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流產再孕筆記(吳燕)2016.05.05

文/吳燕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5.05

圖1-By GaborfromHungary-file5991262472440-R40

有一首歌裡唱到:上帝沒有應許天色常藍、常晴無雨、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上帝也未曾應許我們不遇苦難、試探、懊惱和憂慮……

然而我一直認為,信主就能永保平安,生活會很順利。即使遇上難事,上帝也會幫我攔阻,或者及時伸手,不用我等太久。何況,我從小就覺得,無論遇到什麼事,禱告祈求就能化險為夷。

小時候,家裡養豬,一年的收成都指望在豬身上。父母看到豬長得白白胖胖的,會開心得合不攏嘴。可是,豬一生病,全家氣氛就不一樣了:陰沉、焦慮、憂愁。晚上全家人在豬圈裡為豬禱告。豬好了,就又開開心心地感謝上帝。

但常常也有意外:一頭兩百多斤、快要出槽的大豬,一夜之間躺在地上死掉了。這時,媽媽會歎著氣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

可是我不這麼想!我會埋怨上帝:祂這麼厲害,為什麼不醫治?為什麼不看顧?上帝原本就只能賞賜,祂怎麼可以收取呢?

 

意外流產圖2-By Matthew Hull-file0001285095497.R60

對上帝不切實際的期許,和對完美生活的盼望,一直持續到我工作、結婚,直至懷孕。

懷孕之後我非常欣喜,雖然有孕酮低和肚子疼的症狀,但我都沒有放在心上。直到一天主日敬拜後回家,發現見紅,流血很多。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怎麼會這樣?上帝不愛我了嗎?”

丈夫火速將我送去醫院。不幸的是,我流產了。醫生安排第二天動手術。

痛苦不堪的我,像抓救命稻草似的,不斷祈求上帝的拯救。可是,我所期待的“沒有流產、孩子還在”,卻沒有發生;我所期待的“不用手術、可以回家”,也沒有發生。

我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輾轉反側,渾身發抖。

我很害怕,我不敢睡。我害怕明天的手術,害怕會大出血。我怕疼,也怕死。我的心裡無依無靠,充滿了失望和憤怒。在這冷冰冰的醫院,哪裡有上帝?哪裡有上帝的同在?祂醫治了那麼多人,但我最需要祂的時候,祂不在!

心如刀割

出院後,每次看到小朋友,或有小朋友的畫面,我都心如刀割。

我好後悔,那天不該去做禮拜,應該呆在家裡;我好後悔,沒有吃保胎藥,沒有上大醫院。我流了很多眼淚,覺得上帝根本就沒有看到我的眼淚和痛苦。在我的心裡,深深地恨著上帝的不管不顧。

很長一段時間,我的心情都很壓抑。常常半夜醒來,流淚不止。

圖3-by hotblack-red_coat.R30雖然吃著昂貴的中藥,調理身體,但是我的月經卻很不正常。我更絕望了:我可能再也不會有孩子了!我的婚姻,再不會美滿幸福了!我和公婆,會因為沒有孩子而大動干戈!我的媽媽,會在親戚面前抬不起頭來……

這些恐懼常常圍繞著我。面對未來,我很害怕。像有無邊的黑暗,壓得我喘不過氣。

上帝在哪裡?那位口口聲聲說愛我的上帝,為什麼對我的痛苦置之不理?我的痛苦,不再是肉體的痛苦,而是內心深處的絕望:沒有喜樂,沒有盼望,覺得活著沒有意義。

丈夫和主內弟兄姊妹的安慰,對我來說就像風吹過湖面,雖泛起一絲漣漪,但很快又水過無痕了。

 

我要答案

我的狀態起起伏伏,有時候相信上帝會帶領我的未來,有時候又悲觀失望——我尋找流產的原因;我埋怨環境;我怪丈夫身體不好,用犀利傷人的話刺痛他。

丈夫陪著我四處看中醫,拎藥回家,仔細煎熬,一頓不落。媽媽看著我喝藥苦得打顫的樣子,直抹眼淚。

有時候我會情不自禁地跪在床邊,在上帝面前嚎啕大哭。

我要一個回答:你為什麼不管我?為什麼讓我遭遇流產?我只想要一個孩子!只要有孩子,就能解決我的一切問題!

