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難民潮對中東未來的影響(漁夫)2016.05.24

文/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05.24

由於不停的戰爭與迫害,造成了原住在中東(尤其是伊拉克與敘利亞)的基督徒,像是止不住的血一樣向外逃難。一份新的報告指出,如果基督徒繼續不斷地離開,中東將會遭受極大的損失。

這份由三個基督教機構與一個大學合作發表的報告(註)指出,基督徒是中東歷史與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直到近代都在教育、醫療、科技方面,對中東有整體性的貢獻。

如果敘利亞與伊拉克不再有基督徒,這不但會改變社會的組成,更將會影響兩國的經濟。

這份報告宣稱:“雖然基督教在中東存在有兩千年之久,但現在教會正承受著嚴重的壓力,而基督徒也不斷的被邊緣化。許多基督徒家庭為了有較安全的未來而選擇離開。但是,還有不少的基督徒為了愛國、愛家而選擇留在家鄉。

現在還留在敘利亞及伊拉克的基督徒,仍舊對他們的社區在教育、文化與藝術、社會事務、政治、經濟、人道援助以及宗教活動等方面,持續的做出貢獻。”

2011年之前,敘利亞全國大約2,200萬的人口中,有百分8-10% 的基督徒。現在,大約將近半數的基督徒都已逃離敘利亞。

而在2003年伊拉克戰爭開始前,伊拉克大約有150萬基督徒。最近的估計,基督徒的人口大約只有20到50萬。

“在全世界的基督徒中大約有三千多萬是中東民族的信徒。其中只有1,500萬住在中東。

敘利亞內戰的一個長期影響將是,目前多元性的組成將會消失。

基督徒為什麼要逃離家園?

一些基督教的國際組織,努力地想找到方法,幫助降低基督徒的無助感,但是,持續增加的窮困環境,使得難民的人數只增不減。

另外一個因素是不斷地被邊緣化。該報告稱:“在中東許多國家的基督徒越來越被邊緣化。這種情形在敘利亞及伊拉克尤甚。這導致有能力離開的都要離開。

由於無法融入不斷改變的情勢,基督徒更加沒有安全感。社會上其他的人似乎可以融入新的社會秩序,但是,基督徒沒有辦法。

“基督徒如果能移民出去,他們比其他的少數族裔較有融入當地社會的優勢,因為他們大多數都被安排到一些以基督教為主要信仰的國家,而且各地早已有中東基督徒的社區。這些社區都歡迎他們的到來。所以,如果戰爭結束,與穆斯林相比,他們比較不會回到敘利亞。”

這報告指出,過去,在敘利亞及伊拉克,基督徒基本上可以有崇拜的自由。但是,目前的亂局改變了這個情形。

“在目前這種政治變遷的情況下,少數仍然居住在伊斯蘭國(或其他伊斯蘭組織)統治下的基督徒,必須要繳交非穆斯林的‘異教徒稅’。如果要進行基督教的活動,也必須面對各種加於教堂的限制。

在這些地區,許多基督徒都設法逃離,而還剩下的少數也極為危險。他們的教堂、住家、從事的事業,甚至自身的生命,都隨時可能成為攻擊的目標。”

在伊拉克,基督徒自古以來在歷史上就有特殊的地位,可以保持他們的信仰及崇拜儀式。但是,在一些比較不穩定的地區,基督徒的社區常成為極端穆斯林的攻擊對象。

自2003年以來,就有好幾起炸彈在教堂內爆炸的事件,更何况還有所謂伊斯蘭國的殘暴對待。

難民潮的影響

報告稱:“敘利亞內戰的一個可能的長期影響就是,這個國家原來的多元社會組成將會消失。基督徒在許多公眾議題上帶來了不同角度的看法,也因此幫助了整個社會的思考方向。如果沒有基督徒,在伊拉克將失去知識與智能方面的探索與批判。因為,基督徒與其他族裔最大的不同在於,基督徒基本上都受過高水平的教育。”

報告續稱: 中東許多穆斯林認為,基督徒推進了比較自由的思想,而基督徒在藝術與學術界之所以有比較高的代表性是因為,許多基督徒在相對的情形下,所受的教育是比較鼓勵自由思考的。所以,許多人都害怕當基督徒在敘利亞失去了影響後,會增加更多極端份子的空間。

“在許多的反對派份子中,強烈的希望能將國家伊斯蘭化,以建立一個遜尼派的社會。但是,包括大多數的穆斯林在內,並不希望敘利亞成為遜尼派的國家。”

“在不同的經濟階層中都有基督徒的存在。他們的工作品質高,因此在內亂發生前的數十年中,可以吸引外國資本來敘利亞投資。但是,現在基督徒已經不再像從前那樣在經濟領域有影響力。”

報告還說:“基督徒所管理的領域中,一般都有比較良好的管理制度。基督徒比較知道如何利用資源及提供服務。”

此外,“基督教學校是眾所周知的好學校,他們的教育制度是家長希望子女能進入學習的。”

註: 

這份報告,《地上的鹽》,是由“開放的門”(Open Doors, “中東關懷”(Middle East Concern, “服事”(Served 三個機構與東倫敦大學(University of East London)共同提出的。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