有‘職業’,沒有戶籍,也沒有保險。

孩子們生病時,到醫院看醫生,因為拿不出保險卡,馬上面對歧視的眼神與待遇。現在孩子到了入學年齡,無學可上。

我們幾個同工的家庭,都面臨這問題。沒辦法,只好準備嘗試‘家庭學校’。

這可能是長達12年的挑戰,一直要在家教育他們,直到高中畢業。我們不知能否勝任。而且到時恐怕還不能參加高考。唯有出國留學,費用卻又太大……

 

我還單身,每個月的花費不多,千把塊錢就過得去。不過也有軟弱的時候。一次,物質的需要竟然讓我想到,去微信上搶個紅包。但是聖靈馬上提醒我,這是貪財,是得罪上帝的。我馬上悔改……

圖2-by Unsplash-glasses-1208262_1280

 

     

去年秋天,上帝奇妙地開啟了一扇門,讓我見到國內的這群宣教同工,看到一張張年輕、熱情、誠摯的臉龐,聽到上面這一個個令人感動(也讓我不禁擔心)的見證。

他們服事的道路艱辛,可是他們仍然無比忠心地回應上帝對他們的呼召,奉獻自己的全心、全身、全人,甚至全家。我稱他們是“六無宣教士”,因為他們:

1沒有可以公開的身份。

2沒有正式的職業。

3沒有足夠的生活費。

4沒有醫藥、勞工、退休的保險。

5沒有父母的諒解支持。

6沒有戶籍讓子女入學。

然而,這又是一群“有”力量、“有”重點大學學歷的年輕宣教士。他們“可以有”父母親情的擁抱,“可以有”世人稱羨的前(“錢“)途,“可以有”能力給自己孩子最好的醫療、保險與學校教育——他們卻選擇了“為主而捨”!

他們多是第一代基督徒,信主的時間不長,在校園中作福音使者,專心撒種。他們正在用自己的生命,在當代中國宣教歷史上,寫下新的篇章。

不可小看他們年輕。大學畢業沒幾年,他們已經成為先驅者、開拓者、創建者、帶領者。

更讓人歡喜的是,他們不是孤單的。多年來,我不斷看到上帝親自呼召新的畢業生接棒,傳承異象與使命,無怨無悔地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走上全時間事奉的人生路。

  圖3-BH74-26-7828-圖1-LCCC4-60年代末期珍貴的教會照片-宽600   

      三個階段

在和這群年輕人的聚會中,我應邀分享北美華人教會的歷史與現況。

為了這個專題,我收集了一些資料。研讀後,我看到上帝在北美華人教會成長過程中的奇妙作為。

在1950年之前的100年內,北美只建立了60間華人教會。然而接下來的60多年,教會急速成長,到今日的1700間以上(目前沒有正式的調查數據。有更樂觀的估計為2000間左右)。這成長過程可以分成3個階段:

11950–1980年代中期,香港、台灣、東南亞的留美基督徒學生,在校園建立查經班,進而建立教會,因此教會從60間增長到400間。

21980年代中期–2000年左右,校園查經班及眾教會,對大陸改革開放後及20世紀90年代來美的留學生傳福音,教會從400增加到800間以上。

32001–今日,對大陸留美本科生傳福音的事工擴大,教會從800增加到1700間以上。

原來,上帝是以北美“校園”為宣教工場,“拯救人”、“栽培人”、“差遣人”,進而興旺了北美華人教會。因此,我將我所看見的,告訴了這群可愛、可敬的年輕人:“你們生命的事奉,完全走在上帝對華人的拯救計劃中!”

 

      人親土親

回美國後,讀到海外校園2015年出版的《大洋彼岸的長河——美國華人查經班回顧與展望》(蘇文峰主編)。書中收集了美國東部、中部和西部共54個教會的回顧,都見證了“校園查經班”是教會的起始點。

圖4-大洋彼岸的長河-封面-0603-1

有一篇訪問蘇文隆牧師的文章說:“從歷史的角度來透視,上帝保留台灣這座寶島(筆者認為,或許也應該包括香港),讓福音在那裡生根,這些留學生在那裡接受訓練,他們所接受的訓練,後來(在北美)成為那些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的幫助……

“回想過去50年左右的時間,可以看見整個事件的背後,是上帝的手在奇妙地作工。”

如今大部分北美教會中,2/3或更多的成員,來自中國大陸。他們多半是過去幾十年北美校園福音的果子。

我因此想到:他們原來在中國的大學校園裡,沒有機會接觸到福音,但是上帝在北美的校園裡呼召、拯救了他們。如今是否可以鼓勵他們“將福音傳回中國校園”,給他們的學弟、學妹呢?

我於是在自己教會中,分享那些年輕宣教士為主擺上的生命奉獻,並建議弟兄姐妹與大學校園裡的宣教士“結盟”,以禱告與財務支持他們,並在回國探親時,與這些宣教士學弟、學妹見面、團契,關懷、鼓勵他們,甚至與他們同工去宣教。

果然,得到弟兄姐妹的積極回應!

“人親土也親,宣教一條心”,期望這樣的聯結可以擴大到北美各個教會——焉知未來50年,上帝的心意不是要北美教會在承受了豐盛恩典後,按著上帝的計劃,參與興旺中國的福音工作呢?

蘇文峰牧師在《大洋彼岸的長河》中,有一篇《主愛在校園》,文末更延展為“主愛在中國”。他說:

“100年來薪火相傳,早已從國內(指1950年以前中國大陸的福音之火,筆者註),延伸到海外各地校園,又將藉著新海歸帶回國內。老中青三代,再一次在上帝的大計劃中交流接軌。”

上帝的大計劃裡,已經包括了這一群不為我們熟知的“六無宣教士”。期待北美教會裡,從國內來的弟兄姐妹可以經由建立直接的夥伴關係,參與“主愛在中國”的救贖行動。

 

作者來自臺灣,在美國加州矽谷從事高科技工作30餘年。亦在國內從事聖經培訓多年。

3 Comments

Filed under 宣教

3 Responses to 六“無”宣教士(慕義)2016.04.04

  1. Sarah

    为什么一会儿说“我们夫妻”,一会儿说“我还单身”?

    “我們夫妻都是大學畢業後就事奉主,沒有‘職業’,沒有戶籍,也沒有保險。”

    “我還單身,每個月的花費不多,千把塊錢就過得去。不過也有軟弱的時候。一次,物質的需要竟然讓我想到,去微信上搶個紅包。但是聖靈馬上提醒我,這是貪財,是得罪上帝的。我馬上悔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