在我一度對上帝、對自己懷疑和失望的時候,弟兄姊妹不斷跟我說:如果一直看環境,那我們一定會絕望得要窒息。我們要學習在環境中仰望上帝,信心才會成長。到了上帝定下的時間,祂自然會把孩子給我。

我開始求上帝讓我不要以孩子為偶像。我努力讓自己忙起來,考駕照、健身、出去找工作,儘量不想懷孕的事。

圖4-by pippalou-DSCN0383.R30

深深兩杠

2015年5月,我再次懷孕了。當我看到測孕紙上深深的兩條杠時,我驚呆了!

這些日子以來,看到的都是一條杠。即使上次懷孕,測出來的也是一深一淺(因為激素水平低)。4月底,我還去看過一位很有名的中醫,他讓我和丈夫做好長期難以懷孕的心理準備。

原以為懷孕遙遙無期,沒想到這麼快!而且各項指標都很正常,孕酮值也不低!

然而,因我太擔心,也因我對上帝的小信和懷疑,懷孕的3個月,我都是在戰戰兢兢中度過的。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不做任何事,就躺在床上安胎,連吃飯都是丈夫端到床前。

即便這樣,我仍憂心忡忡,擔心自己宮外孕,擔心胎兒不健康。一有疼痛,就急忙吃藥,還常常在禱告中抱怨:上帝啊,你不是說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麼?你不會又要拿走吧?

好不容易過了3個月,可以去參加主日敬拜了。然而每次在教會,我都很緊張,巴不得快點回家。

每次往返教會,我都害怕路途的顛簸導致流產。我埋怨車子差,埋怨丈夫車技不行,埋怨教會這麼遠……每一個潛在的危險,都會成為我不安的理由。

我也多次在丈夫面前說狠話:如果這次又流產,我就和你離婚!我回老家,從此不相往來!其實這話哪是對丈夫講的,都是說給上帝聽的。丈夫看我這樣,更是小心翼翼。開車時,非常緩慢地開過坡路,導致後面堵著一路的車。

圖5-by rosevita-IMG_4621___

一如既往

我的擔心、害怕和埋怨,在上帝的面前顯露無疑。然而上帝是愛我的。在我軟弱、不想去主日時,祂藉著各種方式,提醒我應當敬拜上帝。

記得有一次主日,一大早,我就告訴丈夫:我不舒服,不去教會了。丈夫沒有多說,他知道勸不動我,就跪在地上,為我一天的平安禱告,然後出門了。

我躺在沙發上,心裡不斷地對上帝說:主啊,今天是主日,我應該去敬拜你。可我不舒服。如果我去了教會,流產了怎麼辦?

我心裡一會掙扎,一會後悔,覺得我應該跟著丈夫出門的。即使不幸發生了,上帝也必有帶領。

沒想到,丈夫又回來了,問我去不去教會。我說“去!”我心裡頓生一種得勝的喜樂,因為我做了上帝喜悅的事。

懷孕的那段時間,我們使用了康來昌牧師的《創世記》釋經來進行家庭禮拜。書裡的信息提醒我,要學習放心,信靠上帝,看上帝的帶領。

上帝也藉著孕期的各種症狀讓我看到,我其實什麼也掌控不了。唯有交託給上帝,並且相信祂的護理,才是唯一的辦法。

上帝更提醒我:即使有了孩子,我們也只能陪伴十幾、二十年而已。最好的愛,是把他交託給主。

上帝的話“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你為我持守”,大大安慰了我——孩子是上帝給我的,祂也應許為我持守。我要做的就是盡本分,並且把一切交託給祂。

我發現,當我以孩子為重心時,我沒有喜樂,有的是憂慮和擔心。所以別人常對我說:你懷孕,也沒看你開心到哪兒去呀!原來,孩子並不能解決我的一切問題。若不信靠上帝,我就永陷憂愁。

憂慮和恐懼奪走了我的喜樂,使我看不到上帝,就像霧靄蒙住了眼睛,看不到前面的光。

其實上帝一直與我同在。藉著流產再孕的經歷,上帝使我看到我內心深處的恐懼和信心不足,讓我明白信主並不會讓生活一帆風順,明白這個世界上的生活不可能全然美好。

上帝一點一點地教我卸下憂慮,教我交託,教我信靠。我學習像小孩子一樣,單純地仰望祂,投靠在阿爸天父的懷抱裡,相信祂的帶領和保護。

原來,這一切都是於我有益的。無論有沒有孩子,失去什麼,上帝愛我一如既往。在我什麼都不能做的時候,我唯有相信祂,抓住祂的應許。正如《約翰福音》16:33:

“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作者現居南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